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is Hung

我說的不是真理,真理只在上帝之處。
我只是分享一種看法。

Facebook: 洪麗芳 - Charis Hung

教會,你還要明哲保身到幾時呢?

香港的教會,多到好似7–11般,梗有一間在左近。
照道理,如此龐大的組織,人又那麼多,可以動員的力量、做到的事該很大,偏偏香港的教會常常隱沒在香港各大事之中(除卻反同),似在非在,身影模糊。

讀過歷史都知道,宗教力量不容小覷。
大概習大大也知道,所以才不停打壓宗教。
可是在我短短的28年生命當中,我從來感受不到香港教會是有實際力量的。
她總是那麼無可奈何,總是那麼身不由己。
永遠只能苦口婆心向你解釋教會為什麼無法動彈或是無力的原因。
以致當我要唱出上帝是我的盤石、靠著耶穌得勝或是我們是基督的精兵我都覺得羞愧,都在懷疑自己有沒有資格作出這樣的宣告。

我絕對相信不同的弟兄姊妹早已按自己的能力和領受參與在這場抗爭之中,可是那是弟兄姊妹的事,但教會呢?教會的位置在哪裡?還未想好要站在甚麼樣的位置嗎?抑或早已選擇了冷眼旁觀?
如果明天就是耶穌回來的日子,你的那間教會站得住腳嗎?

我從來沒有想像過香港教會可以起義(原諒我被經歷限制了想像),但我也沒想過要教會在動蕩中開放予人休息是一件如此難行的事。
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難度在哪。
畢竟大教會有循道衛理香港堂做了試範,其後也有各地方堂會選擇開放,從未聽聞過實際操作有何問題。
人手肯定可以好充足,畢竟跨不過暴力關口卻又想出一分力的弟兄姊妹大有人在,在教會服事受傷的靈魂不是很有意義嗎?

「如果開咗,可能會有閒雜人等入嚟,一陣如果黑社會或者警察都入嚟,咁放唔放?」
你知道嗎,首先你說的情況從來沒有發生啊。
其次開放的教會也不只是除了打開門就甚麼都不做,弟兄姊妹總是提醒進去的人要放下身上攻擊性的武器(最近連長遮都要放到門口,不知道反蒙面法過後會不會要除口罩才能進內,這是各教會自行決定的事),教會開放讓人休息、安靜自己,並沒有區間任何人,只要你尋求安息,教會都會歡迎的。
要是警方願意放下武器,黑幫也只是進內安坐,我相信教會絕對歡迎你進內,畢竟這兩種人本來就存在於教會了。
要是真有人鬧事,無數次以武制暴的情況都已經讓我們知道,鬧事者下場可能不會太好。

「開放俾示威者休息,咁咪即係等於包庇罪犯,支持抗爭?」
首先,根據基本法,香港人是享有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其次香港實行的是無罪推定原則,一天法官未判罪,那些人也不是罪犯,何況很多可能是弟兄姊妹來的,請不要被差佬洗腦,以為上街的人就是暴徒,是錯誤。
不過退一萬步來說,教會本來就是罪人聚集的地方,大家不是一直在說自己是罪人嗎?難道那只是唸口簧?
然後支不支持抗爭是教會自己的選擇,但開放教會予人休息甚至避難,怎麼說都只是一種人道支援吧?就像First Aid和記者,只是中立的存在。
當然警員都把他們視為犯罪份子,但日日講大話的警方記者會也不敢厚面皮到說這些人是支持抗爭。

「教會入面有好多唔同聲音,我哋應該尊重每一個人,唔應該影響弟兄姊妹。」
這個原因最令人費解,假如我是站在抗爭者那邊,你選擇了不開放,好明顯就是忽略了我的意見,為什麼開放就有問題,不開放就是沒有問題?因為抗爭者比較善良,比較講道理,比較會體諒嗎?
有位朋友說得好,如果說開放教會影響了眾弟兄姊妹,然則外面世界的事其實一直都沒有影響你,一直都與你無關嗎?
假若如此,正正印證了外界對基督徒的批評,我們是活在四幅牆內自high離地的基督徒。

當然最後最重大的原因也許是猶關最實際的問題 ——錢。

新聞也不下一次報導有弟兄姊妹威脅,要是教會開放,會選擇不再奉獻或是離開教會。
這個我沒甚麼辯解,實在是很有可能會發生的事。
而我只想送一句金句予這樣的教會:「一個人不能侍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侍奉神,又侍奉瑪門。」(馬太福音6:24)
當然,我沒有經營教會,也不是堂主任,我可以說得輕鬆。
但要是你很不輕鬆的話,建議你想一想你的沈重到底有沒有問題。
一間不再屬主的教會,上帝會喜悅嗎。
她,仍有存在的意義嗎?

教會不是一幢建築物(講到口臭),是由弟兄姊妹組成的。
所以你的教會絕對代表你,不要想著置身事外。
那麼問題來了,要是你覺得教會不代表你,請問你做過甚麼去撼動教會?
你試過向牧者進言嗎?你有聯絡過同路人一同推動一些行動嗎?你有具體做過甚麼去改變教會嗎?
如果甚麼都沒有,你有資格說教會不代表你嗎?
你就是形成教會現狀的一份子呀。

如果你連「驅逐共黨,香港自治」、「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都覺得有可能,都那麼堅定要求,卻不相信可以撼動教會,這樣,講得過去嗎?

推動教會開放地方,就由這一步做起吧!

最後再一次感謝向市民伸出援手的所有教會,願「好人一生平安」或「好人有好報」並不只是一種願景,而是一種該推動的理念。
願各人在每一天生活中都賞善罰惡。要是你有餘力的話,在教會休息過後,可以選擇按感動奉獻予該教會(應該每間教會都有奉獻箱的),表達謝意或是支援其燈油火蠟或是流走的藍絲奉獻甚麼都好,這樣的教會不該受到善待嗎?

可見的未來需要教會的時刻仍然猶在,願教會可以悔改。
當然,教會絕對可以站在抗爭者的對面,只是希望教會立場不要再如此曖味不明,讓人無所適從。
教會如此不光明不正大,還怎麼在世上作光作鹽?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