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教會、聖殿、家

前言:你一生是否一個稱職的執事,端乎一個十分關鍵的因素,那就是你是否具備一個源於聖經的聖殿(教會)觀,此委實太重要了。

日前去了一個教會權力面面觀的座談會,回家嘗試疏理一下思緒,撰文如下:

我不纠纒於何人擁有教會鎖匙,雨傘運動期間,教會又是否應該開放作救急扶危之用;反而我想討論更困難的聖經問題:

對於舊約歴代志第一代讀者,約櫃已經散落民間,不知所踪,為什麼該卷作者,在文本編撰上,對於約櫃之來由,其他相關不相關的細節,要描述得如斯細緻?俗語點問:係攞景,抑或是贈興?

同理,對於聖殿的描述,亦是巨細無遺,其精確處,差不多已經是建築指引的層次,諷刺的是,及後重建的聖殿,其規模遠遠不及所羅門所建的規模。如此細緻列明尺寸,徒添感傷。

我的問題是:「如此一來,浪費咁多筆墨,為的是什麼?歷代志的作者在做什麼?」

十月一個週末下午,我在禮頓道銅鑼灣公理堂閒逛了很久,主要在15/F基道書樓,想起今年有兩次在6/F看「消失的檔案」,其音響、acoustic效果、座位之elevation,在香港堪稱首屈一指,還有一次,在某長者團契聽邢福増博士講王明道,同様是非常愉快的經驗,窗明几淨…….周永新、龍炳頣、翁偉業、Chris、譚啟見都在此處聚集,心裏面浮出來的問題:他們真懂得上帝是entrust了給他們一座怎樣寶貴的建築物嗎?

馬可福音十三章之開頭,有人向耶穌誇言聖殿何等壯觀!「夫子,請看,這是何等的石頭,何等的殿宇…..」黃昏,夕陽殘照,聖經學者說,對於進城的人,其角度望過去,聖殿之景觀是十分巍峩及壯麗的,as if it is going to last forever! 耶穌的反應卻是十分大煞風景的…….「你看見這座這大殿宇嗎?將來在這裏沒有一塊石頭留在另一塊石頭上面…..」(意譯)

最近在我生命中發生一件很困擾的事情,令我想:什麼是聖殿?如果敬拜不再局限在耶路撒冷(約翰福音四21),則處處皆為聖殿,如果你是A宗派醫院的院董,又或B神學院的董事,則上帝所託負給你的,其實就是一座聖殿,你不能用你世俗、怕事、以和為貴、俾面派對的心態去處理,因為那些缺反省,向世俗價值膜拜的行為玷污了聖殿。

彼得前書時時出現靈宮這個字,英文譯作spiritual palace,然而宫殿,同時亦是解作家!

你每天放工回去的家是聖殿,主日去的教會也是,C君、D君每個月去開一次醫院董事會也是!不要輕忽耶穌潔淨聖殿時所作的嚴責,那將「禱告之殿」變成賊窩的人可能就是你!

香港基督教群體有很多令人黯然神傷的事,越知道內情的人,心越痛…..如果你不明白我在說什麼,那也是ok的….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