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立人

雖未到半百,已稍知天命。一方面,不迷戀追求不可能達到的目的。另一方面,也認識自己可以有的貢獻。生活因而可以有責任地輕鬆,輕鬆地負責任。

擁抱那不受歡迎的(太一18-25)

原刊於霎時衝動, 發瘟與感動,2016年12月18日

擁抱那不受歡迎的

聖誕節是一個見證和平、分享、救贖和同在的節日。正因如此,聖誕節充滿感謝、歡樂和慶祝。我們如何演譯2016年聖誕節?又這演譯將如何塑造2017年教會方向和基督徒的人生?按今年的三代經課(太一18-25),我認為「擁抱那不受歡迎的」(Welcome the Unwelcome)。

不受歡迎的孩子

故事描述馬利亞懷孕,但約瑟對她的懷孕很有保留,並決定要解除與馬利亞的婚約。聖經沒有說明約瑟決定的原因,但我們可以想像有幾個可能。(一)這跟約瑟沒有血緣關係的孩子將有權利承繼約瑟的一切。繼承不必然牽涉財產,而是一種繼後香燈的繼承。(二)究竟馬利亞是一個甚麼樣的女子?表面看來,她是敬虔,甚至賢良淑德,但隱藏的她卻亂搞男女關係。跟一個雙面人結婚是危險的。(三)馬利亞可能已跟約瑟說了其懷孕的事由,甚至約瑟也可能接受馬利亞的解釋,但約瑟卻不願意承擔這使命。約瑟只是一個木匠,一個普通的老伯姓,要參與拯救以色列人的責任實在太重了。不論基於那個理由,約瑟傾向不接受這孩子。這孩子成為不受歡迎的孩子。

至於馬利亞,馬太福音沒有詳細交代她的感受。按一般常理,馬利亞也活在矛盾中,即順服上主還是堅持身體的自主性,選擇孩子還是約瑟。懷孕的是馬利亞,她對自己身體應有話語權,但現實是,她沒有。這可能是很多婦女當下的遭遇。縱使那些自稱有身體自主的性工作者可走不出被消費。又在當下一個很自由的香港社會,婦女身體也避不過被決定了(例如,時裝不是為人的身體而設計,而是人的身體是為衣服而修改)。

以馬內利

在這件事上,孩子是被動的。他沒有自己的聲音,他的命運是由他人決定的。沉默的孩子、無助的孩子、無力的孩子,誰為他說話?誰擁抱他?故事的發展是上主的使者為這孩子發生,更重要上主的使者說,「這孩子是以馬內利。」以馬內利是上主與我們同在的意思,即上主與這孩子同在,擁抱他、歡迎他和愛他。上主與這孩子的同在,不只適用在耶穌身上,更適用於任何生命,因為每個生命是上主形象。那麼,以馬內利不只是對耶穌的一個專稱,更是上主對生命的態度和應許,即上主擁抱、歡迎和愛每個生命。

假設約瑟最後選擇拒絕聽從上主使者的要求,但這孩子不會因此而有缺憾。他是被上主擁抱、歡迎和愛。假設甚至馬利亞到最後選擇結束懷孕,但這死去的孩子仍是上主擁抱、歡迎和愛。那麼,教會和基督徒可以如何在當下社會見證以馬內利,擁抱那不受歡迎的?

擁抱那不受歡迎的

最直接就是那些被墮胎的孩子。以2013年為例,新生孩子有57000多,墮胎的有10000多。我不是要怪責進行墮胎的父母(因為他們已經很艱難了),也不是要倡議更嚴格墮胎法例。因以馬內利,我們可以從積極層面踐行上主對那不受歡迎的擁抱、歡迎和愛。例如,香港的母親的抉擇(Mother’s Choice),天主教會的出生權維護會(Birthright Society)。我們可以多一步思考社會政策和資源如何支援那些身心障礙的孩子及其家庭,讓有障礙的人仍經歷被擁抱、歡迎和愛。

此刻,我特別紀念那些在敘利亞受到戰火威脅,甚至轟炸的人。一場由政府不公義和殘暴地對待示威者的事件漸漸演變成內戰,後來伊斯蘭國加入,佔據敘利亞某些地方,並實行其恐怖管治,到現在俄羅斯參與,持續內戰。在戰爭下,前方是不受歡迎的,消滅對方是目的。由2011年至2016年,因戰爭而死的人已高達40多萬。看見一張又一張受戰爭傷害孩子面孔的照片時,我們流淚了。誰去擁抱、歡迎和愛他們呢?

我特別想起那些被邊緣的人。他們是同性戀者、露宿者、拾荒者、病患者、老人、新來港人士等。他們有人在我們教會裡嗎?又或教會在他們那裡嗎?

你的回應

讓我們定2017年為以馬內利年,即上主擁抱、歡迎和愛那不受歡迎的。除了憐憫外,我們要去除偏見和害怕,才能真正地擁抱、歡迎和愛那不受歡迎的。只有真實接觸,我們才發現,我們在擁抱時,我們也是被擁抱、歡迎和愛。

對於擁抱那不受歡迎的(太一18-25)有1個回應

  1. […] 我會以「擁抱那不受歡」作為2016年的「真.聖誕」信息。 […]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