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韋安

長洲居民,建道神學院助理教授,德國魯爾波鴻大學神學博士,Facebook Page《神學是粉紅色的秋》作者,八十後...

政治的禱告

前言

昨天,我們行到這裡,24小時之後,我們又來到同樣的地方。雖然只有短短24小時,但是,我相信,大家在這段時間裡面,心裡面經歷了很多很多。行了大半天,晚上回到家中,脫下白件T-shirt,雙腳有點發酸。洗澡之後,打開電視,打開fb,看見很多很多美麗的圖畫。感覺有點自豪、感覺有點感觸、感覺有點無奈。深夜,依然睡不着,打開電視直播,發現另一個的畫面。非常悲哀、非常無奈、非常感慨。今早起來,上班,有點心不在焉。八個小時後,終於下班了。

經過這些一切一切之後,最後,你作出一個選擇:你選擇禱告。今晚上,我們再次聚集在政府總部公民廣場外面,我們只有一個原因:
因為我們是基督徒。
因為我們熱愛香港這個城市。
因為我們相信禱告。

大家沒有聽錯,需要我說了三個原因,但是,其實只是一個原因——因為我們是香港的基督徒——這個身份,世上沒有其他人能夠可以代替我們這個身份。因此,這正是我今晚分享的重點。我們選擇禱告。我們仍然相信禱告。

1968-1972年間,德國女神學家,Dorothee Sölle 在於德國科隆的安東尼他教堂(Antoniterkirche)開始「政治黑夜祈禱會」(Politisches Nachtgebet)。所謂「政治黑夜祈禱會」,就是晚上八時開始,一千多人聚集,結合信仰與社會政治等議題,一起默想、討論與行動。今天晚上,我們選擇做同樣的事情。

今日的講題叫《政治的禱告》。一般來說,我們覺得政治與禱告,沒有甚麼直接關係。事實上,從前,我們可能覺得,政治與禱告之間,好像並沒有甚麼關聯。不過,這幾年的經歷告訴我們,我們發現,政治與禱告的距離,變得越來越微妙。面對香港的政治環境,我們不想只是禱告,我們卻發現,我們卻仍相信,我們真的只有禱告。因此,作為這個禱告會的第一篇信息,我想我有義務去再讓我們再次思考「禱告」這個課題。

釋經

今天晚上,我們一同默想一段大家熟悉的經文——馬利亞的尊主頌。傳統來說,「尊主頌」,一段教會聖誕節時候慶祝耶穌降生的經文。不過,其實,當我們細心閱讀尊主頌的禱文的時候,我們會發現,其實「尊主頌」所描述的馬利亞,是一個超乎傳統的馬利亞。甚至,一個讓你驚訝的馬利亞。

尊主頌,其實記載着一個非常前衛的馬利亞。不是傳統的家庭主婦,卻是一個走在社會前線的少女。我常覺得,尊主頌裡面的馬利亞,與今日香港的年青人,有很多共鳴的地方。如果馬利亞置身於今日2019年的香港,她大概就是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少女。可能,剛剛大學畢業,出來工作不久,收入不多,深信自己呢一世都買不起樓。不過,卻滿有理想,熱愛自己的城市,並且熱心社會的事情。如果馬利亞在今日的香港,她大概是在我們裡面當中的一員。穿着白色的T-shirt,與我們一起上街,為到自己的城市,盡她最後的一份力。甚至,可能,與她同輩的青年人一樣,昨天晚上,一直留守到凌晨。

尊主頌的禱文,正是這位少女的禱告。根據聖經描述,馬利亞尊主頌的背景,其實是兩位大肚婆之間的祝願與禱告。聖經這樣記載,路加福音1:39-40:「那時候馬利亞起身,急忙往山地裏去,來到猶大的一座城;進了撒迦利亞的家,問伊利莎白安。」伊利莎白與馬利亞,兩位懷孕的女性見面。伊利莎白一見到馬利亞的身孕,就異常興奮地「祝福」馬利亞。伊利莎白說:「你在婦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懷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這裏來,這是從哪裏得的呢?因為你問安的聲音一入我耳,我腹裏的胎就歡喜跳動。這相信的女子是有福的!因為主對她所說的話都要應驗。」伊利莎白不斷強調,馬利亞是有福的女子,一位有福的少女媽媽。伊利莎白向連續向馬利亞提出三次的祝福:「你在婦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懷的胎也是有福的!這相信的女子是有福的!」

對於伊利莎白在馬利亞開口埋口的「三福」,馬利亞就用尊主頌來回應。馬利亞的尊主頌頭三句,就是回應伊利莎白的「三福」。

46 我心尊主為大;
47 我靈以上帝我的救主為樂;
48 因為他顧念他使女的卑微;
從今以後,萬代要稱我有福。

通常我們的尊主頌的認識,大概到是到這裏就完結。不過,其實這並非馬利亞禱告的重點。最少,馬利亞的尊主頌並未完結在這裏。我們很少留意尊主頌的下半段。其實,我要說,當馬利亞回應了伊利莎白的三福以後,禱文下面的部分,才是更精彩的部分。尊主頌的下半段這樣寫。路加福音v51-55,馬利亞如此禱告說:

他用膀臂施展大能;那狂傲的人正心裏妄想就被他趕散了。
他叫有權柄的失位,叫卑賤的升高;
叫飢餓的得飽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
他扶助了他的僕人以色列,為要記念亞伯拉罕和他的後裔,
施憐憫直到永遠,正如從前對我們列祖所說的話。

弟兄姊妹,以上是一段怎樣的禱文?馬利亞祈禱的是社會公義啊!扶助弱勢啊!政權倒下啊!馬利亞祈禱上帝,叫狂傲的人被趕散!有權柄的下台!卑賤受欺壓的人升高!飢餓的得飽美食,富足的空手回去!

尊主頌,是一個徹徹底底的「政治祈禱」。尊主頌是一個追求公義的祈禱。尊主頌是一個面對極權的祈禱。尊主頌是一個對抗政權的祈禱。無錯,這個禱告的起點,是馬利亞的福氣,耶穌基督的恩典,上主的讚頌。但是這個禱告的終點,馬利亞卻沒有停在自己身上。這個禱告的終點,是她對時代與社會的關懷。一個年紀輕輕,二十歲出頭的少女——馬利亞——尊主頌,她的禱告,是一個「為他者」的禱告。馬利亞沒有為自己祈禱;馬利亞沒有為沒有的身孕祈禱。馬利亞沒有為嬰兒祈禱。一個年紀輕輕的未婚媽媽,她的禱告沒有停留自己的裡面。相反,她離開自己的需要,站在社會的風眼位當中,逆風禱告!弟兄姊妹,今日我們需要這樣的禱告!

昨天晚上,一位我的好朋友也在這裏。整個晚上都留守在這裡面。昨晚凌晨2:55,當我正預備這篇講章的時候,知道她仍然留在政總,我whatsapp佢:「一切小心,記念你🙏」
[3:15 AM, 6/10/2019] 老師 我有事就救我喇😂 喊住嘅哈哈笑
[3:16 AM, 6/10/2019] 俾警察截停咗喺路邊 唔知拉唔拉
[3:16 AM, 6/10/2019] 告士打道

因為,我昨天晚上其實打算通宵寫好這份講章,我就回覆佢:「你有事你話俾我聽呀 我想辦法嚟救你 😂 ;今晚唔瞓陪你哋」
[3:20 AM, 6/10/2019] So far坐喺路邊
[3:20 AM, 6/10/2019] 謝謝你

但是,大概到了凌晨四點的時候,可能因為太攰,我不知不覺在電腦旁邊睡着了。六點醒來,我一打開部電話,見到這幾個信息。我心裡非常難過。
[3:40 AM, 6/10/2019] 好似真係會拉 麻煩老師喇
[4:09 AM, 6/10/2019] 應該唔拉
[6:23 AM, 6/10/2019] Safe

看見這幾個不同時段的whatsapp message,我心裡面非常難過。我想起一段經文:當警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我問:今日,究竟教會正在做甚麼?教會可以做甚麼?教會應該做甚麼?

「懷」着盼望禱告

可能會有人問:馬利亞禱告之後,會發生了甚麼事?有甚麼改變?帶來甚麼後果。同樣,有人問:
我們遊行之後,會發生了甚麼事?有甚麼改變?帶來甚麼後果。
我們發聲之後,會發生了甚麼事?有甚麼改變?帶來甚麼後果。
今晚祈禱會之後,會發生了甚麼事?有甚麼改變?帶來甚麼後果。
這些一切一切,有甚麼改變?帶來甚麼後果。
馬利亞禱告之後,究竟是怎樣?

馬利亞禱告之後的三個月:伊利莎白就離開馬利亞,回到自己的地方。
馬利亞禱告之後十個月:馬利亞與約瑟去到伯利恆,最終找不到一個休息的地方,被迫在馬槽裡面誕下一個嬰孩,名叫做耶穌。
馬利亞禱告之後兩年:馬利亞成為了逃犯,逃離政權的逮捕,逃難到埃及。
馬利亞禱告之後十多二十年:馬利亞回到貧窮的拿撒勒,幾十年默默地靜看社會政局的發展。
馬利亞禱告三十三年之後:她的兒子被政權逮捕:被釘死在十架上死亡。
馬利亞禱告後七十年,耶路撒冷聖殿被焚毀。以色列人開始流亡海外。

弟兄姊妹,以上一段歷史告訴我們甚麼?

他用膀臂施展大能;那狂傲的人心裏妄想就被他趕散了。他叫有權柄的失位,叫卑賤的升高;叫飢餓的得飽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以上一段的禱告,馬利亞的禱告,並未有在她的年代發生。在馬利亞在世的年代,馬利亞並未有看見。有權柄的沒有失位,卑賤的沒有升高,飢餓的沒有得飽美食,富足的沒有空手而回。弟兄姊妹,其實這些禱告裡面的內容,在馬利亞以後的一生也沒有發生。

不過,雖然如此,難道這就不真實嗎?難道馬利亞禱告的事情,不是真實的嗎?不!卻是仍然是真實的。因為這是救世主基督的應許!馬利亞肚子裡面懷着的耶穌基督,正正就是「叫有權柄的失位,叫卑賤的升高;叫飢餓的得飽美食,叫富足的空手而回」的救世君王。縱然馬利亞未必能夠在世的時候遇見她自己的禱告能夠成就,但是,她卻發出了這個盼望的禱告。

弟兄姊妹,馬利亞是literally「懷着盼望」去禱告!馬利亞肚裡面的耶穌基督,正是我們人類的盼望。在她肚子裡面的,正是救贖歷史的開始。縱然馬利亞看不見自己禱告的成果,但是馬利亞滿懷盼望,以禱告開展這個救贖歷史。

所以,弟兄姊妹,尊主頌裡面一句非常有意思的一句話。馬利亞說:「從今以後,萬代要稱我有福」。這句說話非常的可圈可點。「從今以後,萬代要稱我有福」。大家想想,這個禱告的時限。這個禱告validity。「從今以後,萬代要稱我有福」。這是一個超乎馬利亞自己一生的禱告。「從今以後」——這個禱告,雖然發生在當下的現實,卻不停留在當下的現實。「萬代」——馬利亞根本沒有可能親自目睹這個萬代。原來,尊主頌,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一剎那間的祈禱,懷着盼望的祈求,這個祈禱,超乎了她自己的一生。

弟兄姊妹,別忘記,所謂「禱告」,一個與永恆者結連的禱告,它會我們的生命更長、更遠、更闊。它讓我們在歷史裡面,卻不會單以歷史去面對歷史。它讓我們在一個更廣、更闊、更遠的視野,理解我們當下的歷史。
弟兄姊妹,別忘記,今天晚上,我們發出每一個有聲無聲的禱告,將會遠超我們的生命。我們的禱告,比我們的生命,更遠更長。我們的禱告out-lived我哋。這禱告超越我們的界限,這禱告超越我們的一生。超越我們可見的現實,超越我們面臨的困境,超越6月12日。超越二讀、超越三讀。

別忘記,你正在為一件很遠大的事情祈禱。這是一個「政治的禱告」,這是有關社會的禱告,有關公義的禱告,所以,這些禱告的validity必定會非常的漫長。那些只懂為自己的事情祈禱的人,這樣禱告的validity,最多幾個星期,或者幾年。為自己的子女入名校;為自己可以抽中電話的;為自己的利益;這個禱告大概有一個星期,或者幾個月。當你為社會禱告,當你國家禱告,當你為全地禱告,這樣的禱告,往往超越我們的一生。

因此,親愛的弟兄姊妹,「願你的國度降臨」,乃是所有政治禱告的總結。每一句政治禱告,每一句為香港社會的禱告,每一句的社會公義的禱告,都離不開這一句終極的禱告——願你的國度降臨。讓我們懷着更遠、更闊的視野,為我們的城市禱告。為我們所愛的香港祈禱。

結語

最後,我想講講我自己的立場。正正因為我們禱告「願你的國度降臨」,以下是我對「逃犯條例」的個人立場。以下是我對「逃犯條例」的個人立場:
我支持「逃犯條例」。
我贊成「逃犯必須要被轉送、遣返、受審」。

不過,我只相信世上唯一的「逃犯條例」——天國的逃犯條例。在上主的公義下,世上沒有一個罪犯能夠真正逃脫。沒有一個惡人,能夠逃離上帝的審判。沒有一個惡人,能夠逃過上帝的緝拿。
每一個惡人,最後必定會被遣返逮捕。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無論在哪裏,無論牠有多強大,無論牠有多兇惡,無論牠有多詭詐,沒有一個人,能夠逃離上主的緝拿,接受上帝公義的審判!求主叫邪惡的政權以及牠的傀儡,灰飛煙滅!
這是我一生的禱告。
這個禱告必定實現。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