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本人並沒有接受過任何正統神學訓練,所有發表內容,全屬個人信仰心得及教會生活經驗分享,如閱讀時感到不適,或出現任何不良反應,包括痰多咳嗽,夜睡不寧,神經緊張,潮熱汗出,心煩多疑,踎身起身見頭暈等徵狀,請即時停止,並向專業人士尋求協助。

擴堂擴出禍

-100%+

incomplete-projects

教會的地點位於北美一個華人移民社區,在八十年代因香港的移民潮,一名移民到當地的牧者看到需要,成立教會,由第一代信徒群策群力地在市郊買下一幅地皮,親力親為搬磚擔泥建成。

經過二十幾三十年的發展,由幾十人的小教會,到現時逼近八百人聚會,由一堂崇拜擴展至四堂,堂會建築物幾經加建,再租用附近的地方,亦開始不敷應用,加上內部結構殘舊,開始蘊釀拆卸重建。在堂主任牧師帶領下,開始去尋求神的心意,祈禱一段時間後確立擴堂的異象,成立擴堂小組及舉辦異象分享會,會友知道後當然同聲感恩,因為大家身處其中看見教會的需要,若人數增加再要發展,的確需要更大更新的地方。

不過,與普天之下的擴堂計劃一樣,目標與堂會的財政實力有一大段差距,計劃將原本兩層高的主建築物拆卸,再興建二十層樓高的多功能大廈,以應付未來二三十年所需,經計算後,教會的擴堂基金,只夠拆卸及前期工程之用。時任堂主任是一名魅力型的領袖,帶領教會已經三十年,說服力十足,勉勵大家要憑信心踏上,少不免會引用不同的聖經故事,大衛預備材料、所羅門建殿,尼希米重建耶路撒冷,以及瑪拉基書第三章,總之大家最緊要對神有信心。加上第一代信徒以過來人分享,想當年他們草創教會時資源亦極度缺乏,相對下現時環境比當年好得多,仍然可以買地興建堂會,只要降服於神的帶領,神必賜福,會眾樂意支持。

到最後,擴堂小組建議,先租用附近地方作主要的崇拜地點及辦公室,然後利用首批資金將原有建築物拆卸,憑信心一邊籌錢一邊重建。計劃推行時,堂會內並不是沒有反對質疑的聲音,擔心在未有足夠預算情況下動工,一旦財政出現問題,應該如何處置,一如既往,反對聲音沒有得到重視,反指為阻撓擴堂,不懂神的心意,不夠信心,所有關於擴堂的撥款議案在會友大會幾乎全票通過。

由於費用龐大,教會在重建期當中所有活動,均冠以擴堂籌款之名,外加更多的籌款活動,賣物會、步行籌款、免息貸款,定額奉獻等等不一而足。一段時間後,並非會友不願意支持,卻也床頭金盡,不少熱心會友抵押物業,放棄進修計劃,甚至押後婚期,推遲生育來應付擴堂開支。遇到奉獻不敷時,堂主任會適時在講壇上「提醒」一下大家,建設神國不必計較,上帝會看重人的付出,然後十倍奉還,令人無處可容,要保持信心,竭盡所能,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非勢力、非才能,主說乃靠我的靈成事,若非耶和華建造城池,建造的人便枉然費力。但台下聽到的是,教會要錢,教會要更多錢,和教會要更多更多的錢。

雖然沒有爆發大規模衝突釀成分裂,但會眾無法忍受長久苛索,教會的人數一天一天下跌,人數下跌,觸發奉獻萎縮,結果,重建計劃因資金不足一再拖延。和普天之下所有工程項目一樣,一旦拖延,便會超支,整個計劃比原先估計高出許多,教會終於耗盡儲備,無法支付工程費用,爛尾收場。

問題是,即使停工後,還要繳付供應商的貨款,及賠償承建商的損失。教會並非商業機構,缺欠專業人士斡旋談判,與債主談不合攏,在攤還欠款的事上一拖再拖。在一次主日崇拜時,債主登門討債,前來的律師向教會執事展示法庭的清盤令,債權人告上法庭,敕令將教會破產,以繳付債項,登時四野嘩然,場面一片混亂。當時在台上講道的堂主任啞口無言,像跳線唱盤:「大..大..大..大.家不要怕,這是撒..撒..撒..撒..旦的攻擊,我..我…我…我們同心禱告,求..求..求..求..求..神幫助!」長執舉行緊急會議,逼於無奈作出艱難的決定,出售教會惟一仍值錢的資產,即原有的地皮,在急於放售的情況下,當然難有好價錢,七拼八湊下總算還清了欠款。

這還不是故事的結局,由於人數帶動奉獻下跌,最後連新地方的租金也無法應付,需要再轉去一個更細的地方。原先的堂主任牧師,黯然離去,離去前少不免與會友互相指摘,牧師在講台大罵會友不願為擴展神國盡力,令重建計劃觸礁擱淺,質疑大家還有很多資產沒有拿出來,體貼自己不體貼神的心意,要積財寶在天上。會友亦反嗆牧師,當初不是說好領受到神的異象,為何最終失敗收場,連教會僅有的資產也失去,所謂擴堂「異象」是妄稱神的名,大大破壞教會的見證。埋單算帳,堂會的人數下跌至原有十分一,失去自己的地皮,耗盡所有儲備,新堂會地方面積比原教會更細,堂會欠債幾乎被清盤的消息傳遍社區,幾十年累積的發展,幾年間便破壞殆盡。通往地獄的路往往由善意鋪成。

這是我正在構想的小說內容,聽完這個故事,會有甚麼想法?

哈利路亞感謝神,故事是假的!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路加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