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重鈞

只是個傳福音的普通人

敬畏耶和華,在乎恨惡邪惡(箴8:13)

a

「敬畏耶和華在乎恨惡邪惡;那驕傲、狂妄,並惡道,以及乖謬的口,都為我所恨惡。」(箴8:13)

近年似乎對「愛罪人」這個教義,有模糊化的傾向。寫篇文討論一下。

先說,很多時人是對舊約和新約的關係也是模糊的。常聽人說信仰當然是跟新約的原則,舊約只是參考。這筆者不同意。舊約和新約的關係,就像地下和一樓的關係。就是舊約是新約的基礎;信仰的最多內涵,是在以舊約為基礎建築出來的神學裡面。而新約不是取代,而是將舊約的概念「更徹底成全」。
基督教相信的信念,是以舊約為基本,而再以新約進一步成全。

所以,我們總不能切去舊約的教導,而用新約的內容取代。

例如「愛罪人」的教義就是個例子。
愛罪人的前提是「恨惡邪惡」。
「敬畏耶和華在乎恨惡邪惡」(箴8:13)
「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詩1:1)
「義人若轉離義行而作罪孽,照著惡人所行一切可憎的事而行,他豈能存活麼?他所行的一切義都不被記念;他必因所犯的罪、所行的惡死亡。」(結18:24)

新約對「愛罪人」的教義,常提到舊約的先知之言:「主耶和華說:惡人死亡,豈是我喜悅的麼?不是喜悅他回頭離開所行的道存活麼?」(結18:23)
請留意下一句「義人若轉離義行而作罪孽,照著惡人所行一切可憎的事而行,他豈能存活麼?他所行的一切義都不被記念;他必因所犯的罪、所行的惡死亡。」(結18:24)

舊約清楚的教導,上主是恨惡邪惡,「敬畏上主在乎恨惡邪惡」。不能因為愛罪人,就將邪惡模糊化。
可以說:若搞不清楚愛罪人的教義,那起碼要明白恨惡邪惡的教義,總比將邪惡模糊化的做法好。

去到新約。是在恨惡邪惡的基礎上,說要「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感化對方、「以善勝惡,不可為惡所勝」。那麼意思就是:以悔改為目標下勉勵對方。
那麼即是:與對方同流合烏,就等於是「為惡所勝」。

新約對愛的講論,例如林前的愛篇講「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林前13:7-8),前提上一句也是「不喜歡不義」(林前13:6)。

新約討論愛的基礎,是在舊約討論恨惡邪惡的基礎上。未了解更高的愛的教義之前,先理解並實踐恨惡邪惡的教義,也是好。

所以,愛罪人的教義,是以「悔改」為本。而基礎是「恨惡邪惡」。
沒有了「悔改」,就連基督信仰都不是。
聽到有人問:(在這處境下)「甚麼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答案便是:「凡在人面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認他;凡在人面前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認他。…愛父母過於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愛兒女過於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不背著他的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門徒。得著生命的,將要失喪生命;為我失喪生命的,將要得著生命。」(太10:32-39)

講下故事。
以色列的王國時期,有個典故,是解釋以上的信理的。
亞哈王戰死,米該亞先知的事績,這個精采的故事,很多人都聽過。筆者也甚喜愛。然而這故事還有下集,列王記沒有記載,是記於歷代志下19章:

19:1 猶大王約沙法平平安安地回耶路撒冷,到宮裡去了。
19:2 先見哈拿尼的兒子耶戶出來迎接約沙法王,對他說:你豈當幫助惡人,愛那恨惡耶和華的人呢?因此耶和華的忿怒臨到你。

「你豈當幫助惡人,愛那恨惡耶和華的人呢?因此耶和華的忿怒臨到你。」
這句耶戶先知說的話,也很適合寄與現今與邪惡親近的宗教領袖。

後來,還有約沙法王與亞哈謝王合夥造船的故事:

20:35 此後,猶大王約沙法與以色列王亞哈謝交好;亞哈謝行惡太甚。 20:36 二王合夥造船要往他施去,遂在以旬迦別造船。 20:37 那時瑪利沙人、多大瓦的兒子以利以謝向約沙法預言說:因你與亞哈謝交好,耶和華必破壞你所造的。後來那船果然破壞,不能往他施去了。

約沙法的下場,不單是船隻被壞和被外族侵擾。約沙法之後(873BC),南國猶大國有兩個王,和北國差不多同期的兩個王的名字一樣:約蘭(853BC)、亞哈謝(841BC)(北國:亞哈(874BC) -> 亞哈謝(853BC) -> 約蘭(852BC))。南國傳到亞哈謝(841BC),在以利沙年間,由北國的耶戶(841BC) 一次過將南國的亞哈謝王和北國的約蘭王,並耶洗別,殺死。這事記於王下9-10章。

從最黑暗的時刻,以利亞面對亞哈(874BC),他因為耶洗別的追殺而灰心喪志,逃走到何烈山,到耶和華上主在聖山的「微小之聲」,向以利亞差遺並預告耶戶的事;直到耶戶出手,一次過將南北國的王和耶洗別殺死(841BC),是三十多年左右。
上主看千年如一日,但不是不審判。亞哈時期的約沙法王,雖然是行義、立志尋求上主的王,但他也「幫助惡人」,結果,上主容忍了三代,到清算時便將南國和北國的王也一同清算。

就算你是信神的人,你若與惡人同夥,清算惡人時便也將你一併清算。這是聖經原則。

亞哈謝死後,亞他利雅皇后(841BC) 起來誅滅王室,若不是因為上主顧念對大衛家的承諾,幾乎完全滅絕王室,只剩餘其時一歲的嬰孩約阿施(835BC),在聖殿裡收藏了六年,直到七歲登基。

上主的審判,可敬畏哉。

筆者見到不少人討論堂會當權者混淆「恨惡邪惡」和「愛罪人」的教義之時,會引用歷史偉人的評語來討論。筆者作為基督徒,表達同意並欣賞,亦對此甚感羞愧。難道我們聖經自己沒有教導,而需要非信徒倒反來向我們作見證嗎?難道我們當中不應感到羞愧嗎?歷代先聖交託我們的聖道和聖言,到我們這一代,到底是搞到怎樣?

最後,筆者想用一段近幾十年被引用得很多的經文,寄予教會領袖,以作為此篇的結語:

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義和不義有甚麼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甚麼相通呢?基督和撒但有甚麼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甚麼相干呢?神的殿和偶像有甚麼相同呢?因為我們是永生神的殿,就如神曾說:我要在他們中間居住,在他們中間來往;我要作他們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又說:你們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與他們分別;不要沾不潔淨的物,我就收納你們。(林後6:14-17)

「信與不信不能共負一軛」,本來就是對公義與邪惡說的。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