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偉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撕裂中的靈性操練

原刊於香港教會更新運動,2015年3月27日

「耶穌大聲喊著說:『父啊,我將我的靈魂交在你手裡!』說了這話,氣就斷了」(路廿三46)。有傳統認為,這是耶穌在十字架上最末的一句話,也有傳統視之為耶穌的第四句話。在雨傘運動爆發半年後(3月28日),面向耶穌受苦聖周期間的默想,我再思這句經文的脈理。

面向黑暗形勢

當耶穌被釘於十字架上,不少人會視之為耶穌領導的運動終告失敗,悲劇收場。路加對整件事作了深刻的描述:「約在中午的時候,日光消失了,黑暗籠罩大地,直到下午三點鐘;懸掛在聖殿裏的幔子裂成兩半。」(路廿三44-45)

我們被邀請進入當時場景,整個大地有三小時的黑暗籠罩,更令人驚駭的是聖殿內分隔聖所與至聖所的幔子竟然撕裂為兩半,意味著舊有傳統的宗教規條與限制,一併因著耶穌的死而打破了!耶穌的死,帶來聖殿權力結構的撕裂,大祭司的宗教特權被打破,從此人人平等地走向耶穌面前領受救恩,隔在中間的特權圈子被架空了。

聖殿幔子撕裂,表達舊有世界與秩序的崩潰,耶穌的死就是激化新舊對立,祂要廢除壓制人心的宗教制度與條例。希伯來書作者教導我們:「但是基督已經來了;他作大祭司,實現了那些美事。他的聖幕更大更完全,不是人手所造的……當基督通過了聖幕,一舉而竟全功地進到至聖所的時候,他並沒有用山羊和小牛的血作祭物,卻用他自己的血為我們取得了永恆的救贖。」(《和修本》,來九11-12)

無論是政治或宗教,建制的必然罪性是以「維護既有利益」,美其名是為了大眾的幸福與美善,所以舊有的必有其延續的好處,「小圈子選舉」與「立法會功能組別」如同舊約的聖殿獻祭與大祭司制度等,也有其留存價值。

耶穌的死,標誌著對舊有的否定,從而帶來全新的盼望。人類歷史出現重大變革之前,總被「黑暗籠罩」,本港也不例外。當我們面向黑暗形勢,情況去到極壞點,我們要心中有數,黎明在不遠日子將會出現。基督徒面向黑暗與不確定的形勢,要學習「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來四16),無攔阻地與父神交往,因為耶穌已在十字架上為我們作先鋒(來六20)。

單純投靠父懷

天國的語言-
向耶穌學說話、學禱告
畢德生
ISBN: 9789861983172
校園書房出版社

耶穌臨死之前,無視周遭的黑暗,像小孩子般單純地信靠父神,親暱稱呼神為「父啊」(46),展示耶穌一直以天父的使命為念,祂時刻投靠父神的保護與看顧。無論身處任何境況,耶穌確信父神臨在身旁同在。

耶穌接著把孩童時背誦的詩篇:「我將我的靈魂交在你手裏」(詩卅一5;路廿三46),作為向神信靠的禱告。畢德生牧師說得好:「我們若要與耶穌一起作這個禱告,就必須發揮想像,否則會把耶穌的禱告稀釋為沒有信心的禱告-終於放棄,屈服於無能為力,『我認輸了』。耶穌不是放棄;祂乃是進入-進入救恩的作為當中,所有祂經歷的一切都將為救恩效力。」(《天國的語言》,297頁)

現今無論你是否感受世界充滿黑暗?社會充斥虛假與不義?職場明爭暗鬥、連教會生活也是叫人失望?就是在此場景中,我們學習像耶穌般禱告。面對逆境與死亡,耶穌就是如斯單純像孩童般投靠父神的眷顧。

信靠交託上路

耶穌安詳地表達:「我將我的靈魂交在你手裏」,這裡「交在」有「委身」(commit)與「信託」(entrust)的涵義。耶穌清楚明確祂要被掛在木頭上,承受莫須有的政治罪名而被處釘死在十字架上,乃要順服父神旨意,履行救贖使命。

對耶穌而言,重要不是祂堅定不移地相信祂的工作必然成功或受人歡迎;乃是衪確信父神是生命唯一的倚靠與盼望。我們也許信靠財富與權勢能帶來安定與保障;然而歷代以來基督徒認信:「因為你必不將我的靈魂撇在陰間,也不叫你的聖者見朽壞。」(詩十六10)

耶穌能無畏無懼死於十字架上,並非祂有任何過人之處,或有信徒誤會耶穌非以血肉身軀承受相關苦痛。十字架的苦楚與死亡是真實的,我們現今面對的場景同樣也是苦不堪言,苦無出路,就是在此情景下檢視我們的「信任指數」有多少?

「不經風浪,磨練不出熟練的水手」,同樣惡劣的場景能打造我們向父神的信靠交託。真實信仰從不迴避四周的黑暗與矛盾,能認清事實,說出全部真相,卻同時又能安然信靠。雨傘運動後的香港社會與教會,樣樣令人悲觀忿怒,人生充滿無奈與苦痛,個人似乎無力做任何改變的事情。

我們就是在各樣限制下、心靈掙扎中,與耶穌共同進入苦難。既然耶穌宣告:「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太十28),耶穌又以身作則把靈魂交在父神手裏,就讓我們學習在任何際遇中,對父神繼續信靠交託,繼續上路!

(本文部分內容刊於《聖經報》第53期,2015年3月,現增添與修訂再發表。)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