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皚

在教會待了超過二十年,平日胡思亂想,喜愛在文字中整理和尋找信仰的平凡信徒。三一上帝啟示的豐富,以及祂揀選的恩典,都是「無法可講述」的,平凡如我只能「願唱歌稱讚」。 關於我有血有肉的信仰,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請容我娓娓道來。

作者 Facebook 專頁:http://www.facebook.com/tmhwtw

教會可以在武漢肺炎肆虐下停止聚會嗎?

原刊於作者 Medium,2020年2月18日

武漢肺炎肆虐下,不少教會都暫停實體崇拜。某些有此資源的教會改為在網上崇拜。這個本來合情理的做法,卻惹來部分教會和信徒的批評,指這些暫停實體崇拜的教會(不論是否以網上崇拜取代)是違反了「不可停止聚會」的教訓。而停止聚會,也就是停止敬拜上帝。

葉漢浩博士早前就這個問題作出釋經上的分析,我就不擬重複了。我更有興趣的是,敬拜是否必須透過實體崇拜進行呢?這個想法,源於一個怎樣的敬拜想像呢?到底怎樣才是真正的敬拜?

「時候將到,你們敬拜父,不會在這山上,也不會在耶路撒冷」

《約翰福音》四章有一個不少信徒都耳熟能詳的故事:耶穌和撒馬利亞井旁的婦人的故事。在他們的對話的中段,撒馬利亞的婦人問耶穌,究竟真正敬拜的地方是在哪裏?是在撒馬利亞的基利心山上呢?還是在耶路撒冷(的聖殿)?

耶穌的答案頗堪細味。他沒有囿於婦人的二選一選項,相反,他說:「時候將到,你們敬拜父,不會在這山上,也不會在耶路撒冷⋯⋯真誠敬拜的人要以靈以真理敬拜父,因為父正尋找這樣敬拜他的人。 神是靈,敬拜的人必須以靈以真理來敬拜。」(21–24節)1

無論我們怎樣理解這段經文中「以靈以真理(來)敬拜」,耶穌指出一個很重要的原則:地點並不決定一場敬拜是否真正的敬拜:敬拜可以在基利心山/耶路撒冷聖殿,也可以不在基利心山/耶路撒冷聖殿。到底一場敬拜是否真正的敬拜,只在乎我們是否「以靈以真理來敬拜」。同樣的道理也適用於是否必須有實體崇拜的爭議:若我們能夠「以靈以真理來敬拜」,何必執著我們是否回到教會的四幅牆中間呢?

man-343674_1920

「你們敬拜的,你們不認識;我們敬拜的,我們卻認識」

堅持在疫症期間回到教會崇拜的人,「不可停止聚會」代表敬拜必須以實體「聚會」這種形式進行。這種對敬拜形式的執著,或許是源於一種律法主義式的敬拜想像:對他們來說,敬拜是我們對有於天子般的上帝的「朝見」,有一定的格式和規矩:所以他們會執著於衣著是否端莊,也會執著於我們是否在固定地點「聚會」來敬拜上帝:既然敬拜是如同「朝見天子」般的戒慎恐懼,那麼當然不能「草率地」以網上崇拜搪塞了事。

所以,即使在疫情肆虐下,即使他們知道人群聚集會增加疫症傳播的風險,他們仍然堅持回到教會崇拜。他們或許不是那麼渴望在教會內敬拜上帝,他們只是因為「律法」規定他們「不可停止聚會」,所以他們「不敢停止聚會」。

在他們的世界觀中,我們和上帝的關係是一種必須要穿戴整齊到上帝的殿中去「朝見」的疏離:我們和上帝必須保持一個安全距離,互相尊重,但在謙恭揖讓彬彬有禮的同時,我們和上帝的關係就變得只剩下華麗的衣裝和同樣華麗的「聖殿」:這真的是聖經中描述的神人關係嗎?道成肉身「住在我們中間」的上帝,真的那麼介意我們是否將我們自己包裹在重重華麗的衣裝中,然後到華麗的「聖殿」去「朝見」祂嗎?

敬拜的起始點從來不是我們,而是上帝:問題不是我們有否「去『聖殿』朝見」上帝,而是上帝首先在耶穌基督裏「充滿恩典和真理」的「來到我們中間」。換言之,真正的敬拜不在乎地點的原因,是因為在我們還未曾和還未能敬拜上帝時,上帝已經親自來尋找和救贖我們。敬拜始於我們一無所有地俯伏在這位親自來到我們面前的上帝,而非恐懼地去「聖殿」中「朝見」祂,惟恐我們一旦沒有遵守「不可停止聚會」的律法。若我們無法明白這一點,就算我們每個星期穿戴整齊地來到華麗的「聖殿」中,我們仍然不是真正的「以靈以真理敬拜父」。

最終,可悲的是,在律法主義下,不少人每星期冒著感染疫症的風險去「敬拜」的上帝,他們其實不認識,因為他們從來沒有遇見那位坐在施恩寶座上、「充滿恩典和真理」、道成肉身的上帝。他們敬拜的,或許只是他們手所做的「金牛犢」:金碧輝煌,獻上最好,但卻和那位尋找浪子的上帝離題萬丈。

結語:真正的敬拜:願你的國降臨

真正對上帝的敬拜,或許是祈願「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而某程度上,這牽涉我們有沒有阻礙上帝的靈,在這混亂不堪的邪惡世代中,終末地預示彰顯祂的榮耀:我們有否阻礙上帝國度的降臨,我們有否阻礙上帝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呢?

今天教會或許能反躬自身,到底我們在邪惡政權的欺壓和武漢肺炎的人禍中,我們是如何見證上帝的國度:我們是主動地獻身「順服掌權者」,還是冷眼旁觀的「政治中立」,像《好撒馬利亞人》中的祭司和利未人一樣,視而不見,見死不救,然後躲在教會四幅牆內,「唱詩敬拜讚美神」呢?

若我們翻開《舊約聖經》,我們應該清楚見到,在邪惡橫行的世代,上帝每每差遣祂的僕人使女,作先知宣講祂的信息。當然我們能夠像約拿一樣拒絕上帝的呼召,但這就是阻擋上帝聖靈的工作。

但若我們能夠積極回應我們的召命,難道這不就是最好的敬拜嗎?

作者 Facebook / 作者 Medium

(歡迎網上廣傳)

後記:

本文刊出後我留意到有一些也算是合理/中肯的回應,所以想借這個機會簡單回應一下:

1. 為什麼沒有提及群體聚集敬拜的神學?

原因很簡單:因為不少教會應對停止「實體崇拜」的方法,就是網上崇拜,所以,某程度上信徒仍然有「群體聚集」,問題只是沒有實體 (physically) 聚集。換言之,需要討論的 (what is at issue) 不是「群體聚集」是否敬拜的必須(當然是),而是「如何群體聚集」ie 是否需要回到一個固定的地點聚集也算是聚會/敬拜。所以我針對了上述《約翰福音》四章的經文去討論。指我忽略群體聚集敬拜的神學者,大概是還未捉得到問題的重心在哪(這當然不容易)。

2. 你在打稻草人嗎?

這牽涉閱讀理解的問題:我清楚指出,已有部分教會(例如天主教會)改為網上崇拜,換言之,並非所有教會都拒絕停止崇拜。除非完全沒有教會拒絕停止崇拜/批評其他進行網上崇拜的教會,我不知道稻草人在哪(還是指責我打稻草人者自己在打稻草人?)

3. 停止崇拜和回應政權有什麼關係?

兩者在邏輯上確然沒有關係:不停止實體崇拜者也可以在政治立場上反政府的。但將兩者扣連的,是敬拜的討論:我們如此執著是否回教會崇拜,但我們有否反思我們的信仰和行為本身是否在敬拜上帝呢?若我們能知行合一,真正的敬拜上帝,我們需要受這些律法主義的桎梏約束嗎?

盼望這能解答部分人的問題。


  1. 不少傳統教會用的《和合本》將「以靈以真理(敬拜父)」譯為「以心靈誠實(敬拜父)」,我個人認為上述的《新漢語譯本》更能反映經文的意義。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