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不雅神學愛好者、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傳道夫妻之子、教會培育部成員、大學敬拜隊核心隊員
「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回來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要走的路程太遠了。」列王紀上19:7

教會最需要的是認錯和溝通

-100%+

傳道牧者在講壇上宣講的信息,最常宣講的除了是信耶穌就能安居樂業的成功神學外,另外就是勸人認罪的道,因為認罪悔改是基督教的核心教導之一。可是我們要明白,叫人認罪的,或者在表面上認罪的行為是很容易的事情,而就是因為認罪悔改太常在教會中被提及,某程度已變成一種程序或儀式多於發自內心的表現,可能實際上,教會台上台下的人都未必將認罪當作嚴肅的事情,覺得這只是一個「循例」的禮儀。

認錯

故此教會需要真誠的認錯。我們能夠發自內心的承認自己錯誤,是因為來自聖靈的感動。沒有聖靈,我們根本不可能願意在耶穌基督裡面,向上主承認我們做錯了或我們軟弱了,所以保羅在帖撒羅尼迦前書提到「不要熄滅聖靈的感動」,其中就是要表明聖靈在教會中的重要性。我們認錯除了靠聖靈外,在認錯前更必須先懂得謙卑,但謙卑並非自卑,不是將成敗的責任推卸予上主,所以有些「耶穌會幫我包底」的禱告其實是不恰當的,真正的謙卑是指在成功時候,不看輕其他兄姊;在失敗的時候,勇於承認自己錯誤。

我自己曾經歷聖靈的感動而願意痛哭認罪,是因為我一直對某位牧者所負責的門徒訓練模式有不滿,認為他的模式與教會的發展方向不同,所以經常對他有意無意的惡言相向,有心留難他,不願意配合他的要求,但當我參加了一個營會後,聖靈在營會中讓我見到自己的無禮與自大,令我打算在門訓最後一課時向牧者道歉,結果我公開在那堂課上向他道歉並流淚痛哭,因為見到自己的惡行而感到痛心,又因終於道歉了得著釋放而感到舒暢,這樣在兄姊面前願意認錯的表現的確很難,而我相信沒有聖靈的感動,我也不能成就此見證。

而教會對外的認錯更是重要,香港教會給外人的感覺就是堅持自己永遠是對的而輕看其他人,我們就像是關起門來只研究一本只有66卷的書籍,然後就與世隔絕一樣,但現實是答案並非全部在聖經中找到,很多民間經典及理論都有其研究價值,但教會的取態就像是手持唯一真理而將其他人定罪一樣。本地神學工作者馮偉文先生曾在他的著作《市井.罪人.被罪者》中表示,只有一間不怕外人知道自己限制的教會,才能吸引人跟隨耶穌,因為完整無暇的教會並不吸引人,反而願意接受自己不完全,願意放下面具來坦誠相待的教會,才是真正效發耶穌的榜樣;願意認錯的教會,是不怕暴露其弱點,不怕別人知道教會有需要,而同時教會亦能夠在不足中繼續勇敢地去愛和工作。

早前教宗願意向同性戀群體道歉,承認教會一直以來對他們的壓迫,就是最好的例子,教宗沒有說要認同同性性行為和同性婚姻,但願意承認教會一直是處於欺壓者的角色來逼迫同志群體,而另一近期例子是美國一超級教會的牧者Pete Wilson辭職離任牧師,公開表示自己已經累透了,不能再擔任牧會工作,Wilson牧師在此並非承認錯誤如此簡單,他承認的是自己有限制和弱點,牧會到了某個程度,他發現自己不能再硬撐了就選擇退下來,這種能夠接受並承認自己有問題的氣度實在是不容易,卻值得教會學習。

溝通

而如果說認錯對教會很重要,那麼溝通更是核心的基督教元素,因為認錯和自省很多時候都是來自於有意義的溝通,不論是和自己內心的對話,和不同人士的對話,還是和上主的對話都是十分重要的。參看聖經,就會見到上主一直在尋找與人溝通的媒介:在舊約中有十誡,律法,會幕,聖殿,先知,而以色列民亦可透過祭司,獻祭回應上主;新約中耶穌就成為了神與人恢復溝通的最重要媒介,而現在聖靈亦會向我們說話,所以當我們在靈修、默想、避靜時,就能夠與主相遇,我們亦可靠主耶穌來祈求上主。

若只有單方面的話語,就變得只有「溝」而沒有「通」,而在現今香港教會界中,很多人會批評教會老一輩不願聽年輕人的意見,但其實未必只是長執不願聽,年輕人也可能成為不願聽的角色,更有可能成為不願表達的一方,就是因為雙方都覺得自己是全對的而對方又不會聆聽和改善,所以溝通其實也涉及謙卑認錯的步驟,承認自己也有不足和限制,知道自己並非全知的,從而虛心聆聽。

坦誠溝通更是重中之重,虛心聆聽但換來的是敷衍回應就沒有意義了,很多時候弟兄姊妹要不就是否太過顧及對方的感受而十分婉轉地表達,要不就是自己心裡籌算著其他事情而不願直接表達,結果導致更多的誤會出現,讓教內關係更難維繫,若果一開始兄姊間就願意坦誠溝通,將自己內心想法表達出來的話,教會政治就會變得更易處理,溝通每每不用有顧忌,不用在意這人的地位而不能說甚麼意見。

其實教會更需要的是對外的溝通。如上所述,教會給外人感覺就像是拿著雞毛當令箭的古板老人,這已經不是離地與否的問題,而是教會這樣目中無人的態度已經被社會所邊緣化,導致教會未能有效地吸引人,即使回來教會的,也是一些本來就已有心追求信仰,或為人是比較乖巧聽話易操控的人,因為教會所做過的反智的事實在太多了,甚至當我在信仰百川寫有關Pokémon Go的文章時,我的非信徒弟弟問我:「其實基督徒係咪冇腦?點解有啲嘢社會上有共識知道對錯,甚至是顯而易見的事情,你哋都會寫咁大段文章講《基督徒應否乜乜乜》?」所以我們很多時候以為自己是在屬靈層面上為事物提供更深一層的解釋時,但在外人眼中可能只是多此一舉,而我們的解釋很多時候更只是停留在2000年前的道理,而欠缺對現今處境的理解。

要改善情況,教會與社會的對話是不能缺少的,不論在同志議題、政治議題、港獨議題、環保議題、貧窮議題等的課題,教會都需要在很大程度上參考社會對這些議題的取態,擴闊對話的空間而非首先就站在高地上批判社會。

另一個教會需要與之溝通的群體,是一群離教者,他們曾經是教內人,曾經在教會熱心事奉及參與聚會,但如今他們都變成了教外人。大部分教會對離教者的取態是十分錯謬的,教會選擇禁止會友與離教者接觸,藉此以為可以保護會友們,這樣做無疑視離教者為洪水猛獸,但他們離開教會卻是有原因的,不會在熱心事奉的期間突然無緣無故地離開,所以若教會願意與離教者溝通,其實有機會達成雙贏的局面:離教者能夠在溝通中了解到教會自身的限制,知道教會原來都願意承認自己不足,從此改善對教會的觀感,有望在冷靜過後願意重新建立教會生活;教會得知離教者對自己的看法後,能夠從中改善自己的不足,見到自己一直以為是對的原來是錯的地方,能藉此在這些地方做得更好,令教會不會再有離教者出現。這樣的溝通需要十分大的氣度,因為離教者曾在教會受傷害,對教會的批評可以是非常直接且鋒利的,但當教會願意聆聽且改善時,雙方都能夠得益處。

因此溝通不論是在神與人之間,還是在人與人之間都是何等重要的事情,特別是在教會中,若果我們還記得教會是基督的身體,弟兄姊妹是互為肢體的話,就應該重視謙卑認錯和雙向溝通,不要只重視事工,而忽視溝通,拒絕認錯,否則教會與神、與人的關係都會變得非常差。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trsoc

對於教會最需要的是認錯和溝通有1個回應

  1. […] 放在現今社會處境,團契導師認為「好撒瑪利亞人」就是離教者,而我之前的文章亦提過,信徒的見證或許能吸引人信耶穌,但離教者的見證才能夠讓教會知道自己哪方面做得不好而要改善,離教者才是真正幫助教會的人。除了離教者外,我認為更貼切的代表就是同性戀者,他們承受著教會和社會的巨大壓力與歧視,仍然堅持勇敢的愛下去,這樣無懼的愛其實已經值得教會學習,而同性戀基督徒更能幫助我們成長,當整個信仰群體在否定他們的時候,他們仍然堅持自己的信仰,仍然深信耶穌愛所有人心,這種信仰的堅持不是很多人能做到。 […]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路加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