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重鈞

只是個傳福音的普通人

教會經濟學(1):光環經濟學與聖光連環拳

america-christian-nation

前言

現下的教會狀況,面對各種內憂、成長停滯,政治氣候和科技帶來的影響使前景亦不明朗。我們跟隨主的人是要替它找到出路。
而教會這玩意兒,有它的經濟學和社群原理。要找到出路,先要明白它的社群經濟原理。
主若許可,我盼望連續寫幾篇文章,講講觀察所見的教會社群經濟原理。

命題

第一篇,講下光環。

叫做光環經濟學,殊不誇張。「光環」的定義,是簡而言以道德高地、榮耀、或德性上的優越感來作為一種資源或資產。既然是一種「資源」,就有相關的經濟學和經濟系統。
光環經濟學,就是有關這資源的短缺性(Scarcity)、競奪(Competition & Discrimination)、供求、生產、消費、儲存、換算、折舊等。
這個課題可以很龐大。篇幅所限也只能講幾個重點。

而且也不單是作玩的討論。而是在福音價值的角度下,和基督信仰的大環境下,對這玩意兒,以信仰來說應該存怎樣的態度。坦而言就是批判。

根源

在教會生活得夠久,對光環是不會不熟悉的。
而原本這不是那麼壞的一件事。
由初信開始:有人說中國人喜歡用「羞恥感」這負面感受作為鞭策的推動力(Motivator)教育自己的孩童,在華人教會內對初信者的教育,也往往用同樣原理。
從要穩定番教會、要謙虛溫柔、要守規條聖潔、要十一奉獻之類,很多時都是以羞恥感作為推動力。例如不做的人,相對地就叫做離教者、驕傲自大、行為差、不順服上主之類。

變質構成問題

本來這最多只是用負面的羞恥感作為教育方法的討論,本來不是個大問題。
但這並不單純是如此。這教會的傳統教育方法,只是這經濟學的基礎,是給了它基本能量的來源。
而關鍵問題在:光環經濟,是與「社群地位」和「實際利益」直接掛勾。若用在教育方面,只是個推動學習的方式,本來問題不大。但當在教會社群中,從推動學習轉變成了爭奪社群地位和利益的手段,就是故意製造道德優越感、甚至不惜虛偽、假情假意,這變質就使到「虛偽」在教會中作王。

這種變質,是

華人傳統,本來的光環
(手段)
加上聖經
(工具)
協助教育
(途徑)
學習信仰
(目的)
邁向福音價值觀
變成了光環
(手段)
加上聖經
(工具)
協助利益
(途徑)
私利
(目的)
違背福音價值觀

是在於隱性而且往往是下意識的動機。

教會或信仰群體本身是「福音」這主體藉以承傳、傳播,並且驅使以致「福音」的完成和「天國」的臨格,從創造的秩序、造物的賜予、繁衍,到終末的回歸秩序與安息。
但教會所寄居的「堂會」,容易被騎劫成為圖一己私利的場所。「私利」可以是無形的,例如面子與社會地位;或有形的,例如經濟、人脈、或其他資源實際上的利益。
而「光環」的玩弄,是給了在信仰群體這本來是聖潔的群體中,圖一己私利的溫床。進而對教會和神的子民造成「騎劫」。而偏離本來的「福音」 — 作為群體的使命與上主的旨意的目標。

這並不單發生在信徒身上,也發生在堂會整體身上。有時事工和堂會也會下意識地以製造道德高地為事工優先目標,而代替了務實和實事求事為優先目標。例如故意高調地去深水埗或露宿者區做事工,又用社交媒體炒作、貼相貼影片,而不優先做較有實際需要的事工。

有關聖光連環拳

「聖光連環拳」是筆者與朋友幾年前的戲稱。是觀察中有感信徒很喜歡製造道德優越感來為面子貼金,藉此來顯出自己優越,在關係上踩下對方,或從而從道理上營造出自己合理的樣子,而且往往在話題中接二連三地發出連續技。
就是種故意製造出道德高地的位置來衍責對方的手段。

例如要辭退牧師,就不能單說合作不來,而要講到 (1) 牧師有性方面的失德 (2) 有運用教會錢財方面的失德 (3) 有人格上的失德 (4) 有牧養上的失德 (5) 有信仰上的失德 (6) 有誠信上的失德….等。
這便是個「聖光連環拳」的例子。如有雷同份屬常見情況。

回顧聖經歷史

聖經的啟示歷史上,「光環」這事殊不陌生。而上主對此的處理是很特別的。

下面寫寫福音故事。不過請留意,現代宗教教育將這些辭滙都冠上無數光環。但這些辭滙在歷史時空中的當代,本來不是有道德高地的內容。
這種將光環扣上去的宗教方式,實際上褫奪了那些辭滙本來盛載的道。是種偷換概念。使到道本身的光華被那些宗教的光華掩蓋了。

若讀者細心,試試將這故事讀出本來的面目:

基督的道成肉身,成為一個手無寸鐵的嬰兒,臥在馬糟裡,向牧羊人和牛羊見證,這個記號本身就是一個撇除一切優越與榮耀的起始點。
未婚先懷孕,無佳形美容,被希律追殺,逃難到埃及,這些一連串基督耶穌的背景,都反覆重覆著一個特徵:無權勢、更談不上光環的耶穌。
— 而這個竟是聖經與福音啟示的高峰:道成肉身。

然後,基督耶穌在基層的家庭長大;被約翰所洗:約翰是個在遠離聖殿的荒野約旦河事奉,本是祭司後裔卻放棄俸䘵,吃蝗蟲野蜜的「離教者」– 離教者就是「離開建制的信徒」。基督耶穌的腳縱,在猶大地,風塵僕僕、走遍各城各鄉,在漁民、罪人、妓女、稅吏、賣國賊當中傳道,在弱勢社群、瞎子、癱子、寡婦、撒瑪利亞人當中服侍。這個名單,在當代,幾乎在最無光環的清單也幾無遺漏了

相反,另一邊廂。猶大人對大聖殿一直有種執著,就是大聖殿是榮耀的永生上帝的所在,聖殿就是一切對上主的尊崇的至尊的核心。有著晝夜不息的敬拜、祭牲獻祭、禱告群體、還有千年傳承的律法與先知的教育系統。
一個遠離耶城的北方人、拿撒勒人,與聖殿,哪一個較大,根本是不需要問的問題 — 在今天就好比一個湖北省鄉下來滿腳牛屎的鄉下人,來到中環金融中心,或者香港大學的學府,與那些學者比較一樣。但這個北方人竟然一直與聖殿系統對著幹,說甚麼要拆毀這殿,而且經常令到祭司和眾拉比很無面子。
聖殿就是榮耀與尊榮的表表者,有著自亞伯拉罕、摩西、大衛的千年傳承。而耶穌,卻是與罪人稅吏為伍的一個「完全是聖殿系統以外的在野派」。

然後,祭司們動手了。他們捉了耶穌。在祭司長和彼拉多面前,審判的罪狀都是利用宗教、世俗的權勢和道德高地:拆毀聖殿、推翻凱撒、褻瀆上帝。
然後,他們用最恥辱、被宗教和律法所咒詛的方式,殺了耶穌:全身赤裸地被釘在十字架上。

當我回到自己信仰的起點:道成肉身,直到那個無榮的十字架。我所仰望、所崇敬的,不是一個貴族出身、紈絝子弟、留學一等學府、位高權重、權傾一方的耶穌。而是完全極致的相反:手無寸鐵的嬰兒、卑微出身、風塵僕僕、跪下洗腳、最後釘在十架的耶穌。而那個「光環」,反而正是撒旦對耶穌的試探。

光環的最壞處,不單是它被利用為「違背福音、違背上主旨意」的工具,而也是它的蠶食力。「光環」的相反不是「荆冕」,因為連「荆冕」「洗腳」和「十字架」,甚至「福音」和「耶穌」,都因為光環而失去了它本來裝載的生命之道。是在下意識的層次被偷換概念和迅速的從載體上騎劫了道。

但明顯地,耶穌降生的福音歷史,是 (1) 故意撇除了一切優越,(2) 傳道的內容卻無可避免地與最有榮耀的聖殿與祭司對著幹,(3) 然後被奉以道德與宗教權柄之名 (4) 以最恥辱和被歷史當代的聖經教育詛咒的方式,釘死。
光環本身,就是一個「偽上帝」。聖經的字眼,就是「這也不足為怪,因為連撒但也裝作光明的天使。所以他的差役,若裝作仁義的差役,也不算希奇。他們的結局必然照著他們的行為。」林後11:14-15

解決

1. 慎思明辨
對這問題的解決方法,答案的終歸是在「慎思明辨」的態度。如上文,光環的劇毒性是在於它是下意識和先行於意識的。在學道的過程中,在下意識間將信仰不知不覺做了偷換概念,然後讓學道者「死在起跑線上」。

2. 務實、以事論事、實事求事、客觀、專注理據
光環往往是個虛幌,即實質內容不多,務虛、捨實,比較像是個假動作的手段。在務實客觀的對話的陽光下,這些都能無所遁形。

3. 減少牧養對道德高地的依賴
教會的氣氛和風格是由講台和牧養領袖培育的。若牧養依賴道德高地、依賴羞恥感,信徒的意識形態也容易倚重道德高地,那麼在宗斆生活中也隨時會下意識地利用道德高地圖謀私利和社會地位,或用道德高地來開展事工。想教育信徒減少使用道德高地,最好由牧養開始以身作則。

4. 釐清福音的生命與使命
尋道的路,是福音的路。明白福音的內涵,與相關的生命之道的樣式,是從校正目標、重尋根源的治本原則上,有效的解決問題。

教會經濟學 系列
  1. 教會經濟學(1):光環經濟學與聖光連環拳
  2. 教會經濟學(2):地位與利益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