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智

大學生一名,在教育大學讀書,從未受任何正式的神學訓練,但醉心於神學和聖經研究。閒來喜歡思考信仰、公義等的事,也會關心下社會、寫下文章。以前是個十分激進的憤青,整天想着教會何時才倒閉,現在也是個是個十分激進的憤青,但願學習愛身邊的弟兄姊妹多一點,建立教會多一點。每天學習愛主多一點,認識自己多一點。願主繼續更新我們的生命。

教會,你的公義在哪裡?

1989年的6月4日,是香港人不會忘記的一天。筆者當時還未出世,所謂六四事件也是因為學校教授才得知此事。當在課堂中播出中共無情的鎮壓,軍人向學生開槍,學生爭相走避,這些畫面雖然只是從課室的投影機播出,但筆者仍歷歷在目。

也許,很多信徒都會問,六四事件跟作為基督徒的我們有何干呢?我們的教會很着重傳福音、宣教。在教會每星期的講道,團契的週會也總離不開向身邊的人傳福音、在生活上作好見證等等的事。但認識筆者的基督徒,也許會聽過筆者問過:「傳福音真的只是關乎讓人認識耶穌?救恩真的只在於上天堂?基督徒的責任真的只有讓人認識基督信仰?」很多時我們把基督信仰矮化了,至少可以說的是,耶穌時期的福音肯定不止於「信耶穌得永生」。

我們所信的耶穌,在馬太福音的開頭就把他一生的工作描繪了出來,「把百姓從罪惡中拯救出來」。我們很多時會先入為主的將這說話解讀為耶穌犠牲他自己為我們個人所犯的罪作贖罪祭,這當然是耶穌的工作,但這只是耶穌一生的工作其中的一環。如果耶穌只是為我們個人的罪而死,那聖經四福音就用不着那麼長的篇幅來記述耶穌傳道時期的工作了。

我們可翻開聖經,看看耶穌傳道時做過什麼事。大家大概會看到耶穌的工作就是醫治、趕鬼、教導、還有的是與文士和法利賽人舌戰群儒。聖經對耶穌的工作的側重點似乎不是傳上天堂的福音,而是讓弱勢的人得到即時性的幫助。還有的是向當時的宗敎領袖帶來衝擊。類似的文章,筆者也寫過不少,槪括而言,耶穌除了傳永生的福音,即是人死後上天堂之外,還將公義帶到大地當中。

「把百姓從罪惡中拯救出來」,除了是百姓的「個人的罪」之外,我們也不能忘記百姓本身就是活在罪的世界當中。耶穌除了將百姓從他們個人的罪中救出來,也將他們從罪的世界當中救出來。六四事件算得是中國近年最大的國恥,然而,中共到現在也沒有承認過六四事件的責任,一班天安門母親還被嚴密監視。先不談支聯會每年的三十隻字1,既然基督教是一個追求公義,追求真理的宗教,平反六四,要求中共承認屠城責任,讓民運人士得到公平的審訊可謂與作為基督徒的我們息息相關。如果福音再只是停留在個人認信,一次得救,永遠得救的層面的話;如果福音與社會無關的話,即使有更多人信主,也只會有更多基督徒高官把兒子說成太太的家人;也只會有更多政協主教徒把教會看成私人地方。

在我們每天為到那些未得之民來禱告的時候,也讓我們不忘為那些活在水深火熱,被這世界中不公義的制度所壓迫的人民禱告。求上主拯救他們屬靈上的生命之餘,也令他們從這些制度的罪中解放出來。今日無論在國內、還是在香港仍有很多不公義的地方,正如傳道書所言,「在審判的地方有奸惡,維護公義的地方也有奸惡。」在內地,我們見到一些法律上無罪的人被軟禁,有些人不小心駕駛撞傷人後,竟然索性把傷者輾斃,為的只是避免高昂的索償;另一方面,我們也見到內地以莫須有的罪名來處理維權人士,完全沒有法治可言。願上主的公義今天臨到大地,就像在主禱文當中,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1. 「釋放民運人士 平反八九民運 追究屠城責任 結束一黨專政 建設民主中國」幾乎是每年六四晚會的口號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