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家俊

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

深信文字能救人,也能殺人。

教會的缺席時代─從潔淨聖殿、畢士大池治病和醫治瞎眼談起

圖片素材來源:工黨facebook

圖片素材來源:工黨facebook

近日正值逃犯條例的修訂,看到大部分信徒或師生以自訂聯署方式去回應政府的修訂,筆者感到一陣暖意湧上心頭,更見建制陣形詞盡和被大部分市民放棄。可是在這個關鍵之時,教會們在那裡?繼續不方便回應?當筆者見到信徒自發聯署時(也有少部分教會發聲),顯出教會建制內的內憂外患,筆者認為大部分教會在人民最需要之時仍選擇缺席,引用潘霍華的名言;當社會重建之時就與教會無關。

潔淨聖殿

約翰福音2章記述耶穌潔淨聖殿,傳統詮釋是有關耶穌的身分和與約翰福音第一章的連結,但從潔淨聖殿之事,可見當時聖殿充滿著不公義和不潔之事,耶穌用「買賣的地方」來對比神的殿,可見情況之差,而當時的宗教領袖也是缺席,不論是無力處理,還是推手之一,都反映著體制內的不公不義。今天教會內充滿著權鬥,私慾、貪贓,從新聞上已可知,筆者不打算以此推翻教會,只是想指出耶穌最需要潔淨的聖殿可能是今天香港的教會,是今天教會內的建制和宗教領袖,讓我們都悔改吧。

畢士大池治病

再看約翰福音5章記述畢士大池治病,耶穌最終因安息日治病而被批評和拒絶,從另一角度,五3「廊子裏躺着許多病人:有瞎眼的、瘸腿的、癱瘓的。」聖殿外充斥著有需要的群眾,他們有各樣的需要,可是這個人等了38年,才終於因遇到基督得醫治,那麼聖殿內的宗教領袖在那裡?38年來也沒有看見人民的需要嗎?耶穌的醫治正好突顯宗教領袖的缺席,他們只顧聖殿,不理民間疾苦,枉為上帝的僕人。今天社會上的需要很大,香港正值多事之秋,不公義之事接二連三,民間的需求很大,可是教會在那裡?若只顧堂會內的發展、人數、收入,看不到外面有「躺着許多病人」,或許真正病的人不是市民,而是教會,耶穌要醫治的不是堂會外的人,而是教會本身;「你要痊愈嗎?」真的很諷刺。

醫治瞎眼

最後約翰福音9章記述耶穌治好生來瞎眼的人,就動了法利賽人的殺機。九2門徒問他說:「拉比,是誰犯了罪,以致他生來就瞎眼呢?是這人,還是他父母呢?」門徒問了一個很有趣的道德和神學問題,耶穌就用言語和行動回應,同時把問題提昇到另一個層次。最後法利賽人對耶穌的行動很不滿意,因為他們要保存自己的權威。今天教會面對的其一大問題,就是同性戀和同志運動,這都令教會很頭痛,每語每句都觸動著教會的神經,近日台灣更通過了案,同性婚姻也因此而合法,權利和身分都得以肯定。但同性戀「是誰犯了罪,以致他生來就瞎眼呢?是這人,還是他父母呢?」教會對同志運動一系列的批判仍然不絶,可是看來社會對教會的立場和方法較不受樂,筆者不打算就同志運動作簡單的批判,只是市民於教會在其他立場上不聞不問,但在同志運動的立場就說三道四,這種手法就像9章的法利賽人一樣,予人感覺只顧自己的利益,或許教會都是有口難言,但若是理直氣壯,理應在公共空間坦誠互信,真誠表達當中利弊,才能拾回公眾對教會的觀感。

結論

從潔淨聖殿、畢士大池治病和醫治瞎眼的記述,筆者會提問耶穌在那裡?教會在那裡?在教會的缺席時代,作為信徒我們更不能輕易放棄,6月9日對大部分香港人都是重要的日子,不論你在那裡,只要不缺席,筆者仍期望教會能鼓勵信徒用行動回應自己的信仰。那怕教會缺席,信徒們就站起來,帶領教會,面向世界吧!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