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職場、蔗民


馬斯特 2019年2月28日

20190209192419h

小時候曾經學過點書法,長大後一直想重拾興趣,不過因種種原因擱下來。近來,終於立定心意,買了毛筆、墨水、紙,在網上找資料看看可不可以自學一下,定的目標很簡單,是可以自己寫揮春。

經過一輪的資料搜集,終於找了有「天下第一銘」之稱的《九成宮醴泉銘》來臨摹。幾個月之後,由於沒有名師指點,所以進度十分慢。在當中,我有一些感悟。

幾乎所有教人寫書法的,都會先臨摹書法大家的作品,所謂顏筋柳骨、楷書四大家(歐陽詢、顏真卿、柳公權、趙孟頫)。但是,在我練習的時候,為意到一個難題:這些人的作品,是千百年來公認最優秀的書法。一個初學者一開始便學習他們的筆法,起始難度十分大,很容易在初階段無法突破而放棄。

回想小時候學寫字的時候,當然不會一開始便鐵劃銀勾。在入幼稚園之前,花了不少時間,拿著顏色筆在圖畫簿上塗鴉,去掌握紙筆的用法,然後才到幼稚園正式執筆寫字,寫到歪七扭八,也不以為忤。直到長大後,才會對書法有追求,繼而練字改善。

一開頭便臨摹名家,反而不是自然的學習方法。

緣何又扯到職場之上呢?

之前我批評過,教會所謂的職場神學,過於集中在商場老闆、高管角度,令到出來的東西,多是「老闆神學」、「高層神學」,在職場上,能晉身那個階層的人有多少百份比?百份之一?所以他們分享的內容,一般打工仔多數無感,使得整個職場神學的建構,側重一端。

我覺得這種心態,與學書法時臨摹名家,如出一轍。

我猜想背後的原因,是教牧們未必理解職場,或者因為信心不足,所以搞職場牧養的時候,想當然地去找最成功的例子,認為他們必定有些心得可以分享給大家。同時,教會不乏成功中產專業人士,所以兩者一拍即合。

然而,我相信有八九成的打工仔,並非想追逐成功,打算成為業界翹楚、上市公司主席之類,而是僅僅希望在職場求存,希望一星期有幾日準時收工,老闆捽少一點,同事醒目少少,客人少點麻煩投訴。正如我學書法的目的,並非想成為書法家,只是想過年時寫幾張揮春祝賀一下。

這種情形下,教會的職場教導,當然出現嚴重錯配,你有你提供成功見證,我有我在台下爭扎求存,令到職場牧養事倍功半。跟據近日時代論壇的報導,有近四成人認為教會對職場信徒零關注,不可謂不嚴重。

筆鋒一轉,談談王礽福社長的《蔗民神學》,順道還一還文債。

在面書上與王礽福社長偶有交流,在書本面世前對他的蔗民神學經已略有所聞,到去年終於集結成書,一出版便買回來拜讀。

誠如作者所言,蔗民神學並非一套嚴謹的神學,更多像一套生活的體會及信仰反醒。高舉蔗民,其宗旨並非歌頌平庸及失敗,而是現今教會流行的成功學,以及所舉的成功見證,很多是百中選一,甚至萬中無一(當中有多少是真的也頗堪懷疑),與一般信徒的生命體驗有差距。我們亟需一套平凡的神學,給平凡的人。

林肯曾說:上帝一定很愛平凡的人,所以祂才造出很多平凡人。」

對蔗民來說,他們所圖的,其實是一個能讓他們在苦難中撐下去的說法,至於這個說法是否經得起知識份子的批判,並不重要。蔗民信仰,往往如是。

將三題題目串起的話,蔗民不想,也無力成為書法家,只想每年寫好揮春貼在門前,而且總是寫得東歪西斜。

不過,世事吊詭的是,蔗民無學識,無法將自己的信仰系統地歸納起來;缺乏包裝,很難吸引到教會邀請他們去講見證,宣揚他們的蔗渣人生。他們總是籍籍無聞,卻又為數不少,恐怕是蔗民的宿命,惟有盼望上帝加力給王社長寫多幾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