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天與地?!


編輯同工 2018年1月31日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長文慎入!

昨天上下午分別經歷兩件姐姐仔與基督宗教相遇的事情,同一宗教信仰但截然不同的經驗。

上午,我和一群姐姐與神學院聖經科老師進行研經小組,一起聆聽歌瑪與何西亞的故事,並讓姐妹們從性工作者第一身身份的經驗,去討論不同的詮釋,對故事的意義;從來我們在教會中研經都不會站在性工作者(妓女)角度去看,因為已認定她們不是好人,也沒什麼好說了。何西亞與歌瑪的故事就是如此。然而,今次我們特別與一班姐妹一起研讀,她們(作為女性在男性主導的社會,同時是社會不受歡迎的社群)的經歷卻向經文提出不少具啟發性的問題。例如:作為母親,看到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被給予一個不受歡迎的負面名字;為了愛(不知是出於自私或是復仇的痴愛)男人可以如此殘暴;如若有可能的話,作為女人也好,妓女也好都一定會想辦法逃脫。不走,只因要為孩子著想,怕孩子成為被父親復仇及虐待的對象,情願忍辱負重,直至孩子長大。

這些是我們作為信徒在教會從沒想過的角度,卻實實在在一直發生在從古至今不少婦女和兒童身上。

經文中的歌瑪從來無出過聲,她或許真有其人,也或許只是隱喻中被借用的身份工具,但就被用作強化了對所謂“妓女”=“不正經女人”=可任意殘害直至她回轉。我們有為歌瑪發聲嗎?社會還需要更多歌瑪嗎?

我慶幸自己有幾年時間與這群性工作婦女同行,她們的故事及經歷豐富了我的生命,也幫我看得更闊。

下午,收到神學路思主辦單位的訊息,事緣去年11月收到一位崇基師兄透過messenger傳來訊息,邀請我主領二月份舉行的神學路思培靈研經大會其中一節工作坊。了解過神學路思過去兩年的培靈研經大會,與老牌的培靈研經大會有所不同,欣賞他們主張以大公及多元的神學角度,重新對整全的福音作深度及在地的詮釋。而且他們願意邀請姐姐仔會作講員,估計也相對開放及接納不同聲音。我問了想我分享什麼,對方簡單說:介紹姐姐仔會及姐姐仔。我回答:那麼我就邀請姐姐來與我一起分享,對方也贊同,於是定好日期時間。

前兩天開始在網絡上見到這次培靈研經大會的宣傳海報,我們的工作坊被題為:姐姐仔的牧養。

昨天下午,正當我剛剛和姐姐們商討完分享安排時,突然收到那位聯絡的師兄傳來訊息,說借場地的觀塘潮語浸信會有教友見到宣傳海報,知悉姐姐仔會主領其中一場工作坊,主動向主辦單位查詢內容及性質,希望有多點資料供參考。主辦單位同工表示只邀請牧養性工作者的同工來分享如何牧養邊緣群體的經驗,堂會對這方向沒有問題也表示支持。可是在主辦單位的內部會議內,同工都認為今次暫不要請性工作者來直接分享。然而,作為與性工作者同行的我來說,既然大會定下主題為姐姐仔的牧養,卻不讓牧養的對象發聲,這是什麼的牧養??

關心長者卻不讓長者出聲,牧養青少年卻不讓青少年自主,究竟香港教會在幹什麼?神學路思又在思什麼?

其實教會對性工作者的歧視及顧忌又豈止今天開始?或許我對他們有太高的期望,大公及多元不過如此。

勵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