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栢霖

牧養動保天路客

摩連奴返了教會?

英超球隊曼聯的主帥摩連奴,近來與球會高層的矛盾愈趨激烈,看來帥位不保也是早晚的事。由費格遜的輝煌年代,直到摩連奴領軍的今天,成績遠遜於球迷期望已是鐵一般的事實,但連穩定性和獨門的自家風格亦不能建立,相信這也是令一眾球迷深感失望的原因。假若讀者是身處於教會的基督徒,又對摩連奴管理手法和其心態有一定認識,相信必定會心微笑,因為普遍教會的現行管理與摩連奴的球會哲學,有著太多相似的地方。摩連奴的球會哲學,對教會而言,就是一面鏡子,互相映照著對方皇朝的末落。

早前的一個球會記者會上,摩連奴對在場記者豪言,自己在過去所贏的冠軍數目,比現時其餘19位英超領隊加起來的冠軍數目還多,所以世人應予以尊重。這是足球狂人給予在場記者提問的答案。摩連奴所言非虛,他確是功績顯赫的名帥,在英國、西班牙、意大利甚或整個歐洲,他已經以其能力征服了世界,由一個獎盃作為成功的開始,到無數獎盃的奪得,戰利品已經堆積如山,成為環繞摩連奴身邊的城牆,一個人所看見的皇朝城堡。這是成功的開始,但若眼目只是滿足於輝煌的往績,只懂緬懷過去,將舊有的成功方程式「照單執藥」,缺乏對症下藥的細察,沒有創新,戰術不能與時並進,這也可以是失敗的預告。無疑沿用舊有的模式是沒有問題,但在一些細節位上實在需要微調,要重新定義角色位置,才能讓球員在位置上盡情發揮,也能使對手防不勝防。另外球會要更新,就要承擔失敗風險,但只要肯嘗試,或許未必得到即時果效,但成功終會有天到來。但摩連奴沒有這份膽量,在他的成績表上,絕不可以有「失敗」兩字,所以不難發現,近來的轉會交易,對象多是一些能夠即時助球隊取得戰績,巔峰時間即將轉眼即逝的球員,至於年輕的球員,永遠缺乏上陣的機會,最終只能被賣或選擇另覓出路而去,長遠來說是扼殺了整個國家青訓的發展,

在香港云云的宗教會所數目之中,隸屬於基督教算得上數一數二。在香港、九龍和新界甚至離島,都遍佈著不同宗派的教會,加上一眾教會辦學的團體、社會福利機構等,集合起來便成為一個基督教皇朝。奈何江河日下,今天基督信仰的聲勢和發展前景有著下跌之勢,其中因素實在太多,不能一一盡錄。曾經經歷過盛世的基督徒前輩,往往緬懷於過往教會興盛的日子,盡一切方法想回復舊貌。教會不可以在國運興盛的情況下,處於被動和弱勢嗎?這是我第一個提問。不同的訓練、佈道活動、栽培班應運而生,不止在教會內,市面上亦有各類的訓練如雨後春筍般開辦。福音、讀經、祈禱等主題不停地重覆著,但十居其九也是將上世紀的定義再去演繹一次,福音只限於永生、讀經限於一年完成幾多次、祈禱限於屬靈詞彙的運用。除了神學院的課程有綜觀反思去檢視外,基本上主流教會大都沒有在一些定義上作出合適的更新。﹙或許這也是牧者的難處﹚。為何如此?這是我第二個提問。香港正處於動盪不安的年代,年輕人的社運悲劇、一連串的官司和監禁,對青少年的發展有著情緒上的負面影響,與成年人相處時,那種如箭在弦的怨氣,時常傾流而出。「心有餘,但力不足」常為教會掌事者對青少年的評語,不成熟、易犯錯常為新世代不被重用的原因。為著教會的發展平穩而棄用也是理解,那麼何時才能成熟而被用?取決於上世代的標準,還是今世代的準則?青少年是否能夠在事奉中有錯誤,繼而從中學習?彼此之間能否對凖則定義作詮釋上的溝通?這是第三個提問。

球會和教會的皇朝有著相似發展的軌跡,令人嘆息不已。或許過於緬懷過去、持守約定俗成的觀念,追求過度的穩定等,這些心態就是所有群體中的慣性,在發展中不能避免。雖然如此,筆者仍建議要為所持守的常提問。在信仰中養成藉提問而反思的習慣。因為另一大國「皇朝」已降臨,有一天我們也可能有口難言—皆因「問都唔俾」。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