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城網上教會 Umbrella City Cyberchurch

藉着最虛擬的網上世界,關心最現實的生活與生命。不滿足於象牙塔中的生活,學習把聽過領會過的基督價值踐行於人間。不敢忘記貧窮的和受壓迫的。把關心化成行動,活像天城降臨人間。

撒種的土地問題:從劉曉波及DQ4的信仰反思

20170716 馬太福音十三3-9;18-23

前題

今日的証道題目為「撒種的土地問題」。「土地問題」從來都是香港最嚴峻的問題之一。天然因素上香港山多平地少,再加上人為因素:政府土地規劃用途及地產商屯地,使香港越來越難搵地方起樓。

願天國降臨,神的帳幕在人間,是我們天國子民的盼望,在現今社會,亦是基督徒最嚴峻的問題;從今日的經文,撒種的比喻中,讓我們知道,天國的道未能在世興旺,原來也是「土地的問題」!

耶穌的佈局

那天早上一大群人去找耶穌。祂面對群眾,講了第一個有關撒種的比喻,刻意將其分成兩部份,1-9節公開對著「許多人」講撒種的比喻;而對該比喻含義的解釋,和用比喻教訓人的原因,卻留至單獨同門徒們講解(10-23)。耶穌將不懷好意與麻木不仁的群眾與單獨受教聆聽解釋的門徒分開了。他不要讓這大班人知道天國的奧秘,因為他們對傳講神國所持態度有問題:他們看卻看不清,聽卻聽不見,也不明白。

由於巴勒斯坦地方的耕作方式跟中國很不一樣,有説農夫在一匹驢/騾身掛個裝滿種子的袋,驢邊行邊扔出種子;又有説耕地未被犁過就撒種,因此好些種子撒到不適宜生長之地,出現了撒種的土地問題。而第一種就是種子被撒落在路旁。在第19節,耶穌解釋著:「凡聽見天國的道而不明白的,那惡者就來,把撒在他心裏的奪了去;這就是撒在路旁的了。」

第一批人

這裡所說的不明白,是故意不明白。他們眼見耶穌行神跡奇事,明明看見祂的醫治和拯救,明明聽到彌賽亞親自解說天國的道理,悔改的信息;但是他們仍然選擇不信,輕視耶穌的救恩,及祂帶來的盼望。事實上在我們生活當中也有很多這樣的人。

但要留意,天國的道並不單只是信耶穌得永生的福音;更是天國在人間的彰顯,在地上實踐的福音!它不容許我們見到有需要的人無動於衷,掩耳盜鈴!最簡單的例子,就是「愛鄰如己」的教導。

如果有遊客朋友問你:「香港有什麼最有代表性的地方?」你會想起什麼地方?山頂?尖沙咀海旁?可以飽覽整個維多利亞港的景色;或者再過幾年可能是搭一地兩檢的高鐵到西九龍發展重點,故宮博物館!

但若要我選出最能夠代表香港的地方,我會選擇深水埗,因為它是香港貧富最懸殊的地區。到通州街橋底,遊客就能了解一下香港繁榮穩定之外的真相!橋底下露宿者的木板房,堪稱香港一大奇景!另外嚴重寒背的老婆婆,推着裝滿了紙皮汽水罐的手推車,以拾荒為生,絕對是香港僅有的世界奇觀!其實他們常常在我們身邊出現,「愛人如己」的教導,有幾多人還是選擇不去明白,選擇不去實踐呢!

故此那些聽完道而詐不知的,天國的道撒在一班心硬的人身上,就如撒在路旁的硬土一樣,結果那惡者就將那天國的種子拿走!故意不明白的,天國就沒有他們的份了。

撒在石頭地上的屬靈植物人

第二類人,是馬太福音13:5-6:「有的落在土淺的石頭地上,因為土不深,很快就長出苗來,太陽出來一曬,因為沒有根就枯乾了。」

就我所觀察,有很多看似相當敬虔的基督徒,都是落在這種光景!我認識一批「屬靈人」,他們對神的話很追求:崇拜聽道時會寫筆記,喜愛團契查經,又經常參加培靈會;甚至會因為講壇的信息太扎心而流淚!不要誤會,我不是說這些行為有任何不妥!但問題是他們只用耳朵來事奉上帝,用腦袋來親近神。這是不健全的屬靈怪胎,他們年紀不太大,並非沒有機動性;然而他們卻只求頭腦得知識,心靈得慰藉,就是FB的分享有幾深的千字文反省,卻轉化不到成為行動的動力!

聽道而不行道的信徒,就像肌肉萎縮的屬靈植物人;精彩的信息只能視為延續生命的強心針,狠狠地打落植物人身上,使他們眼睛明亮一陣,但不久強心針效力頓失,最後他們又打回原形!我們要問:「天國的道到底是為了什麼的呢?」難道只為了滿足個人心靈?

我們基督徒信仰會否都有一種如道士修行,得道成仙的屬靈追求心態?再加上屬靈人不屬世界,聖俗二分的曲解,我們所追求的聖潔,是否就是那種出淤泥而不染的脫俗呢?

20-21節講得很中,「天國的道就如撒在石頭地上的,就是人聽了道,立刻歡喜領受,只因心裏沒有根,不過是暫時的,一旦為道遭受患難或迫害,立刻就跌倒。」聽道而不行道的人,他們的信仰失去經歷,失去鍛練的機會;結果信仰在生活中沒有根,一旦遭受患難或迫害,信仰沒有承拓力,立刻就跌倒!甚至跌到散晒!信仰的根紮實,就是操練!敬虔是需要操練的!信心是需要操練的!堅持也是需要操練的!我們都知道世道只會越來越扭曲而且邪惡,如果我們再不努力,實踐天國的福音,操練我們信仰的靈性,當衝擊真要來到的時候,我們只怕會全然跌倒。你要當屬靈的怪胎、屬靈植物人嗎?

第三類

撒種的比喻中第三類土地問題記載於第七節:「有的落在荊棘裏,荊棘長起來,把它擠住了。」

這種土壤本來很好的,豈知道這裏有荊棘跟天國的種子一同生長!巴勒斯坦的荊棘是野草,為農夫經常割來作燃料。因為沒有把它們連根拔,那些落在荊棘裏的種子就與荊棘一起成長。而且荊棘生得很茂密,擠得其他植物根本沒有空間生長;最終天國的種子就是這樣被擠住了。

社會價值及世人的眼光

荊棘真是相當好的比喻!耶穌在第22節向門徒解釋:「撒在荊棘裏的,就是人聽了道,後來有世上的憂慮、錢財的迷惑把道擠住了,結不出果實。」

現在的社會價值觀,完全堵塞了信徒屬命成長的空間!在資本主義之下,什麼都講回報和效率;除了長期超時工作,為了增加競爭力,不少人放工後還會進修!不停的追趕,哪有空間去追求屬靈生命成長?

在成功等同於權力、金錢,擁有和享受的社會價值觀,看到幾多名牧,教會中的平信徒領袖被權力的荊棘所困,基督徒知名人士,政界權貴,心中長滿了閃閃生輝的黃金荊棘,堵塞了他們整個生命,原本所領受天國的道就在沒有空間成長的情況下,萎縮到枯萎死亡。

荊棘的比喻,在香港有另外一種向度的延伸:現在香港的信徒很奇怪,未必有黃金荊棘,但心裏面卻又會長出不同的荊棘!比較出名的叫做「聖俗二分」,有一種叫做「政教分離」,而最新的品種叫做「自我審查」!

「世界是不潔的」,「政治是不潔的」,基督教強調分別為聖,應保持聖潔,不應沾染不潔。掌管一切而全能的上帝竟然有不能去,不能彰顯的地方!一班有潔癖的基督徒,為自己的信仰劃定不同禁區,然後不斷的「自我審查」:香港回歸廿年,一國兩制,DQ梁游、DQ4子、釋放劉曉波,關注這些事是否太政治?暗角7警,UGL事件,拾荒者朱婆婆被食環署放蛇被捕,屬世的事又不應該理會。其實只要件事同自己教會無關,同讀經、靈修無關,同自己的生活無關係,他們就會將事件審查為太屬世,然後就大條道理地忽略。

他們所設的屬靈禁區,限制了自己全面去經歷上帝的屬性。結果,這些人的信仰實踐只局限於禮拜堂,他們也只能夠見到上帝的偏面,就好像瞎子摸象的瞎子!這些荊棘不停在信徒的心裡滋長,同樣使天國的種子無法壯健成長,結不到果實。你心裏面有沒有荊棘呢?

最後一種,就是所謂「修成正果」的種子。

按第23節的解釋:「撒在好土裏的,就是人聽了道,明白了,後來結了果實,有一百倍的,有六十倍的,有三十倍的。」聽了道,不單只要明白了,而且結出果子來!我們是否一片好土,讓天國的道好好地成長至結出果子來呢?

這果子是甚麼呢?當然「福音的果子」是最保險的選擇。不過我認為這並非最好的答案。蘋果的種子種出蘋果樹,蘋果樹生出來的又會是什麼?會是橙麼?會是芒果麼?自然就是蘋果。同樣道理,天國的種子種出來的,最直接的應該是「天國」!而信徒被比喻為土地,故我們的責任就應該是讓天國在我們這遍土地中種出來!這亦是作土地的終極目的。

我們的生命中,讓世人見到天國嗎?馬太福音還有其他天國的比喻:

在太13:31-33 指天國比其他的事都大,我們可有這份認知?

在太13:44-46 指出天國是極其珍貴的,我們可有讓人見到天國珍貴之處?

在太13:47-50 指出天國是只有義人的,我們可有讓人見到我們竭力持守義?

在22章 指天國是要隨時準備好的,我們可有準備好?

總結

耶穌撒種的比喻就是要說明,為什麼人得到「天國的道」之後有不同的結果。問題不在信息本身,而在聆聽信息的人。世人本身太軟弱,太多信徒是淺土,不能按「天國的道理」所要求的起來行動,同時他們又抵擋不住社會各式各樣的誘惑和太容易妥協,讓它們在心裏植根,甚至自己限制自己。

其實在現今社會氛圍之下,令我驚愕的,不是信徒不結果,而是在這嚴峻的日子,上帝依然相信跟隨祂的人還能結果子!比喻講到這裡既鼓勵了耶穌當時的追隨者,也必然鼓勵現今的基督徒;事實是,我們不可能奢望所有的聽眾都能回應,都能成為好土;但一定會有;而只要有人願意聽而接受,明白然後行動,他們便會有三十倍,有六十倍的,甚至一百倍的收穫。

弟兄姊妹,「凡有耳的,都應當聽!」

後記:

預備這講章之際,劉曉波離世了,再有四位議員被DQ。當我不斷批評其他講員的講道離地,今日的教導又如何回應這星期所發生的事情呢?

劉曉波先生的靈性,實在叫我慚愧,因為他比很多基督徒更似跟隨耶穌的門徒。劉曉波在1999年的訪問中就提到他特別欣賞基督徒因信仰而來的良知,認為是面對當下不公義社會所需要的。他認為堅守信仰而死,就是遵循為主而死的耶穌之道,不是恥辱而是榮耀。

約翰福音‬12:24‬「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是劉曉波離世之後很多人想起的經文。他說自己不會作組織體制下的基督徒,故我也不希望扣他帽子。但他的生命正是「好土」的見證:一個沒有敵人的人,他為自己的信念堅持到底,被自己所愛的國家當政治犯,到最後頑疾不得及時適切治療病逝。他信念的影響力豈只一百倍?‬‬‬‬‬‬‬‬

耶穌影響了非信徒劉曉波,香港千千萬萬個基督徒又在做什麼?

我反問,就算我們都不是劉曉波,沒有值得被中央針對或軟禁的使命,作為基督徒,我們為天國的道,為信仰的原故擺上過什麼?堅持過什麼?犧牲過什麼?天國的道理未能在人間發生影響力,不是因為它離地或脫節,令他失色的,是我們基督徒本身的問題,難道我們要旨意回教徒,旨意道教,旨意無神論者,使世人看見基督嗎?

至於再有四位議員被DQ,有基督徒朋友話我知他們是自己攞嚟。這在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的香港,他的說話沒有太使我驚訝,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聽;但他的言論正正證明了今天比喻的真實:我們教內還有很多硬土、很多心裡長滿不同種類荊棘的信徒。自我感覺良好地作基督徒。

如果你還以為可以靠制度,信政府來改善香港,我勸你早抖!

如果你還以為作順民可守護香港,我勸你醒醒,現在是獅子在四處吼叫,尋找可吞吃靈魂的時代!

如果你還以為基督徒無需要與這世代抗爭,如果你還未想通,我請你好好思考一下耶穌的生命,思考他在世時面對社會的抗爭模式!

我們的香港比以前更加需要看見耶穌!更加需要祂的子民起來為祂爭戰!香港需要祂十字架的福音來拯救。

弟兄姊妹,如果你已經醒覺,已經起來作戰,如果你感到孤單,不用擔心,這是事實!我寧願有這感受,因為好土實在是屬於少數;所以不要灰心,因為好土有好報!自己香港,用自己的信仰來救!

牧羊犬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