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tton

普通牧師一名,熱愛運動,乜都唔識,好在神愛我,唔嫌棄我,救我仲呼召我事奉佢,夫復何求?

普天同㷫

-100%+


在這個記念主降生的前夕,看到不少人都開始在慶祝,開派對和大食會,這是一個開心團聚的時刻;不少教會亦已安排了一連串的記念活動,報佳音和佈道會等等,喜氣洋洋,普天同慶,迎接主降生的日子。但我在想,耶穌當日降生時,究竟是怎樣?
路加讓我們看見一幅天使讚美的圖畫,雖然如此,當時只有幾位牧羊的人看見,似乎沒有為城中帶來一點震撼,或全城起來慶祝救主降生。

至於馬太所描述的景象,則有點不同,雖然,這裡可能在描述耶穌降生兩年內的事,但卻帶來了一幅不一樣的圖畫,這裡沒有天使唱歌,更莫說大肆慶祝。當幾位從遠方來的智者來尋找這位新生王,他們來到希律那裡,馬太形容救主降生的消息,在這個期盼彌賽亞來臨的城裡,並沒有帶來歡欣慶賀,反而令希律不安,甚至耶路撒冷全城的人也都不安,他們為何不安?

對希律而言,我們不難想像,這個解放者-新生王,必成為希律權位的重大威脅,這個彌賽亞會否取代自己的位置?再者,這種權勢的降臨,會否引來社會動盪,甚至驚動羅馬帝國的神經?這權勢來到,勢必為耶城的未來帶來不穩定的因素,所以不單希律,就連合城的人也都不安,不穩定帶來不安和恐懼。例如雨傘運動期間,香港市民就因著政權或某些權勢,導致對當時及未來的不穩定,而產生恐懼和不安。

當希律失去了智者的消息,就由恐懼變成憤怒,令他產生屠殺的念頭。他竟然將伯利恆一帶,兩歲以內的小孩,趕盡殺絕。我們能想像這些無辜喪失兒女的父母,是何等悲痛、憤恨!他們與希律和兵丁本來可能素未謀面、無仇無怨,但希律為求自保權位,維穩和諧,兵丁為求完成上級吩咐的任務,竟然埋沒良知、瘋狂至此!

難道,我們對這些伯利恆的父母說:「佢地都係做嘢啫,上帝教導我們要愛仇敵⋯⋯」就能解決他們心中的憤恨、所面對的不義和苦難嗎?難道他們的鄰舍不也為之義憤填膺嗎?

這些憤恨的情緒都是真實的!

我不知天安門的母親這些年來是怎樣渡過聖誕的,也不知在納粹政權下的猶太人是怎樣看待聖誕節,但馬太的作者告訴我們,這位救主帶來恐懼、威脅、不安和憤恨。

他引用耶31:15作為應驗先知預言的論據,一方面預視著這班百姓將唾棄耶穌,並將殺死彌賽亞的血,歸在自己子孫的頭上;

另一方面,耶利米書31章是講論上帝的憐憫與神的子民回歸,她們的眼淚是不會白流的。主耶穌降生帶來了不安、恐懼和憤恨,但也成就了福音。

以弗所書論到上帝的計劃,是要藉著福音,使一切在基督裡復和,建立一個合一的群體。福音不是要我們否定人與人之間的牆,更不是要否定仇恨的存在,而是要我們廢掉冤仇、尋求關係復和,它不是要尋求虛假的和諧或虛假的復和,而是要真真正的復和。若仇恨作為一種情緒,首先我們就要面對,而不是逃避或忽略它,人是不會無緣無故產生仇恨的。

我們或多或少都經歷過不同程度的仇恨/憤恨/義憤(仇恨和憤怒通常都同時出現),但有句話非常真實:「別讓仇恨滋長。」別讓它支配,甚至不能自拔。此外,消除仇恨亦非單方面的饒恕,而是涉及福音的另一個重點:悔改。沒有悔改,仇恨只會繼續發生蔓延,甚至加劇。

羅馬帝國當然很想做到全國和諧合一,中國都想,但他們是用統戰和分化,最終都不能成功。真正的復和合一是從教會群體開始,群體中的每個人先要革自己的命,讓基督改變其生命,讓主耶穌的和平在我們裡面,然後我們都要成為八福裡締造和平的人(其實神兒女本應是這樣),在我們所有能接觸、能改變及發揮影響力的平台或堂會裡,在我們的關係網絡中,身體力行,拆毀中間隔斷的牆,人與人的仇視與矛盾,激發矛盾的源頭–制度和暴政等權勢,靠基督去勇敢宣告,我們要拆毀這些牆,廢掉冤仇,建立復和的關係。

最終主要成就的,是先知所講的:賽2:2-5
末後的日子,耶和華殿的山必堅立,

超乎諸山,高舉過於萬嶺;萬民都要流歸這山。

必有許多國的民前往,說:

來吧,我們登耶和華的山,奔雅各上帝的殿。

主必將他的道教訓我們;我們也要行他的路。

因為訓誨必出於錫安;耶和華的言語必出於耶路撒冷。

他必在列國中施行審判,為許多國民斷定是非。

他們要將刀打成犁頭,把槍打成鐮刀。

這國不舉刀攻擊那國;他們也不再學習戰事。

雅各家啊,來吧!我們在耶和華的光明中行走。

盼在這普天同㷫的日子,將真正的平安帶給人。

第一步,從自己做起,勇敢去改變群體,不再離地。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zsdBL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路加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