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家俊

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

深信文字能救人,也能殺人。

時代的語言─牧者與新世代

digital composite of marketing graphics with office background

語言是人與人溝通之間的主要媒介,人建立語言是要在社羣中互相交通,語言是建立社羣或保護文化傳承的重要法門。聖經是神啟示的話語,透過人能明白的語言向人表達,讓人認識祂,透過聖靈引導人明白及透視在生命中,是自限,也是恩典。沒有語言,神的行動和話語未能有效傳遞。

不同時代的人有不同的「語言」。同一組語言在不同年代出現有不同解釋或多重意義,每個年代也有屬於它們的語彙,就好像我們今天所說的「潮語」。我曾與同工討論有關牧者與新世代之間的對話。牧者如不能與時並進,因著舊時代的豐華,仍停留在其間,不論語言、手法和神學仍舊不變。神學、社關、牧養和管理等語言的差異,形成新世代和牧者之間的距離;「每一字都明白,連在一起就不明白了」。幾十年前教會叫信徒不要效法這個世界,所以連衣著也要著「舊款」、不可去機舖、唱K,連看電影也是撒旦的陷阱。今時今日還可行嗎?而重點是為什麼要持守?背後釋經和神學又是什麼?這一大堆問題有些時候堂會牧者也只未必能有效解答,最終或只能用權威去逼令你順服,導致牧者與新世代形成厚厚的隔離。今天的堂會就常出現這種落差,牧者重點放在內部培訓,側重「順服」的信徒成長,為要建立「大」教會、保持平衡而堅持政教分離等。但新世代信徒重視社關、神學如何回應政治、消除不公義、共融和普世價值等的事情。

面對落差時牧者會提出與世界價值觀抗衡,所以今天很多牧者或教會仍沒有Facebook, IG, Twitter等網絡媒體的帳戶,就算有也只是開左帳戶放係到,為何?因為「不要效法這個世界」、「不要愛世界和屬世界的事」。說穿了就是不懂用,如沒有學習新世代的語言,你跟本不知要Post什麼,Share什麼,回應什麼,什麼是大眾的需要,什麼是大眾所期待。當然也可選擇繼續不變,看清而後動,不過就不要怪別人評論教會「離地」、「平行空間」或「外星語」等。另一面是牧者教授認為「心意更新而變化」貼著世代潮流而行,成為網絡紅人,KOL,以至網絡媒體宣教的突破。究竟上一代牧者應怎做?我想這不是左或右的二元問題,也可以找一條中間的路,當中的光譜可以更寬廣。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我認為牧者們可先由基本開始;放下對網絡的成見,勇敢走出安舒區,先認識再學習,過程中或能碰到機遇,成為突破世代矛盾的新意念。

最後我想指出新世代信徒(包括我)不是要作反,我們也是飲教會的奶大,沒有教會培育,哪有我們?我尊重所有關愛、體諒、包容、接納我的牧者和老師。只是我們需要「對話」的空間和平台,雙方都有表達立場或意見的機會,在其中不是要羸輸,而是我們要「求真」,最終是想行在真理之中。雖然我知道有牧者連「對話」是什麼也不知道,或不贊成「對話」,或「對話」引起牧者身份不被尊重等情況。但若然仍用昔日家長式的教導,維持高高在上的身份,雙方的鴻溝不但不能拉近,而只會更遠,最終失掉這一代,或形成「我信主但不信教會」的信徒,那教會斷層就只是時間問題。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