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翰庭

自由傳道

放下己見、集合一起

首先聲明,我不屬于任何政總附近的組織者,只是十分關注運動的人。自知不能作出什麽影響力,只是盡自己可以有的力量,提出意見,總好過我們在質疑和擔憂。若大家同意,可以廣傳出去,讓政總的群衆和無首的群龍有機會收到,是否成事就聼天了。

經過六天的抗爭運動,作爲積極支持和參與運動的人來説,我實在對運動的現況有憂慮。用一個組織力不強的運動去對抗組織力極強的政府,在首階段是行得通的;事實也擺在我們眼前。但是往後,我們還是可以嗎?我不是用什麽危險和失敗鼓吹參與者離去,反而我們真的需要鞏固現時的情況。我們不需要強勢領袖,但我們需要強而有力的組織才能支撐下去。所以我鼓勵起初開始時的政總團體,包括佔中運動、學聯、學民和泛民都可以派一個代表出來,然後在長期(包括超過3天)留守在政總的參與者中投票選出五位參與者,成立一個執行委員會。重新將組織性散弱的群衆聚合起來。

現今的情勢,大部分參與者都是被動地留在廣場,真正的參與性不大。參與性不大,就沒有了自己身份;這樣,擁抱運動的力量也不大。爲了尋找身份,難免有意見和權力衝突出現。長久下去,内部矛盾就會激化,恐怕出現:你有你做,我有權做自己的。所以,我建議在政總一帶分散地設立一些自由發言的廣場,讓群衆參與發聲。這不再是由學者講論什麽概念,讓群衆學習。這不再是單向聆聽的時候,反而是彼此分享、聆聽、交流和學習的時刻。一面讓參加者從自己的經驗去反省和總結,總結中彼此對話,具體地讓群衆實踐和體驗民主是何物。另一面對當時的形勢和現狀多作討論,從中讓參與者有共識,也讓委員會聆聽到群衆的意見。不是好像現在,他們憑著自己的經驗和看法去做決定。

有什麽議題可以在這個自由發言的廣場討論,這可以源于參與者對現場理解而決定。例如
廣場發言的原則應該如何?
面對強硬的政府,我們有什麽策略?
面對現場的狀況,我們有什麽需要面對,如何改進?
什麽結果,作爲參與者,你會離開廣場?
作爲整個組織,什麽時候應該退下來?

我深信留在政總的組織者有足夠能力作成這事,也鼓勵參與者:我們需要團結,放下己見,集合一起。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