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浸信會 #自由派 #信二代 #性解放 #性別平權

教會,我不要你的不反對通知書,我要你的支持

每次的社會震盪都震走了教會內不少積極參與社會運動的年輕信徒,有見及此,我相信有些教牧因而在自己堂會裡不少年輕信徒積極參與社運時,開始對年輕人的行動表示理解和接納,而教牧這樣的表態已獲得不少掌聲。只是我認為教牧單對年輕人的社運參與表示諒解並不足夠,年輕人實際上需要教牧很大程度的支持。

縱觀香港教會生態,堂會內真正掌權的是一群正值收成期的法利賽人會友,他們會在堂會內努力制定錯綜複雜又難以遵守的律法,只為見到其他無權的會友犯罪而自己則站在道德高地上享受「我沒有犯罪,我多麼聖潔」的快感,而這些獲得掌聲的教牧在面對這群法利賽人時必須考慮到非常實際的金錢奉獻問題;若得罪這群人,堂會的奉獻情況便會出現危機,因而想盡辦法去討好這群人而在堂會內少談政治,但在面對年輕人亦希望對他們的行為表示最大程度的諒解,同時希望年輕人可以對不同的意見和政治立場互相尊重和包容,期望達到兩全其美的局面。

可是互相尊重的前提是雙方都擁有均等的權力,亦即代表堂會的「和諧」並不可能在法利賽人會友仍緊握權力時得以實現,表面的堂會「和諧」實際在背後犧牲了大部分無權的年輕信徒。耶穌是一個和平之子,但在祂促成和平的局面以前,祂曾不留情面地嚴厲指責法利賽人的虛偽和邪惡,甚至因而招至殺身之禍,而耶穌在赴死前和升天前仍同樣記掛著祂的使徒,那群既無權又感到害怕的使徒,教導他們在祂離開後要怎樣做。我想若那些獲得掌聲的教牧若真要效法耶穌,他們就要大膽指出這群收成期的會友的罪,同時願意站在一直受打壓的年輕人那邊,與他們齊上齊落。

參與社運的信徒,特別是站在示威前線的信徒實在需要牧者的支持,但教會只對他們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是遠遠不夠滿足他們的心靈需要;他們可能已和家人鬧翻了,教牧有可能是他們唯一仍可傾訴的對象,他們極需要教牧的支持和鼓勵。因此我必須要問,現在香港的教牧能否義無反顧和不畏強權地支持前線的信徒,即使這樣做意味著會威脅到自己的牧職穩定,但也會堅定站在雞蛋的那一方?

20191207_184845_0000

事實上,教牧不只要支持前線的信徒,教牧彼此間也需要互相支持和打氣。在我仍在香港的那段日子,我參加了自己堂會特別為回應社會局勢而辦的祈禱會,剛好有另一間堂會的教牧出席,他在祈禱會中真誠地表明心跡,他正正站在收成期會友和年輕信徒之間進行著自己的牧養工作,這樣的張力讓他感到莫大的壓力,他心底裡是支持年輕人的,卻要想辦法面對那些收成期會友的嘴臉,他在分享到這樣的情況時就哭了。唯有遠離了自己所牧養的群體,這位教牧才能放下戒心展露自己有限制和軟弱的一面,我想有心支持年輕人的教牧需要定期參加由外面的基督徒機構舉辦的社運相關的活動,能夠與一群和自己想法相近的教牧交流團契,可以讓自己暫時歇息一下。

教會,今天的年輕人都不需要你的不反對通知書,我們要的是你的支持和打氣,希望你能夠與我們站在同一陣線,一起堅持到煲底之約得以實現的一天。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