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最令人厭煩的崇拜環節

原刊於馬斯特特集,2020年1月2日

宣道出版社的王礽福社長日前在FB做了一個簡單調查,「在崇拜中,你遇過甚麼令人厭煩的細節?」瞬間群情洶湧。由於王社長交遊廣闊,朋友來自五湖四海,所以可以視為一次簡單的教內跨宗派抽樣調查。而最多人投訴的,莫過於「彼此問安時,要求跟旁邊的弟兄姊妹說一句主席想出來的水蛇春咁長口號。」

過去自己的文章提過好幾次,今日福音派教會當中有很多做法,好像石頭爆出來一般,上接不到聖經根據,下駁不上教會傳統,左令信徒討厭,右惹教外批評,可是教會卻冒天下之大不諱,堅持去做。

有朋友指出,這種「同隔離果個講…..」的做法,源自靈恩派,由於筆者並非靈恩教會出身,備考,或請有靈恩背景的信徒代為回覆一二。我年少返福音派教會的崇拜,肯定沒有這種問安的做法,是在大約十多年前出現並流行,現時基本去到任何一間福音派教會,任何一堂崇拜,均會有「同隔離果個講…..」這個環節。

假如堂會人數少約百多二百人,大部份人互相相識,當然會彼此問安,就算崇拜主席不講,見到朋友熟人,必然會寒暄幾句吧,何必由主席操心代勞。假如堂會去到幾百人甚至上千人時,每次崇拜坐在身邊的人三唔識七,又如何對他說「我都愛你」這種肉麻話,而不流於虛應故事呢。結果只是「大家點下頭,問候一下,然後已經唔知講咩好」,之後「你有你嘅生活,我繼續我嘅忙碌」。

身為一個內向憂鬱而文靜的信徒,實在非常討厭與陌生人交流,所以對這種做法垢病已久。每當抱怨幾句,定必惹來漫山遍野的反駁,「你唔鍾意或者有人鍾意」、「教會唔可能令每一個人滿意」、「呢個只係你嘅諗法」、「要說造就人的話」。

起初我也認為是自己的問題,直到幾年前讀到許立中的《雞毛蒜皮的信仰》,有一章專門講到這個情況,讓我有吾道不孤的感嘆。

或者是受了現代『做秀』的傳媒文化影響,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教會的大小聚會就像一個個的『特備節目』,聚會的主席就像個電視節目的主持,每次總要刻意地弄點『搞氣氛』的小噱頭,就差點沒有先來兩個『破冰』遊戲。

除了令人厭煩,感到忸怩不安之外,對聚會和參與的人恐怕根本沒有半點好處。

我有一個感覺,就是有些崇拜主席或教牧長執,往往憑藉著別人不便提出挑戰的位置,將會眾視作未成年的主日學學生去舞弄。

從王社長一個簡單的調查反映出,為數不少的信徒討厭這種問安方法。在下耳聞目睹,亦從來沒有人稱讚過這種做法,認為做得很好,十分有作用,十分有得著,可以拉近會友之間的距離,每次返崇拜最期待是和身邊的人問安。絕大部份人有彈無讚,無比厭惡,敷衍了事。

為甚麼教會卻樂此不疲,行之經年,不以為忤,從不檢討。

引伸出一個現象,檢討教會永遠只能於遠離教會的場境以外發生,只要你在教會中讓人感覺到語氣有半點抱怨,想法有半分負面,很容易惹來不順服、不包容、不接納的罪名。說得好聽是大家總是客客氣氣,各人看各人比自己強,不出半句惡言,說得難聽是虛偽怕事。以致教會自我檢討的能力,變得十分低下,明明沒有人喜歡的做法或事工,卻長久存在於教會內趕客。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