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偉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政治打壓下的教會

原刊於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HKCRM),2018年9月13日

對當前中央極權管治下對內地教會的打壓,本港教會的合宜回應之一,便是體現「教會成教會」的信仰實踐。三一神「召出」(call out)基督徒脫離敗壞的世界,與父神復和,並和其他信徒「召集」(call together)在一起,互相結連,再蒙上主「召派」(call into)進入世界當中,實踐使命。

地方堂會,作為上主國度的「載體」,倘若只求自保安全,很大可能展示是變質的信仰,只是成功的宗教企業,卻失掉了基督使命。地方堂會,要展示「國度群體」的另類政治,明顯不會採用政治手段,巴結權貴,甚至奉迎在上掌權者心意,作出違反信仰的舉動。

地方堂會的公共崇拜,就是宣告上主的屬性與作為,表明它既非世俗政治團體、又非民間社團。每周的公共崇拜,就是基督徒在一起共同認信基督為主,國家領導人並非是主,他其實是「上主公僕」(即或他是無神論者,否認權力源自另一更高者)。無論政府容許或禁止,歷世歷代基督徒自發地於家裡、辦公室、公園、教堂或任何場地,一起頌讚、代禱、分享聖言與擘餅聖餐,宣告與展示三一神的主權。

「我們是教會」(We are the Church),教會最重要是被呼召的子民,然而教會空間及其文化與符號有其神聖意義。基督徒不會迷信十字架,然而我們要維護宗教場所或建築物合法的宗教符號:十字架。當政權要強拆各地堂會的十字架標幟, 這是否侵犯宗教自由的挑釁行為,值得我們關注。

教會作為「真理的體現」(Embodiment of Truth),我們拒絕任何謊言,教會有其道德勇氣指出真假。我們肯定基督徒父母及其子女,不畏政治壓力,誠實表明基督徒身分,而學校當局不要因此而對學生信仰有所歧視。香港教會的教牧、長執與信徒要持守真理,辨識真假,了解宗教打壓並非個別事件,乃是中央政策的執行。有些教會領袖選擇保持沉默,情有可原;但有些卻繼續為主子塗脂抹粉,則令人髮指。

本港教會要強化裝備信徒,重新認識「極權政治下如何活出信仰」等聖經教導,並能實踐作門徒於日常工作及生活中。本港教牧與信徒要更多向北京錫安教會、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等有所學習。本港教會至少可做是為內地受迫害堂會代禱,每主日於公禱或牧禱,為我們同胞受苦向神求恩典。

若更進一步,堂會教牧與信徒可為這些受壓者出頭伸訴,表明這些行為違反國家憲法與法律。《開普敦承諾》明確表達:「愛是盡力維護所有人的宗教自由」「當面臨逼迫時,為維護宗教自由而高舉人權,與走十字架的道路並不抵觸。我們個人願意為了基督的緣故受淩辱,或是失去我們當有的權利,與我們努力為那些人權遭到侵犯卻沉默無聲的人們發出聲音、為他們伸張正義,二者並不矛盾。我們也必須分辨出,為其他信仰群體爭取人權,與認同他們的信仰是兩回事。我們可以為他們的信仰和實踐宗教信仰自由而辯護,但卻不接受他們的宗教為真理。

(一)讓我們竭力為全人類爭取宗教自由。為要這樣做,我們必須在政府面前代表基督徒和所有因其他信仰而受迫害的人們,伸張正義。

(二)讓我們認真地順服聖經的教導,作好公民,為我們所在的國家謀求福祉,尊重在上執政掌權者,並為他們禱告,繳納稅款,行善,尋求和平、安寧的生活。基督徒蒙召要順服國家,除非國家命令我們行上帝所禁止的,或者禁止我們行上帝所命令的。如果國家強迫我們,要在對國家忠心或是對上帝更高層次的忠心之間作出選擇,我們必須對國家說『不』,因為我們已經對耶穌基督作主說了『是』」

身處較為自由的香港,倘若我們不斷聽聞打壓教會的新聞,我們無動於衷,繼續消費福音,我們真是愧對先賢與同道。求主剛強我們,持守真理,仰望基督!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