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昨夜、中神、十年。

-100%+


前言:幾天前,何式凝在臉書上這樣說:「………我們是處於一個黑暗的時代,真是說不出香港會有一個怎樣的未來,但港大罷課委員會(梁麗幗)等一班同學,能夠在李國章記招之後兩小時,有效地統籌,在港大學生會開記招,有條有理,不亢不卑的反駁,對香港年輕一代,我仍是抱有希望的。」(與原文相較,我稍有修改)

與Petula識於微時,去英國讀博士前,她在商業二台突破時刻有一直播節目(名稱:形形式式),我是撰稿員,每星期四(?)八時許,和她一齊砌,每次我都等節目出了街才離開廣播道,在那裡認識了朱明鋭,文潔華,陳港開(陳黔開牧師之弟弟。)

在寫中神播「十年」之感喟,引一段何式凝的心底話,其切入點就是因她對成年世界(港大管理層、校委會….)的失望失語,其濃烈之處,同樣是我對中神個別成年人那一夜失態的情懷。

一月廿九日(星期五):中神禮堂擠滿了熟悉的臉孔,多實街canteen的大㕑告訴我,主持那晩聚會的人,本身是「十年」監製,2008道學碩士畢業生,亦是蔡元雲醫生的兒子。五個導演來了四個,年輕,誠懇,態度謙和,發言進退有度。一切都很和諧順暢、令人最意想不到的強烈反差卻出現在Q&A session。

大約有六個台下的發言,絕大部分文不對題,冇內涵,浮誇,離譜,離題,離地。(你想像得到的「離」,他們都自我感覺良好的「離」了。)

具體實例:甲講佢教會查緊阿摩司書,乙講他因為之前祗看了一次「十年」,寫了篇影評,有些資料弄錯了!(so what?),丙説他本身在大陸做生意,有mentoring緊一個政務主任。丁說廣州某些官員認為雨傘運動是基督徒攪出來的,故此停了對她機構的資助( so……)

離開時,腕錶指向十點半,我刻意行了一條較荒僻的路,避開散場feel,我不喜歡那份沒有言諭,卻又形於色的喜意(得啦,我地會為這班理想青年代禱啦!都俾你嚟中神播,也算是跨了一大步呀!凡事不能操之過急,要循序漸進,慢慢來呀!)

森麻實道那一夜清冷,不知有冇月亮,我瑟縮於單薄的衣履。(正單衣試酒,恨客旅光陰虛擲…../周邦頣),條街好凍,心更凍!我們這一代(35-70歲),欠下一代(五位導演,梁麗幗…..)太多太多。

容我舉一個不大貼切的例: 間屋着了火,年輕一代用僅有的盛器載水救火,很狼狽!我們成年人卻仍在比較不同滅火器按其specification所顯示之優劣,下星期開執事會,AOB item會商討究竟幫襯那一間,多數會是那Christian supplier,因為大家都是信主,有discount的。發生火警的機會可能會更低,主愛臨香江呀……..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路加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