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

年少時愛理科,閒來打幾手橋牌,長大後愛文科,閒來看幾套電影;
本想專攻神學歷史,後來鑽進聖經研究;
一直不變的是對政治的關懷及在教會的參與。

暴亂未算可怕,最可怕是‥‥

相片出處: 星島日報 – 警方會考慮檢控被捕人士參與暴動罪行。羅振輝攝

年初二早上的新聞驅走了新年的歡樂氣氛,使人不安與沉重。不論我們指責黑警先撩者賤,或疾呼要把暴徒繩之以法,這都主要是情緒宣洩,無補於事,因為再罵,所謂黑警也不會變白;大舉搜捕,所謂暴徒也只會春風吹又生。這不是說不分是非黑白,而是說與其怒罵譴責,或為事件定性定位,不如看清這事給我們甚麼信息。

我從電視畫面觀看,除了看見使人不安的衝突鏡頭之外,我也見到所謂的「暴徒」不多是惡形惡相的滋事份子,他們就似日常身邊的青年人,他們有些更穿得斯文有禮,比同樣帶著口罩的良景邨「管理員」和藹可親。另外,我也看見很大的仇恨,群眾不是要衝擊警方防線,部份群眾似是把積下的怨憤發洩在四面受敵的警員身上。同樣,個別警員也有佔中時的情緒表現,失去理性地以手上武器狂打被捕人士甚至是記者。

鄰家男女孩也勇武起來﹗群眾間的怨恨之深,連一個已倒在地上的警員、市民及記者也不放過﹗這明顯是一個警號,顯示民怨或至少是部份市民的民怨已去到爆發點,情況有點像世界各地影響深遠或傷亡慘重的社會運動,因著一件民生小事就演變成一發不可收拾的全國衝突。暴亂未算可怕,香港在60年代也經歷過兩次暴動或騷亂,事後殖民政府痛定思痛,在行政制度作出多方改變,之後也繼續推行革新的政策,便帶來大家也津津樂道的麥理浩黃金年代。所以,若政府懂得反省應變,從善如流,暴亂帶來的問題還是可以化解。更可怕的是政府在暴亂後只懂得指責謾罵,仍以假大空或政治術語去罔顧現實問題,例如死撐說警民關係一直很好,或說很多市民支持政府施政,今次事件只是一小撮青年人受到思想毒品影響所致。政府事後所作的又只是大舉到處又拉又鎖,或藉此要求再提高警方防暴配備,期間各高官也當然如常放假外遊。這樣,未來的暴亂將會更多更激烈,香港的永無寧日已不再是指到有很多遊行示威,而是指到常有大型社會暴力衝突,使多人死傷。

從現屆政府過去的表現看,我們有理由對此抱悲觀態度。未來可見的社會炸彈已不少,例如網絡23條立法及七警及朱警事件結果,當然少不了香港人的夢魘:梁振英連任,這些統統都可以引發出社會騷亂,但今次事件或顯示香港社會已去到一個地步,凡事都可成為社會炸彈帶來大型暴亂。若擁有龐大人力物力資源的政府對此社會警號坐視不理或只以打壓作回應,這猶如只以築堤倒塞之法去治水,不懂疏通河道。所以,日後社會出現更大規模的爆亂而帶來死傷,建制當負上最大責任。

在這惡劣時勢之下,小市民受到扭曲政制的限制而無從有力改變政府,但我們仍可從自己出發,不讓自己心裏懷恨,多去易地而處思考所恨惡的對象之處境,同時也不要因部份「真黑警」或「真暴徒」而一竹篙打一船人。這樣,我們或許才可以在個人的生活圈子中作和平之子,化解人們對執法者或抗爭者的一點仇恨。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把人們對此事的關注轉離膚淺或無益的議題如「以此為反面教材」、「增強警力」或「掟磚不算暴力」等,聚焦在社會的根本問題上,例如是甚麼使這些青年人有這麼大的憤恨?政府如何正面疏導這股怒氣?整個城市是否可以放慢步伐,先去醫好我們的內傷?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