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昇達

生於台灣,為第一代基督徒。維真神學院(Regent College, Vancouver)道學碩士。曾在中國和泰國做過宣教士。現為自由傳道。研究興趣為:創世紀、詮釋學、原文解經。現居台灣,已婚,育有一子。
部落格(blog)網址:andrewtsai.wordpress.com

書評:《聖經真的沒有錯嗎?》一

¸t¸g¯uªº¨S¦³¿ù¶Ücover_®i­±1114

前言:

華神出版社在前陣子(2013/12)出版了《聖經真的沒有錯嗎?》一書。由於此書是由多個不同的作者所寫成,每一章基本上可以視為獨立的篇章,所以我會一章一章的來評論。每一章的評論篇幅不同。若我說作者x在某一章沒有把y講的很清楚,可是y在之後別的作者的篇章中有很詳細的解說,那並不意味著我對x的評論有錯,只能說他的疏忽由別的作者補足而已。

由於聖經無誤的議題,很容易牽扯到信仰群體的敏感神經,所以我必須先提醒讀者,若我對於作者的論點有疑慮或反對,這並不代表我不尊重聖經的權威,只代表我認為作者在論述過程中有瑕疵或遺漏。有些人讀完我的書評,可能會帶走更多的疑問,而不是答案,但是這並不是壞事。我們可以帶著疑問,繼續的探討和研究,直到找到令我們滿意的答案。在這個過程當中,「懷疑」不需要被看成是「信心」的反面,反而可以看成是信心的助力,幫助我們更去釐清清楚,我們所信的聖經,其權威的本質為何。

最後,若您認為基督徒就一定需要接受聖經無誤論才對,若否定聖經無誤,就是假基督徒或是不懂真理的基督徒,那麼可能這一系列的書評會帶來意料之外的衝擊。對於沒準備好要探究另外一面觀點的人,或許不要繼續讀下去,會是比較好的選擇。

 

第一章:

聖經底本無誤論:論據的重述與方法的再思

作者:周功和

 

摘要

周功和(以下簡稱「周」)對聖經無誤的定義就是聖經的底本無誤。他說:「底本無誤論肯定聖經最原始文本的信息,因聖靈的默示,沒有錯誤之處。」(17)周從幾個方面來論證這個觀點。第一,聖靈的感動。聖經是由聖靈感動所寫成的神的話語。既然神的話語是真理,就沒有錯誤,因此聖經就是無誤的。聖靈也會感動人來信服聖經的話,使人把聖經視為信仰的權威。第二,耶穌對聖經的尊重。既然耶穌承認聖經的權威,時常引用經文來支持自己的論點,那麼信徒也該學習耶穌的榜樣。在這兩點上,周承認這是在使用『循環論證』。雖然在一般的情況中,循環論證會被認為是繆誤(fallacy),可是周卻認為:「若是要維護或確定最高的真理權威,就不可能不訴諸那最高的權威。」(31)。

此外,還有證據的歸納。周認為,歸納法無法完全證明聖經是無誤的,所以只能當成是次要證據。(39)雖然聖經中有許多難解的經文,甚至周自己都承認「自己仍有好幾十處聖經的難題沒有好的解答」(28),但是這並不影響人承認聖經無誤,因為我們可以期待日後有解答出現。

最後,周也探討正典的問題。周認為耶穌所承認的舊約正典,跟今日的舊約聖經一樣,所以「信徒也有義務接受這個舊約的正典。」(41-42)。在新約正典方面,周否定了天主教認為傳統高過聖經的看法,而引用Metzger:「教會沒有製造正典,乃是辨認、接受、肯定與確定那些自我認證的文獻」。在底本的傳抄上面,周基本上是保持信心,認為雖然傳抄的過程會出錯,但是不確定的部份,並不影響基本教義。

評論

將聖經無誤論定義為底本無誤是一個相對來說比較聰明的作法。許多比較極端的信徒或宗派,會高舉某一個翻譯本(比如KJV),把翻譯本直接當成是神的默示。周沒有犯這樣的錯誤,但是還是有一個問題:底本無誤所講的底本,是哪種底本?很顯然的,周也知道,將底本看成是作者的原稿,是過於天真的想法。因為有一些書卷可能是經過幾百年的修訂過程才達到類似我們今天所看到的模樣。我還更要加上,經文在成為文字之前的口傳傳統(oral tradition)也不可忽略。所以,到底什麼才是「底本」?是口傳傳統,是作者最原始的原稿(或是抄寫者對於作者口述的紀錄),是修訂和彙整過的完成品,還是初代教會在設立基本教義時所使用的文本?事實上,我們既不能假設越早的文本比修訂過的文本更有權威(如同今天出版社的編輯,會把作者給他的稿子修訂一番才出版,而修訂過後的版本,大部分的情況的確會比原稿來的好),也不能夠假設修訂過的文本比更早的文本還要有權威(有時修訂者會把自己的意思加進去文本當中,扭曲了作者的原意)。這方面,周所引用的Bruce Waltke, “Aims of Old Testament Textual Criticism”一文中都有詳細解說。但是很奇怪的,周卻似乎沒有理會Waltke在這方面複雜的討論,反而提出1:「當代的聖經學者需要分辨修訂過程與文士抄寫古卷的過程。前者(底本形成的過程)有聖靈的默示,後者則沒有。」(17-18頁註腳)這並不是Waltke的主張。Waltke很清楚的說明:「If the church confesses that the Holy Spirit superintended the selection of books that comprise the canon of the OT, why should it not confess that the Holy Spirit also superintended the selection of the MT recension?」(如果教會宣認聖靈保守了舊約正典範圍的選擇,為什麼不能宣認聖靈也同樣保守了馬所拉抄本的樣貌?)2 周既然指出Waltke認為「某些書卷有超過一個聖靈默示的底本的可能性」,為何卻沒有作出更深入的探討?如果彼此有一些牴觸的不同版本的底本都可以說是聖靈的默示,為何一定要堅持聖靈的默示絕對是無誤的?總之,Waltke似乎沒有確切的說,聖靈的默示到底到文本修訂的哪個階段才停止。即使周不同意,要指出某一個階段就是交界點,他也無法提出任何聖經的根據來支持他這樣的抉擇。因為聖經並沒有任何提到關於這問題的經節。

另外一個問題就是:「何謂錯誤?」底本無誤論所堅持的,是聖經底本沒有「什麼種類的」錯誤?在22-23頁中,周引用賀治和華菲德的觀點:「聖經所肯定的各種事物,無論是屬靈的教義、義務、物質或歷史的事實、心理或哲學的原則,或是底稿實際的字眼是確定的,而且是按照它們自然的意義與作者的用意來解釋,都是毫無錯誤的。」這是一個相當清楚的宣稱。在本書的其他篇章,也有類似的定義。比如黃穎航在第九章說:「…在健全的釋經原則下,聖經是完全無繆誤的,絕無內部矛盾,也無神學、倫理、歷史或科學的錯誤的。」3但是要如何證成呢?一般人可能會認為,可以用歸納法的方式來試看看。周也提到歸納法。他正確的認為歸納法無法百分百的證明聖經無誤,可是他完全忽略掉歸納法的另外一個功能:證偽。也許歸納法沒辦法證明命題是真的,但是卻可以證偽。打個比方,針對「所有的台灣人肚子上都有一顆痣」的命題,用歸納法是非常難以證成的(你需要檢查每一個台灣人的肚子才行,可是有些人就是不會掀衣服給你看),但是卻很簡單就可以證偽(只要掀開一個台灣人的衣服,而在肚子上找不到痣,就可以證明此命題是錯的)。其實周並不諱言他還有幾十處經文的難題不曉得要如何跟無誤論調和,可是他卻寧願把這些難題懸置,而繼續相信無誤論,也不願意考慮無誤論可能本來就有問題。沒錯,這幾十處經文在未來可能會有解答,但是也有可能沒有解答。既然如此,為何現在就要堅持聖經無誤論是對的呢?說不定在未來會被證明是錯的呢!

其實也不需要等到未來。許多經文,在今日就已經可以十分確定是科學錯誤的了。和合本的創世紀1:6翻譯的「空氣」,其實在原文(raqia)意思是一個類似堅硬的巨型玻璃罩,把大地給蓋住,並且阻隔了天上的水(非雲朵)。

OT cosmology2

來源

這是古代近東的宇宙觀。對於今天的我們來說,這很明顯是錯誤的。然而,創世紀卻很清楚的說,神創造了raqia。按照此書中對「錯誤」的定義,不可推諉的,聖經的確出現了這類的錯誤。

有些其他的福音派會說,科學的錯誤不算錯誤,因為神的啟示是要讓人明白的。如果神用最準確的科學來描述,恐怕古代人不能夠理解,那就失去啟示的意義了。所以神在啟示的過程中,也會遷就人的思想,按照人能夠理解(儘管是錯誤)的方式來啟示祂是一位怎樣的神。這樣的理解會比較有參考價值,可以稱之為『有限無誤』。

至於聖經內部的矛盾,已經有許多豐富的資料可以查詢,我就不多說了。僅僅提供一段影片給讀者參考。重點在於,堅持聖經無誤論的人是否願意正視這些矛盾或是錯誤,還是要敷衍說「未來可能會有答案」然後無視這些錯誤,繼續宣認「聖經一定是無誤的」?

周所提到的聖靈的感動來做為底本無誤論的論證,實在非常牽強。這是屬於主觀的層面,而非客觀可以觀察和分析的。周有提到『有限無誤』的可能性。雖然這可能是另外一條進路,但是周很快的否決了這個觀點,因為他「看到耶穌對舊約聖經的尊重與順服」。(20頁註腳)但是讓我不明白的是,這個理由並沒有跟『有限無誤』有所衝突啊。周假設了當耶穌尊重和順服舊約聖經時,就不得不意味著耶穌認為舊約聖經是無誤的。可是這中間的邏輯關連,事實上並不是直線的。持『有限無誤』的信徒也照樣可以尊重和順服聖經。如果有人對周說:「聖靈很強的感動我,讓我知道聖經只是『有限無誤』,所以我不會在乎聖經中的一些小差錯,只要把重點放在教義和救恩方面的教導就好。放下需要解釋所有聖經中難題的包袱之後,這樣讀經反而更加有亮光。」周能夠反駁什麼呢?

本章中最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周認為可以使用『循環論證』的方式來證明聖經無誤。周認為:「若是要維護或確定最高的真理權威,就不可能不訴諸那最高的權威。」這句話對我來說並不是很大問題,問題在於,這樣的論述並不是邏輯上的「論證」,反而比較像是「信仰」。周自己就舉例:「一位穆斯林在維護可蘭經的權威時不能不訴諸可蘭經。」這句話沒錯,問題在於,難道周也要承認穆斯林所信的可蘭經真的是最高的權威嗎?如果周不信可蘭經,那為什麼又要用同樣的方式來表達聖經是最高的權威且是無誤的,然後期待讀者接受?事實上,這個穆斯林的例子並不是在『論證』,而是在『宣認信仰』。也就是說,只要你不認同這個信仰,你就可以不需要接受。同樣的,周也不能把這種『循環論證』真的當成邏輯上的論證去使用。當你說「因為神的話不會有錯誤,所以神的話不會有錯誤」,除非聽見的人本身就是認同神的話不會有錯誤,要不然是沒有什麼說服力的。

周明白若是今天我們所讀的聖經書卷,跟神所默示的底本並不相同,那麼一直強調底本無誤,似乎對信徒也沒有益處。所以他就在本文中討論正典的範圍。周根據Roger Beckwith,認為舊約的正典在公元前大約164年,就已經得以確定,並且跟今天基督徒讀的舊約,是一致的。這並不是事實。我並不需要舉出太多文獻和考證(想要更多資料的人可以參考Anchor Bible Dictionary的Canon條目),因為連周都承認(41頁第72註腳),在第一世紀中,不同的猶太群體,對於正典的理解都有不同。雖然周指出,耶穌跟法利賽人的立場顯然是一樣,但是我完全看不出來,哪裡「顯然」了。首先,法利賽人所認信的正典,是否就是今天基督徒所讀的舊約聖經,本身就是一個很大的問號。更不要說,耶穌在福音書中,從來就沒有探討過正典的問題,所以也無從得知耶穌是否認同法利賽人的正典。耶穌的確引用了若干我們熟悉的舊約書卷,可是這距離確認耶穌認可三十九卷書作為舊約正典,還是太遠。更不要說,就算是相同的書卷,在第一世紀都流通著不同的版本。就連希臘文的翻譯,也有不同的版本。張達民在本書中就指出,希伯來書的作者可能引用了某種希臘文的版本,是有別於七十士譯本的。(241頁)

周其實也明白這個現象,所以他在42頁中也有提到。只是他宣稱:「第一世紀舊約聖經版本的多元性,不至於影響當時或現在的信徒對舊約聖經的尊重。」這是正確的,但是第一世紀的信徒尊重舊約聖經,不代表他們接受底本無誤論。要講尊重,他們也很尊重次經呢!反而從他們自由的使用不同版本的聖經,甚至次經,我們可以推測出,對他們來說,正典的概念(如果他們有的話)可能並不像今天許多福音派的人那般狹溢。

周在本文的後面嘗試論證底本內容的信息依然準確的保存到今日。雖然還有許多異文帶來的解讀上的困難沒能解決,但是;「異文之間的差別通常與教義無關,而且文本信息的冗餘性足以克服因篡改或遺失所造成的、信息裡的『噪音』。」(47頁)換句話說,只要教義沒有受到影響,縱使我們今天所讀的經文不是出自底本,也不致於影響我們信仰的純正。縱使我們今天所讀的聖經不是無誤的,也不致影響我們無法明白神對我們的啟示。如果周是採取這種邏輯,那麼為何又非得要強調,如果聖經底本有「噪音」,就什麼都不能確定,也不能將聖經看做權威呢?請問新教所制定的教義,有哪一項是根據聖經的底本而確立的呢?沒有!通通都是根據有「噪音」的抄本來確立的。甚至『聖經無誤論』這個立場,也是從有「噪音」的抄本中去推論出來的。然後今天福音派就把這些從有「噪音」的抄本所建立起來的教義,當成是信仰的權威!我想這是對無誤論者來說,最大的諷刺了。

結論:周的敘述只能夠給已經接受底本無誤論的人看。對於還不確定,而還在尋找良好論證的人而言,這篇可能會令人感到失望。

作者部落格連結


  1. 從上下文來看,似乎是對Waltke觀點的描述,但也有可能是周自己的主張。
  2. Bruce Waltke, “Textual Criticism of the Old Testament and Its Relation to Exegesis and Theology,” in A Guide to Old Testament Theology and Exegesis, William A. Van Gameren, ed.,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97), 62.
  3. 269-270頁。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