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家俊

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

深信文字能救人,也能殺人。

政權只能滅教會,卻無能絶教會

image1

筆者的教會正值差傳月,全球對基督徒的迫害日趨嚴重,包括共產政權、伊斯蘭壓迫和宗教民族主義等,當中以中共近年對國內教會的迫逼尤其明顯,拆十架、停聚會、向天主教教宗招安、強把教會安放在國家體制內管理,在教會聚會程序中強加愛國教育。一直以來,香港有很多教會、牧者和信徒對國內教會關心非常。簡略來說,香港教會有的選擇用「順民」的方式以便繼續傳福音和運作教會,另有選擇用「逆民」的方式抗爭和支援以捍衛真理和公義,各家各說。而當中除了為生命存亡而擔憂外,另一個可能是「信徒或教會被滅絶」,「福音傳播的自由被阻礙」。中共近年阻斷教會增長青少年的信徒,一方面不許向青年或學生傳道為令,另一方面繼續打壓牧者和聚會,企圖讓教會自然消失。大家也不禁會問,沒有新血,舊血又被清洗,那教會真的會消失嗎? 原則上,從神學的角度,教會是基督的身體,不受環境或地方限制,不會因人間的制度被消失。但若從實況角度出發,若教會沒有信徒沒有牧者,真的還是教會嗎?

政權真的能滅絶教會?面對種種問題,筆者回到真理之本,回看使徒行傳時教會所面對的逼迫,重遇教會歷史中的基督,嘗試尋找安慰和盼望。

 

徒1.1-2.47 使徒在迷惑中接受了新命令,於是聚合一起禱告,教會的初型就出現了。
徒2:47 讚美神、得眾民的喜愛。主將得救的人、天天加給他們。
 
徒3:1-6:7 教會開始面對內憂外患,使徒更要面對捆鎖。
徒6:7神的道興旺起來.在耶路撒冷門徒數目加增的甚多.也有許多祭司信從了這道。
 
徒6:8-9:31 福音在內憂外患之間卻遍傳耶路撒冷,宗教民族主義開始激進反撲,殉道的事展開序幕,除了本土逼迫外,本土以外地區也受影響,因著避難,福音卻傳到撒瑪利亞人之中。保羅也在此時悔改信主。
徒9:31那時猶太、加利利、撒瑪利亞、各處的教會都得平安、被建立.凡事敬畏主、蒙聖靈的安慰、人數就增多了。
 
徒9:32-12:24 信徒因著逃難聚居外地,福音傳到外邦,安提阿城出現,被稱為基督徒。
徒12:24神的道日見興旺、越發廣傳
 
徒12:25-16:5 教會成為多元民族的群體,安提阿成為福音的的重鎮,差傳也開始了,教會出現內部保守勢力的挑戰,第一次耶路撒冷會議。
徒16:5於是眾教會信心越發堅固、人數天天加增。
 
徒16:6-19:20保羅巡回宣教,又要面對猶太教保守勢力攻擊。
徒19:20主的道大大興旺而且得勝、就是這樣。
 
徒19:21-28:31保羅險死生還,審訊,被囚,仍繼續見證基督。
徒28:30-31保羅在自己所租的房子裏、住了足足兩年。凡來見他的人、他全都接待、放膽傳講神國的道、將主耶穌基督的事教導人、並沒有人禁止。

筆者簡單回顧使徒行傳,發現教會不乏內憂外患、殉道和迫害之事,但「信徒增長」和「福音興旺」,從不因教會的順或逆,甚至可能建基在患難逼迫中,從使徒行傳中可發現此端倪。這些安慰,不論是早期使徒迷惑、到中期被政權和民族主義逼迫、囚禁和殉道,後期更出現內鬥。這些逼害在第一、二世紀直至今天也沒停止過,但教會卻沒有因此而遭滅絶,福音也沒有因此而消失。福音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不限於政權的暴力和恐嚇,不止於教會的順逆或人數,從初代教會開始,從司提反到革利免,歷世歷代,教會是建立在殉道者的血之上,因為沒有人或任何政權能奪去基督對人的愛,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

政權只能滅教會、卻無能絶教會。

今天我們最需要以行動回應,跟隨基督一直都需要付代價,這代價之大非我們能明白,只能體會,這代價也不是個人化產物,而是教會整體一同互相擔當,或許此時此刻香港的教會比中國教會所承擔的看似少很多,但我們也當盡上我們的份;不論是遊行抗爭、聯署反對、禱告祈求或是懷柔招安,請盡上你那份,在波譎雲詭的時代,真理更為世界之所需所盼,讓使徒行傳成為我們的安慰,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