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s Wu

80後,
小傳道一名

教會如何踏上攬炒之路?

李文亮醫生因武漢肺炎過身了。

過去,好些湖北官員因為感染這新型肺炎過身,我們高興得召喚起小鳳姐慶賀。惟有李文亮的離開,我們紛紛在臉書上表達失落的感受,並在相關信息的留言格上寫上RIP致喪。

我們知道,若沒有李文亮這類敢言的醫生,今天武漢肺炎的疫情擴散會變得更嚴重。

我們都盼望好人能夠一生平安。然而李文亮醫生的故事卻告訴我們,在一個獨裁、反智、不接受專業意見的政府管治下,遭受報應的不單止於一班專橫管治者,更會牽連到它治下的人民百姓,也包括那些願意在專制下敢於發出異見聲音的一群。

簡單來說,專制管治在短線來說可能為群體帶來相當效益,不過當它成為一種長久的文化和制度,最終只會換來「攬炒」的結局。

專制管治,在本港教會族群裡也算是一種文化。畢竟在信仰角度而論,牧者往往被塑造成上帝的代言人,若他們當選為教會的堂主任,則集行政與屬靈的權柄於一體,地位有如昔日天照大神上身的明治天皇,身旁散發著一種教人恭順的空氣。

有著明治天皇的身份,為堂主任在教會的管理上帶來相當的果效。若他能夠對弟兄姊妹有著充份了解和認識,則在行政上可以滿足他們的迫切需要,牧養自然也能夠落地而適切。

不過堂主任牧者始終不是神明再世,再有能力也難以接觸聚會中的每一位教友。結果,他只能可以把自己能夠接觸的幾位信徒情況加以放大,以為牧養眼前幾位教友就是滿足整個教會需要,殊不知顧此失彼下只能夠為教會建立某一小撮的受益群體,先讓一部份人富起來的政策始終不能惠及那些在話語權上被邊緣的小眾。

這些小眾,往往就是教會的年輕世代。他們年齡上不足以取得執事提名,也未能夠在每年一度的教友大會發聲,至於他們所謂的十一奉獻更在教會賬目上顯得微不足道。他們的說話,只有透過願意接觸他們的青少年牧者和導師向上層表達;不過當這些牧者導師未能成為小撮受益群體的一員,則這些中間人只能夠淪為李文亮的角色而被建制施壓禁聲。

弟兄姊妹,不知道你所參與的教會會否經常出現一個現象:青少年牧者經常換人、曾經願意委身青少年事工的導師最終出走教會?對此你可能曾經感到嘆息,以為他們承受不了事奉的各種壓力。殊不知,他們承受不了的可能更是背後一種專制獨裁的小圈子管治,教會完全漠視青少年的聲音卻只懂重視受益小群,也就等於自我閹割而沒有未來可言;他們為免像李文亮醫生一樣見證整個群體的「攬炒」,只有仿效余杰一樣的異見人士帶著滿身傷痕逃離專橫不公的文化。

作為一名小傳道,每次看到那些一度滿腔熱誠的同工導師帶著淚水和感情離開曾經牧養的群體,不知該為他們感恩抑或婉惜,也擔憂自己會否終有一天踏上他們的歩伐。或許專制的出現,在於群體容許中獨裁者的產生而對他盲目順從;若信徒不希望教會踏上「攬炒」的道路,則必須對在上者時刻保持理性和警醒。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