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這戶口由信仰百川編輯同工管理,工作包括引介本網作者群文章以外的作品和張貼香港教會消息。

旺角女宿訪談摘要(一):酒樓職員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背景資料

她六十年代在內地山區出生,從沒接受教育。她及後與身為香港人的丈夫結婚,誕下一子一女,遷至丈夫名下的梨木樹邨公屋居住。丈夫去世後,她與其子女失去在該公屋居住的名份,該屋的鎖頭甚至被更換,以至流落街頭。及後,她的個案由社工轉介至協會,先被安排至恩福之家居住5個月,2016年10月再遷至旺角宿舍,至今住了半年。現時,她的子女已返回內地生活,她則獨留香港生活,月入8000元,沒有領取綜援。

入住旺角宿舍

早在協會決定開展旺角女宿之初,她已以義工身份,參與這宿舍的清潔和建設工作。她形容宿舍單位最初由三個男人分租,髒亂不堪,但看見單位重新整理後變得「光猛」、舒適,心中頗為滿足。剛巧協會職員詢問她會否想從恩福之家居住,她見這兒的租金比雖然比恩福貴,但總比外面租屋來得合理,便決定於旺角女宿居住下來。她現時的租金為1600元,水電費則由所有舍友攤分,每人約付150元。

宿舍生活

她任職於葵芳的一家酒樓,她平日九時起床,回到公司時剛好趕上酒樓的尾圍吃飯時間。她晚上十時下班,晚餐亦會於酒樓吃,節省飯錢。在A房的另一同房尚未入住前,其餘三家人協定好逢一、三、五清潔家居,而她負責星期三。因此,她習慣星期三早起,在上班前完成拖地、掃地等義務。 除此以外,宿舍亦不許帶包括親戚在內的客人來訪,因為一方面入住無家者宿舍不是光彩的事,另一方面亦不希望打擾到其他舍友,特別是小孩。

人際關係

人際關係方面,她與舍友相處和睦。雖然遲出晚歸的上班時間不允許她與其他舍友作深入交流,她依然慶幸回宿舍後不只是對四幅牆,而能有他人關心。例如與她同房的宿友為免打擾她休息,早起時會放輕手腳,她回來時她若未睡,則會互相傾談一下工作不滿。同時,她喜歡宿舍內的三個孩子,因為可以和他們聊天,酒樓有好吃的食物也可和他們分享,有如自己的子女一樣。三個孩子的母親也對她甚好,有時她們知道她夜歸,會多煮飯菜會留給她,時間許可亦會一起煮飯及參與中心活動,如參觀花展和新界農場。

總括而言,她十分滿意宿舍的生活。她指自己年紀大,教育程度又不高,很難找更高人工的正職工作。旺角宿舍地方闊落、安全、位置方便,能住在這裏已別無他求。

未來住所

她入住旺角宿舍的合約為期三年。一直以來,她都有申請公屋,並於去年12月見主任,應理最半年內有結果。她認為理想的生活環境應該如公屋一樣,清清靜靜,但住慣了旺角宿舍,有人一起吃早餐、做家務、出入時有傾有講,又是快樂的事情。因此,若有天真的要遷出,她坦言會捨不得舍友,因為他們有如家人一樣。同時,若她申請公屋失敗,她會考慮與同房共租房間,如此既可分擔租金,又可有生活習慣合得來的朋友相伴。但若合租對象是不陌生人,則較難接受,因不了解對方時容易會發生爭執。

So How? 博群社會房屋研究隊
「So How? 博群社會房屋研究隊」簡介

香港寸金呎土,年青人買樓無望;而另一方面,社會上的邊緣社群,例如更生人士、無家者和少數族群,卻難有容身之所。眼見他們瑟縮於環境惡劣的劏房,甚至流落街頭,教問我們於心何忍?

我們是一群關注住屋問題的大學生,過去一年訪問不同提供社會房屋(著重可負擔的價格,充足的空間與人性化的環境)的NGO及其用戶,了解他們對居住環境的意見與期望。正如其中一個合作機構<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所言:「『口傳』平平安安回去的福音是不夠的,我們要『身傳』福音,介入他們的困境,與他們同行共渡,才能具體地彰顯神的愛。」

旺角女宿訪談摘要 系列
  1. 旺角女宿訪談摘要(一):酒樓職員
  2. 旺角女宿訪談摘要(二):全職家務料理者
  3. 旺角女宿訪談摘要(三):身兼多職的女士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