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重鈞

只是個傳福音的普通人

教會經濟學(2):地位與利益

Screen Shot 2018-09-11 at 1.59.40 AM

某天,朋友在 wall 上問:何時開始教會弄到咁的田地?我在回應裡寫:

基督教長久存在著三種人:(1) 一班真有召命而來的人 (2) 一班為利益而來的人 (3) 然後大部份的是 in between,有少少召命又慣了利益、又慣了合理化自己行為的人
 
最慘是教內教育不能將 (3) convert 做 (1)。
而是教他們更合理化利益行為。成為更多的 (2)。
 
教會面對的問題,是這些人對真道的「騎劫」。

要由香港社會環境講起。

香港社會是個都市化社會。疏離現象,各人都是關門只顧自己的生活;在社會中可以找到的公共社交環境少,而文化和社會習性的原故,就算有社交環境都要面對不低的競爭、不友善和敵意。

但正常的一般市民都是需要歸屬感、需要社交生活的動物,亦需要從社交生活中取得各種生活所需,例如結識異性和朋友。因此緣故,香港的大小堂會,在這個社會環境下,對不少人來說便成為一個相對上容易取得的社交生活空間。

相對上,有某些人社交能力較好,可以不需要堂會作為社交空間的輔助,有些甚至可以平白建立出聚會圈子。但以大部份人來說,都未必有懂得與陌生人建立溝通(君不見街頭佈道總是少數參與)、不懂得處理不友善的社交環境、甚或引導對方步向友善的能力。相對這類人便容易倚賴堂會作為主要社交場所。

本來社交生活無可厚非,但基督教信仰本身,有其目的和使命角色,以這角色以外為目標的信仰或宗教生活,都會對信仰本身造成騎劫。在群體中實現個人目的,亦會直接對信仰群體造成騎劫。

可以說,有些人為了某些個人目的例如認識異性或朋友上教會,是上述的社交生活需要,但後來改變認真追求信仰。這些人無錯認識異性或朋友後,便留在教會內,但往往信仰只淪為個人生活的鍍金(而不是真金),裡面的本質仍是個人目的,而不是以信仰本身的目的與使命角色為主體的真實信仰。一樣是種騎劫。
量度的方法很簡單:兩難之時,取哪一個為優先?人生以甚麼作為主軸?持續都選擇信仰、放棄個人利益的人,便是對信仰忠誠的人。

而對信仰認真的人,不會說沒有人教。對信仰認真的人,會自己花時間尋覓。信仰的失落,從來不能諉過於人。

可以這樣看:這種「社交生活補助」,是種「現代教會式的派奶粉」(以前宣教士來華,以派奶粉作為宣教招徠,在歷史上成為一時佳話)。等於耶穌做醫治工作一樣。不過問題還是在那裡:騎劫。耶穌也說,祂來不是為醫治,而是為傳道。當教會被騎劫成為社交場所,就背離了福音真道。

人的習性是,有了社交,還要有地位。
地位就是盡量以各種方式,去表現自己的身價:比其他人有價值 — 先不說這種意識形態本身是違反基督教的主要教義的,是種直接與基督的言行與教導背道而馳的價值。是世俗的、是敵對神的(雅4:4)。
在教會或團契中可取為顯露身價之物,自然就是事奉岡位、事業、拍拖結婚、家庭兒女、有車有樓。姊妹或者弟兄還可以收下兵壯下聲勢,或明明唔係都屈到係。

裡面的人習慣了未必看得清楚,但外人是看得很清楚的。外人看見信徒大部份時間在做甚麼、關心甚麼,平常講的貼的是甚麼,到底對社會有幾多貢獻,一看就知。裡面的人如何自圓其說,如何自信有多敬虔,也無用。
香港基督教落得耶L之名,並不是外人故意敵視基督教,或不認罪、亦不是空穴來風。而是數十年來,香港基督教對社會,實在鮮有建樹;而只見每週各大教會關上門,裡面詩歌飄揚,各人感覺良好,對社會實際貢獻欠奉,只知家庭兒女工作生活,然後又到下週重覆一次。而又往往對性議題很感興趣。
而信徒,每週就在社交、地位、個人需要之間重覆打轉。
實際上就是與信仰背道而馳。流失信仰使命。

筆者關心教會處境,亦關心信徒或弟兄姊妹的個人社交或各種生活需要。不過筆者亦擔心,他日弟兄姊妹信徒到審判台前面見主,一心想著終於可以進天國享永生,殊不知自己浪擲一生,一生人偏離信仰,只是個騎劫信仰為個人目的生活的信徒,在審判台前落得一無所有的下場。
真心地說:社交有很多選擇,請還給教會成為教會,請讓信仰群體有番信仰群體應有的使命。

以上這些,是房間裡的大象。房間大象者,是人人都見到,但又難講出來的事。
筆者有時痛心的,是不單平信徒如此。而是傳道人或按了牧的牧師亦如此:以利益和地位,為事奉的目的和動機。
有時筆者會說:追求事業的成功,對人的天性(尤其男性)是無可厚非的,可能是有某種遺傳原理。好比玩遊戲機自然就希望取高分一樣。
不過若有牧者因此而去全職事奉,筆者會苦勸一句:不如在世俗職場大展拳腳好了,倒反而更有益。否則這種心態去做事奉,一來是騎劫聖工,二來是安放偶像,三來就算真有成績,非信徒也未必羨慕,只落得事業和事奉都兩頭不到岸。世俗職場反倒有外人羨慕,動機正當名正言順,而且對社會也一樣有實際建樹。按聖經說:正當工作的人,一樣是種全職事奉。

筆者在前文《教會經濟學:光環經濟學》中提過的光環,便是這個《利益與地位》的取得手段之一:個人生活為本,利益與地位為目的,而光環成為其中一個取得地位、安全感、感覺良好的手段。
而教會的各種活動、聖經教導,在這框架下,統統都成為了次等的手段,目的不再是本來的信仰。

就是:

本來的因為福音(目的)而做信仰教育(方法)而有教會聚會(途徑)
因為福音(目的)而做信仰教育(方法)而講聖經知識(途徑)
騎劫變成社交生活(目的)而有教會聚會(途徑)
社群地位(目的)取光環(方法)而學聖經知識(途徑)

每年教會總要在歲終感恩。感謝神一年來的祝福和保守。
筆者初信時也一樣為他們感恩,相信神的祝福與保守,因這是堂會主調。信得久,對普世的社會和教會的工作認識得多,就會覺察很多外地信徒,或歷史上的諸聖,沒有我們得到的舒服環境,那麼,神祝福他們嗎?
筆者漸漸察覺,有很多時信徒所謂的神祝福與保守,是因為信徒躲在教會四幅牆內,只顧個人生活、任由弱勢受苦、逃避信仰使命,而得來的。有時甚至那些公開見證講所謂的祝福,比較是來自聚會社群的性質,根本不需神的介入;是自行攫取而不是禱告回應。而有很多時候,願意為信仰受苦、去到需要當中、甚至因此而忍耐在缺乏之中,才真正符合信仰價值。例如這幾個月中國內地經常傳來拆教堂、信徒哀號的呼聲,筆者一樣經常見到信徒在面書感謝神供應生活美滿幸福,做牧師的日日貼美食電影旅行照,教會內外對國內逼迫隻字不提。
這種不理世事、只顧個人生活而得的幸福,是否耶穌基督教導的信仰呢?

福音,又如何看牆內的幸福信仰,與牆外的需要呢?耶穌的眼睛會如何看?

教會經濟學 系列
  1. 教會經濟學(1):光環經濟學與聖光連環拳
  2. 教會經濟學(2):地位與利益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