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是的,我參加了香港同志遊行2016

是的,我在星期六參加了香港同志遊行2016,每年遊行都會用六色彩虹旗其中一種顏色作為主題色,今年遊行的主題色為綠色,喻意「平權開綠燈」。因為我想強調自己以基督徒的身份參加遊行,所以和弟弟們自製了一個貼有標語的大水松牌來表明身份且支持同志們,牌的一面標語為「我是基督徒,耶穌擁抱每個同志」,另一面則為「對不起,教會如此對待同志」,並配以六色彩虹作為牌的背景。在遊行結束後,很多朋友也借這塊牌的「我是基督徒,耶穌擁抱每個同志」一面來影相,但其實我覺得意義更大的標語是另一面的「對不起,教會如此對待同志」。有閱讀過我的文章的朋友都應該知道,我在支持同志平權上是不遺餘力的,但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我以前是很反對同性戀的,我在兩年前仍然會在Facebook分享明光社和性傾向歧視家長關注組的帖子,覺得同性戀就是不應該的東西,我甚至不知道同性戀其實是甚麼,我亦不知能如何稱呼同性戀,所以只能用「東西」來形容,而就在無知與不理解的狀態下,我曾選擇以歧視的態度回應同志群體。

WhatsApp Image 2016-11-26 at 6.15.21 PM感恩的是,我改變了,是真真正正態度和生命上的改變,我知道原來身邊有很多的同志信徒朋友,亦開始接觸與同志有關的神學文章。我得知同志信徒朋友為何一直不公開性取向的原因,是因為害怕教會的歧視和壓迫,他們大多對信仰非常認真,有追求亦有固定事奉,但害怕公開性取向就會失去教會的接納,所以唯有隱藏自己的真我,甘於藏在櫃內生活,我得知他們的性取向後,學習了用同理心來對待他們,知道他們的性取向不是他們自己能夠選擇的,而這亦驅使我開始接觸同志有關的神學。我發現傳統的神學向度全部是以異性戀的角度出發,就像對女性來說,傳統神學是從男性角度出發一樣如此的不公平,導致神學不知不覺成為主流壓迫弱勢的工具,由於傳統神學對同志議題的討論多流於表面,我發現反而從同志的經驗出發的神學向度能夠真正幫助同志,讓同志也能不受壓迫和歧視地認識全面的福音,而非片面的福音。認識了身邊的同志朋友和接觸了同志有關的神學,我就像以前逼迫基督徒的掃羅變成熱心侍主的保羅一樣,痛改前非,真心悔改,並立志要讓基督的愛無條件地帶到性小眾群體中。

今年得知香港也有同志遊行時,其實我考慮了很久,我問自己應該參加遊行嗎?用甚麼身份?在甚麼位置上支持他們呢?星期六其實是我教會團契的聚會時段,我問自己內心最想做甚麼,我大可以選擇以基督徒自居來繼續散播「同性戀會讓小孩變成同志」、「同性戀會孌童」等抹黑謠言,亦可以只做鍵盤戰士在Facebook上與他人討論有關議題,但內心的回應就是要做好見證,作和平之子,在基督徒和同志這兩個嚴重撕裂的群體中作復和工作,所以最後我選擇了遊行。而因為我知道自己以前就是逼迫同志的人,我就是那所壓迫性小眾的教會,我認為自己沒有資格與他們在遊行中同行,當初想過只站在遊行隊伍的旁邊舉牌支持他們,但最後仍然選擇參與在遊行隊伍中,與大家走完全程。遊行時下著滂沱大雨,我舉著沉重的水松牌,感覺就像為自己行苦路贖罪,大雨最終洗淨了我一生欺壓性小眾的罪孽。

有朋友笑說遊行下大雨,明光社會很開心,因為就像上帝在懲罰我們一樣,讓我們行得很辛苦,又冷又濕,但當我想到一眾平權前輩們在香港所行的路是如此的艱辛,那我們在大雨下兩小時的遊行實在算不了甚麼,而我亦想到詩歌《主賜福如春雨》,上帝就在風雨中與我們同在,而在遊行隊伍到達終點時,雨水竟然停住了,更讓我深信雨後必定有彩虹。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