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景星導引,尋找豐盛人生

2019/1/6 顯現期第一主日

(馬太福音二章1~12節)

馬太福音二章1~12節所記載的事,通常都被人看成是在耶穌出生時所發生的,與路加福音二章1~20節所發生的事的時間差不多。所以教堂的聖景中,都將三博士和牧羊人放在一起。但細看經文,三博士的事,可能是發生在耶穌出生後一至兩年間(參看太二16)。雖然如此,我們也應該欣賞前人豐富的想像力,能將兩件發生在不同時間的事連在一起,增加聖誕聖景的美麗。

事實上,由於馬太福音二章1~12節的記述,有些內容是沒太詳盡。例如究竟是否只有「三個博士」?究竟是博學之士抑或是「星象家」,甚或只是術士?他們是甚麼族類的人呢?他們年紀有多大呢?由於這些不太詳盡的描述,可以給人很多想像空間,引發很多不同的創作,即所謂「二手創作」。我曾看過和聽過不少有關的二手創作,在這裏我只分享兩個創作故事:

現代三博士

有現代三位博士想去見耶穌,他們知道耶穌乃「和平之君」,所以當他們去見耶穌時,便帶同了三份禮物預備獻給耶穌,認為這三份禮物可以為人類帶來和平,正好配合耶穌乃和平之君的身分。

第一位博士帶來財富。他認為財富便可以帶來快樂,世間充滿快樂,人就沒有衝突,便沒有戰爭。第二位博士帶來知識科技,他認為知識科技可以令人生活充實,人有知識,便可以解決問題,如糧食,住屋等問題,那麼,人便沒有衝突了!第三位博士帶來一樣殺傷性大的武器,當然他不是用來打仗,而是用來鎮壓破壞和平和危害國家安全的人,那就天下太平了。

當他們來到朝拜耶穌時,在門口站着的約瑟便攔住他們,告訴他們,他們不能朝拜耶穌,因為他們的禮物根本上不能帶來和平。

在古代三博士尋找聖嬰的時間,正是羅馬帝國最盛世的日子。羅馬君主凱撒奧古斯都統一國家之後,的確帶來人民生活的改善,物質生活好了。人民的知識也豐富,例如在希律的王宮中,可以在知識之士,通曉歷史古籍,知道聖經中有預言君王的誕生,但可惜他們不願意接受新君王的事實。無論是凱撒或是希律,他們都有龐大的軍隊,但也不能讓希律王可以安心,他懼怕新君王的誕生,於是使用他的軍隊,將小孩殺死。

今年是中國建國70年,也是改革開放40年的。這本是應該高興的。近十多年,中國人民的生活富裕了,但可惜富有的人仍不滿足,繼續以不同方式去騙取不法的金錢,貪污瀆職、豆腐工程等。貧富懸殊在中國也是明顯的。中國人的知識科技也進步了,我們能發射太空船,可以讓人在太空漫步。但我們聽到不少這類新聞,有科技人員在外國被捕,因為竊取人家科技秘密。有錢花在科技發展,但仍有不少地方人民生活貧乏。慶祝國慶時,相信我們可以看到更多先進武器,但可惜的是,我們的國家竟然不能夠接受人民的批評和意見,將手無寸鐵的人無理判處監禁,甚至可將異見人士囚禁至死。中國有財富,有科技,有武器,但中國的領導人有否真正的平安?人民有平安嗎?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財富、知識、權力,並不能帶來和平,或是人內心的平安。

我們送禮物給人家,其實往往也反映出自己心中的追求。今天的人,豈不是努力去尋求財富和知識?當然我們沒有製造武器,但我們也會有在意或無意間去傷害他人,在競爭中和追求權力中,打壓他人。這些追求,並不帶來我們生命的平安,更不能帶來生命的豐盛。

歐頓的聖誕劇《現在》(W.H. Auden, For the Time Being,1944)

劇中有一段描述三博士。三博士離鄉別井,追隨明星來尋找耶穌,為甚麼他們要來尋找耶穌?作者就提出了幾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To learn to be truthful now, is the reason I follow the star,我追隨景星,為的是要學習真誠。

第二個理由,To learn to be living now, is the reason I follow the star,我追隨景星,為的是要學習現在如何生活。

第三個理由,To learn to be loving now,is the reason I follow the star,我追隨景星,為的是要學習去愛。

三個博士分別解釋他們的追隨景星後,他們一起合唱,他們唱,To learn to be human now, is the reason we follow the star,我們追隨景星,為的是學習怎樣做人。

歐頓為甚麼這樣寫呢?我相信是與三博士所獻上的禮物有關。第一位博士,獻上黃金。黃金是堅固的金屬,所以用來代表「真誠」。乳香用作獻祭,所以可以代表著「生活的方向」。沒藥用來膏抹死去的人,表示受苦,可以代表著為「愛」而受苦。而「真誠」+「正確的生活方向」+「愛」=人。

三博士要尋找真誠、生活方向和愛,要學做人,因為他們明白,有財富、知識科技和武器,並不等於人能活得真誠,不等於人有正確的生活方向,更不等於人曉得去愛,那自然也不代表人曉得做人之道。事實上,無論富裕貧乏的人,有學問或目不識丁的,不論是男或是女的,都需要學習真誠,有正確的生活方向,有愛和做人之道。

一,真誠:黃金可以代表財富,也可代表真誠。真誠的相反是「虛假」、「言語偽術」。越有財富的人,越發虛假。今天我們看見,工程造假,僭建,無法無天,一句「我話OK就OK」⋯⋯都是有財有勢的人。以虛假治港,使香港陷入撕裂和對立。人與人之間,缺乏誠信,也會破壞相互的關係。

社會要有真誠的管治才有信任,人與人之間也是一樣。「青年向上歌」中有這一句:「我要真誠,莫負人家信任心。」真誠的生活乃是願意面對自己,自己好的一面,加以發揮,但更重要是罪惡的一面,要面對和改變。我們也以這態度去待人。對美善的欣賞和學習,對不義的,要予以勸導和糾正。耶穌說:「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太五37)這就是真誠。

二,有正確的生活方向:現代三博士之中一人以為知識科技能帶來豐富人生。我曾聽過這樣一個故事:

有一個學貫中西的人士,有一天他租了一艘船出外旅行。在旅途中,他與船夫傾談,他問船夫幾個問題。他問:「你懂得寫詩嗎?」船夫回答說:「我不懂。」那位有知識的人士便說:「詩有很多功用,可以抒發感情,憑詩寄意,甚至可以寫詩去追女仔!你不懂,那麼你損失了六分一人生的意義。」跟著他又問船夫:「你知不知誰是貝多芬?」船夫又回答:「我不知他是誰!」這位知識分子便說:「音樂你也不懂,音槳可以陶冶性情,感動人心。你不懂音樂,那麼你又損失了六分一的人生。」知識分子又問船夫:「你懂不懂賞名畫呢?」船夫也自然回答:「我不懂!」知識分子便說:「那麼你又損失了六分一人生意義了。」那即是說,他損失了六分三的人生意義了!

就在這時,突然風浪大作,船也差不多要翻了。這時候,船夫便問知識分子:「你懂不懂游水呢?」知識分子便說:「識小小呢!」船夫便說:「我損失了人生一半,但你損失了人生的六分六了!我走了!」說完便跳下水去逃生,留下知識分子。

知識與科技很重要,但人不能擁有所有的知識,人最大的安全不在於知識,只有上帝在人生風浪中給人保障和安全,就正如耶穌平靜風浪一樣。

人生所追求的,多是財富,知識和權力地位,但正如上文所說,並不帶來人生生命的豐富。

耶穌說:「不要為那會壞的食物操勞,而要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操勞。」(約六27)耶穌在童年時已知道「以我父的事為念」(路二49),甚至在面對死亡的一刻,他仍說:「不是人照我所願的,而是照你(父)所願的。」(太二十六39)

三,愛:愛是捨己,與武器和權力的擁有剛好相反。昔日耶穌所面對的,正是強大的軍隊和強權,他沒有選擇暴力的抗爭,而是透過服侍貧乏的人,稅吏和妓女,患病和被邊緣化的人,最後走上十字架上,為人捨棄生命。強權今天已不在,但耶穌留下的信仰,影響世世代代。

三博士所獻上的黃金、乳香和沒藥,並不是財富、知識和權力,而是誠實、生命方向和捨己,也代表着他們的追求。這是否我們生命所追求的呢?

今日(一月六日)剛好是教會年曆中的「基督顯現日」。顯現節期是由這日開始至大齋節的聖灰日。這節期主要思想,是上主的恩典已經臨在,道成了肉身,並且透過不同的事件,包括三博士來朝、耶穌受洗、迦拿婚筵、登山變像等,向世人顯示他對世人的救恩。顯現節以耶穌基督在降生後首次顯露給外邦人,特別是指來自東方的三博士來開始,表示救恩是為全世界所預備的。

《公禱書》中在這節期的禱文是:

「上帝啊,你昔日以景星引導各國各族的人,使他們得見獨生聖子:現在我們靠信心認識你,求你引導我們到你面前,使我們能夠面對面看見你的榮耀,藉賴我們的主耶穌基督而求;聖子和聖父、聖靈,惟一上帝,一同永生,一同掌權,永世無盡。阿們。」

我們祈求昔日顯現於世的主,今日同樣向我們顯現,教導我們懂得怎樣追求豐盛生命。

今主日亦是2019年第一主日,求主教導我們在新一年的開始,以真誠、永恆和愛,作為我們追求的目標。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