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擴堂、赤字

原刊於馬斯特特集,2017-04-12

Church-Under-Construction

今年敝教會錄得近20%的赤字,下年的財政預算也有赤字達17%,以此數字估計,敝教會將於兩年半後耗盡所有儲備,包括常費儲備及擴堂基金。而從教會年報得知,過去一年人數仍然有上升,奉獻卻下跌,顯示當中有人停了自己的常費奉獻。

在會友大會提出我的疑慮,希望教會有關方面,能夠找出過去一年大家突然停奉獻的原因。執事回答,基於過去一年陸陸續續有人退休,及有人開始籌備結婚及已結婚,所以部份會友停止了十一奉獻。

退休因為沒有收入,所以沒奉獻,我明;但結婚或是籌備結婚,便可以理所當然地停奉獻,甚至得到執事及教牧的背書,只能感嘆一句:「唉,我未結婚我唔明架喇。」

況且退休結婚年年有,緣何今年特別多?

相信去年一個較大的爭議,是教會因擴堂收購有租約的老人院,打算約滿後收回己用。當然以一個純粹的商業角度上,教會無任何責任去幫助老人院去安置老人家,但從信仰出發的話,教會為自己聚會地方而結束老人院,會友間明顯有不認同的意見,私下亦知道有人因不滿而停了十一奉獻。

當然,教會有很充份的理由,事前不公佈收購地點,以免被人捷足先登,但收購地點的行業是否絕對不能公佈,則從來沒有公開討論過。相信只要對市場有一點認識的話,會知道可以符合教會要求面積的地點,離不開酒樓、傢俬鋪、老人院等。後來我自己從各個途徑中打聽回來,教會買老人院也實屬無何奈可,因為零售及飲食商鋪的價錢,超過教會負擔能力。

未來教會還有第三期擴堂工程,預計要購買九千呎地方,安老院舍會否依然成為教會的收購目標呢?

另一件事,我眼中相當具爭議係,教會的擴堂基金,本身不足以支付首期,執事會提出議案,撥出常費儲備五百萬去擴堂基金,那些本身有奉獻,但不太支持擴堂的會友,見自己的常費奉獻,原來會挪用到擴堂之上,後果可想而知。

情況就有如捐錢給宣明會助養非洲兒童,宣明會因要買新辦公室,然後就拿助養的捐款去用,那你日後還會不會捐錢。

如果常費奉獻可以用來擴堂的話,又何需分開兩種奉獻呢?鼓勵大家增加常費奉獻即可!教會方面今次的做法,實在有欠周詳。無論執事會及教牧似乎看不出問題的嚴重性,並無深入去理解並疏導會友不滿的情緒,結果有人不高興停奉獻閂水喉,直接威脅到教會的財政。正如聖經所言,你的財寶在那裡,你的心就在那裡,當一個人的心不在,財寶也不在。

主任牧師在會友大會上很語重深長地說,如果有不滿的話,應直接向執事會、擴堂小組等反映,不應用停奉獻來逼脅教會。但身處其中我的體會是,當教會確立擴堂是異象,在這種氛圍底下,教會有關方面很難心平氣和去處理不同意見,相反或不滿的意見被看成阻攔和挑釁。過去的確有不同人提不同意見,但教會內缺乏一個正常,而最重係是安全的溝通渠道,讓不同意見的人說出心底話,持不同意見的人往往迅速被標籤及邊緣化,視為搞事,破壞合一。其他人看在眼裡,縱心有不滿,也未必肯說,但奉獻數字,卻很真實地反映出大家的投入程度。

停奉獻只是表因,內裡有更深入的根源,如果教會仍然糾纏在「十一奉獻是信徒的責任」、「不奉獻是偷取神的供物」,而忽略背後的成因,只會阿崩叫狗,越叫越走。

我想講係,留得底在教會的人,必然係滿意大於不滿意,不滿意可能只有5-10%,但係教會長期漠視之下,不同意見甚至被責備成「無信心」、「無愛心」、「看不見神的異象」,令到不滿情緒慢慢滋長。

過去很多次的異象分享會、諮詢會中,教會方面已經有強烈的既定立場,往往成為擴堂小組、執事、牧者維護自己做法的場合,感受不到有虛心聽取會友的意見,並吸納到擴堂的計劃當中,收集到的意見,究竟是如何被討論及處理,外界幾乎無法得知。有人提出不同意見,回應幾乎是一式一樣:「你提出的意見已經有考慮過,但發覺不可行已經否決了,現在的計劃是最好最合理,請你支持。」意見接受,計劃照舊。

其中一次我相當深印象,堂會的擴堂計劃分三期,第一期先買近四千呎的辦公室,當中包括幾個小組室及band房,當時市價超過四千萬。有一對夫婦在諮詢會質疑這個決定,認為先要解決崇拜地點,「只要禮堂夠大夠靚,就會吸引到人黎,到時再買辦公室未遲」。當時的擴堂小組成員及執事,幾乎與他們吵起上來。後來我再想,教會當時近千四人,但長久以來只有約六七成人有出席團契,有三四成人只返崇拜,他們關心崇拜禮堂,又合情合理。如何處理這些人的意見,如何說服他們,買辦公室有其逼切性?有甚麼原因,教會一定先要買辦公室,甚至是一定要買辦公室?

我當時提出不少意見,例如,能不能在平時的辦公室時拍幾張相,讓大家看看傳道人及幹事的地方究竟如何擁擠;小組室、音響房平日的使用率究竟有多高?眾所周知,教會禮堂星期一至五是近乎空置,作為流動辦公室又可不可行呢?搞好禮堂的無線網絡,替每個幹事及傳道人添置一部筆電,在禮堂加多幾個電制,多買幾張長枱及電腦椅,費用恐怕不過幾十萬。加上傳道人的工作特殊,經常不在辦公室,再進一步索性Home office又是不是完全不可行呢?

當然,從來無法得知我的意見有沒有被討論過,或者是因甚麼原因被否決,下情無法上達,是曾經參與教會擴堂的過程中,見到最明顯的問題。

不少執事及擴堂小組的成員,均是十幾二十年的老朋友,我清楚他們的為人並非如此。但在教會的層級架構,擴堂事工的壓力之下,也不得不得如此。私下講起擴堂,我說似乎有不少人不支持,擴堂工程的特別奉獻,只有目標不到五成,步行籌款更加是屢創新低,若不是當初估計過份樂觀,便是反映出支持度不足,我們要找出背後會友不支持的原因,嘗試去處理,過去我常聽過的回應是:

「教會點做都有人唔滿意架啦。」

今日敝教會實在有太多這種「阿媽係女人」式的回應,令我們無法認真處理不同的意見,更加反映出堂會背後深層的文化,是毋須理會不同的意見,無論如何總有人不滿,只要堅持既有路線,繼續擴堂就好,上帝會為我們開路。但教會今日的面對的問題,真的可以用一句「教會點做都有人唔滿意架啦」來應付?這種回應,會不會太「特區政府」?「無論邊個做特首都有人反對架啦!」

說到底,我心裡仍是支持擴堂,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地方,又新又大又靚,誰不想。但敝教會在整個擴堂的過程之中,著實在有意無意之間,傷害了一些弟兄姊妹,而且問題開始表面化,再不處理,先停奉獻,之後人就會離開。前車可鑑,城中某大堂會的擴堂事工開展後,崇拜人數已跌近一千人,即使以一間五六千人兼歷史悠久的大教會而言,也走了近五到六份一人,情況可謂相當嚴重。

如果回歸聖經的教導,我最後必須問一個問題:究竟人為擴堂而存在,還是擴堂為人而存在?如果因擴堂令人對教會失望而離去,擴堂的價值何在?當教會不再重視人,地方更大更美,也只是一個空殼。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