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浸信會 #自由派 #信二代 #性解放 #性別平權

暴大學生值得全港基督徒效法

11月11號,香港中文大學(又稱香港暴徒大學,下稱暴大)遭到香港警察無理進擊,警方硬闖校園以濫捕和襲擊校園內的學生,於凌晨退回二號橋駐守,因此在12號早上開始,有越來越多學生到二號橋集結,學生在日間在二號橋與警方對峙,黃昏時遭到警方突然瘋狂施放催淚彈,讓暴大學生決意死守二號橋,以血汗守護栽培他們成材的地方,不容邪惡勢力肆意侵害暴大。香港人有見及此發起了「圍魏救趙」行動,除了有車的香港人攜帶不同物資趕至暴大支援學生外,香港人亦同時在香港各區開拓戰線,試圖盡量分散警力,盡力協助暴大學生抵抗進攻。在晚上十一點多時,在暴大學生拼命死守的情況下,警方的硬攻行動暫且失敗並開始撤退,只是暴大附近如科學園內仍有不少防暴駐足,而水炮車亦在暴大附近徘徊,或許警方在稍後時間會再對暴大展開攻勢。

這場受全港矚目的暴大攻防戰,全靠一班視死如歸的暴大學生,誓死守護屬於他們的地方,才讓暴大暫時得以安全,而我想全港基督徒都應向暴大學生學習,要有為守護教會而付出血汗的心理準備。早前已有位於尖沙咀的教會被水炮車射中,位於灣仔的循道衞理香港堂也曾被警察包圍,警察更惡意截查香港堂外駐足途人的身份證,亦企圖衝入香港堂內拘捕示威者不果,而在11號亦有警察闖入天主教聖十字架堂拘捕示威者,因教堂執事陳玉強未有阻止警方行動而導致此事發生。從以上種種跡象可見,警察視無忌憚闖入教會拘捕示威者的日子不遠,若今天他們已企圖硬闖暴大,做了民國時期軍隊都未會做的事情,他日他們定會光明正大闖入教會,像他們的主子中國共產黨一樣視基督教為無物。

教會是基督徒敬拜上主的地方,教會的意義對基督徒而言其實就像暴大對學生一樣,教會是一個栽培我們基督徒成長的地方,我們對自己所屬的教會有感情,我們便務要作好付出血汗的心理準備,接受一切的升級武力行動來守護我們敬拜上主的地方,以及內裡受上主庇護的示威者。天主教聖人羅梅洛神父在1977年被任命為薩爾瓦多總主教時,他致力為當地人民的權利奮戰到底,除了定期四出探望貧苦民眾外,他會在每星期的彌撒講道時列出該星期被失蹤、虐待和謀殺的國民名單,並公開譴責薩爾瓦多軍政府侵害人權,以及去信時任美國總統卡特資助軍政府。他最終於1980年3月在彌撒中被殺害,而他在前一天的彌撒留下了這番話:「任何士兵也不應遵守違反天主戒律之命令。任何人也不應遵守不道德之法律。現在是時候了,你們當尋回自己的良知並服從之,而非服從罪惡之命令。」

羅梅洛神父和暴大學生一樣,為了站在受打壓的一方和守護所愛的地方,他們不甘屈服於邪惡政權底下,多名暴大學生於抗爭中被捕,而羅梅洛神父同樣因反抗而失去性命,成為後世所傳頌的偉大殉道者。為了我們的信仰,若我們宣稱自己是真正追隨基督的群體的話,我們便要有為所愛的地方、為受傷的群體、為自己的信念而殉道的準備。或許大家會覺得現在談殉道還言之過早,但香港已接連有手足為香港而喪失性命,殉道的情況確實不斷在香港出現。

若大部分香港人都能響應11號的全港大三罷的話,如此慘烈暴大攻防戰或許不會發生。全港大三罷是希望集結全民的力量來癱瘓香港的市場和經濟,而這種影響更是國際性的,無疑會對香港政府造成很大的壓力,若香港大部分人能從11號早上開始便罷工的話,根本便不用暴大學生出來堵路,警察便沒有藉口攻進暴大,香港人更不用特別抽時間在12號凌晨趕入暴大支援學生。因此,我要呼籲香港人真的要在13號開始齊上齊落去罷工,工作失去了可以再找,但香港淪陷了就沒有了,我們更加不可能為數個月來為香港而逝去的眾多生命查出真相。我們可以集結力量阻止更多生命的逝去,也能阻止更多殉道者的出現,11月13號,請香港人罷工、罷市、罷課。

20191113_010246_0000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