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家俊

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

深信文字能救人,也能殺人。

暴力與割席

12345

筆者一直沒有發文,因久久未能平伏心情,也沒有時間坐下來沈澱,更因自覺沒有資格去評論事件。可是昨晚從新聞得知警方進行拘捕行動,其中被拘捕的人士當中,最年輕的只有14歲。我的憤怒爆發了,這不是一時的衝動,而是經過整個6月的看見和反思,這份憤怒是向不義政權而發出,是向這個看似不能倒的高牆而發出。政權一方面道歉和建議溝通聆聽,另一方面就拘捕和批評,真的無恥至極。自6月12日至7月1日間的衝突事件,筆者「四方八面」的信徒朋友也在討論「暴力」,簡單來說就是暴力衝擊傳統教會教導/聖經的價值觀,討論的範圍主要是「信徒可以認同暴力嗎?」、「暴力是否有違聖經教導?」「我還可以參與這種暴力行動嗎?」。筆者不才,反思良久,也不能完全為自己提供一個完善的答案,而本文嘗試從個人敍事和分析去疏理「當暴力衝擊傳統價值觀」的張力,從而回應眼前的需要和行動。

6月9日,筆者參與100萬遊行,以和平回應政府「求其」修訂逃犯條例。林鄭過分行使她的權力,欲在議會暴力地強行通過議案。最後100萬市民上街回應她的政治暴力,100萬是回歸以來和歷任特首在任間最高的遊行人數,可是只換來一篇冷冰冰的新聞稿。筆者曾聽過有牧者認為100萬市民上街,即代表有600萬市民支持政府,民主應是小數服從多數。這番話與林鄭所言無異,卻出自牧者的口,份外難聽。究竟是政府還是市民暴力?是誰強行奪走民意?是誰任意妄為,把社會推向破裂邊陲?

面對6月9日的新聞稿,無情的強推二讀。在6月某一天,筆者魂遊象外去到某一地區,看到早上已有極多年青人在佔領、傳物資和叫口號。本來筆者打算去支援,但剛好相反是年青人在支援我的傷口,是他們讓我親身體會到什麼是團結、勇氣和「彼此」。相對他們,我太微小,又懼怕又擔憂,一直站在後方,心中想著的是如何「走人」。良久,我仍在夢中,我突然發現自己身在前方,眼前就是警察,右方是中信大廈。我一路唱聖詩,一路左顧右盼,心中驚惶,最後出現了催淚彈,我逃走、逃命,人生從未如此驚慌過。醒來後,已在家中,心中懊惱,擔心其他人,也對自己的膽怯而慚愧。有人說年青人暴力衝擊警方,所以警方才行使適當武力。真的嗎?面對如此「街坊」裝備的年青人,需要150夥催淚彈嗎?面對和平集會的年青人,需要把催淚彈直射面部嗎?為何要把催淚彈射向人群中間?中信的事件,事實證明是政權在行使暴力,用其權力掩飾其暴力。究竟是政府還是市民暴力?

之後引發200萬市民上街遊行支援年青人,政府終勉強道歉,但卻一直不撤回,只用行政手段和謊言去「拖住」,面對如此大的民意,政權仍然在守株待兔,暴力地迫使市民接受其「安排」,究竟是政府還是市民暴力?

年青人忍、忍、忍,最終引發了在遊行前後的死亡事件,是誰迫他們走上絶路?是誰令年青人對生命感到絶望?是誰在說謊?政府到今天對這些離世的生命沒說過一句話,人非草木,誰孰無情?筆者已無法用詞語去形容這群高官,或許他們的無情冷血,是因為他們已失去了「人性」。以死控訴,信徒應反思這種暴力是如何殘酷,有形無形的向年青人下手。究竟是政府還是市民暴力?

近日信徒間開始討論「暴力與割席」,誠然從傳統的信仰價值觀,信徒不能因為別人使用暴力,我們就以惡還惡,更應以善勝惡。在此我想指出,不認同與割席之間是有很大的距離,非黑白二分。聖經舊約中有不少敍述上帝、以色列民行使暴力的事件,難道我們又要與上帝割席?筆者無意在此合理化暴力,而更是想指出一個誤差,當我們站在冷氣房內批評年青人的暴力時,請你先去現場體會一下再評,請你先去批評那個更暴力的政權,請你先去了解示威者的需要,請你先學習同行,而不是排拒或割席。基督教面對這些「挑戰」傳統教導的事情,通常都會犯同一錯誤,就是排拒或割席,面對同運如是,現在面對社運如是,我們一方面為那些示威者禱告,另一方面又批評他們;我們對政府多年來百般接納包容,另一方面對年青人一刻接納也不容;我們一方面千方百計想福音進到社區,另一方面又批評上街保護年青人的牧者是妖牧;我們一方面為「欲離世」的年青人擔心流淚禱告,另一方面又批評他們暴力和與之割席;我們一方面鼓勵對未信者的行為多點接納,另一方面對年青人卻要求他們所做所行必要符合基督教的價值觀。現在政府、政黨、公司、機構、朋友、宗派、教會、教牧、信徒、朋友、親戚、家人,甚至街上的陌生人都出現嚴重的關係撕裂,究竟是誰在行使暴力?

筆者建議閣下如果一遇見暴力就要割席的話,煩請你不要批評,自己走開就好,何況你也不是首次棄年青人於不顧,也不是未曾讓他們孤單渡過黑夜。筆者對「暴力」還未有完全說服自己的理性答案,也不會不理性地支持「暴力」行動,可是我不會割席,我不會因為年青人「暴力」就說「不同流合污」、「要明哲保身」,因為割席只是離場,沒有解決,是自私的行為:唯有同行,才是進場,是人性的本質。誰能使神的愛與年青人隔絶?我希望不是我們這班基督徒。引用日本文學家村上春樹的名言;「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那邊。」

「羅八35、38-39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麼、是困苦麼、是逼迫麼、是饑餓麼、是赤身露體麼、是危險麼、是刀劍麼。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裏的。」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