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城網上教會 Umbrella City Cyberchurch

藉着最虛擬的網上世界,關心最現實的生活與生命。不滿足於象牙塔中的生活,學習把聽過領會過的基督價值踐行於人間。不敢忘記貧窮的和受壓迫的。把關心化成行動,活像天城降臨人間。

搞破壞的耶穌(約2:13-22)(証道撮要)

原刊於牧羊犬,2018年3月5日
Photo credit: https://commons.m.wikimedia.org/wiki/File:Jordaens_Christ_driving_the_Merchants_from_the_temple.jpg

Photo credit:
https://commons.m.wikimedia.org/wiki/File:Jordaens_Christ_driving_the_Merchants_from_the_temple.jpg

逾越節是猶太人三大節期之一,每年逾越節,猶太人都會上耶路撒冷獻祭。

四本福音書都有記載耶穌潔淨聖殿這大事件!但約翰似乎有另一個角度的表達。首先三本共觀福音:馬太、馬可和路加,都先描述耶穌騎着驢駒,以和平之君的姿態進入耶路撒冷,百姓高叫:「和散那!和散那!」夾道熱烈歡迎;約翰福音就強調因為猶太人的逾越節近了,耶穌從迦百農上耶路撒冷去。

另外,按三本共觀福音的時序,潔淨聖殿是耶穌宣教生涯的尾聲,亦成了祭司和猶太領袖要消滅祂,招致殺身之禍的原因;而約翰福音把潔淨聖殿安排在耶穌宣教生涯的起點,意味著祂是個帶來改變,撥亂反正的救世主。

最後,三本共觀福音記載都很一致:耶穌進了聖殿,趕出聖殿裏所有在做買賣的人,推倒兌換銀錢之人的桌子和賣鴿子之人的凳子,他教導他們說:「經上不是記著:『我的殿要稱為(馬太:萬國)禱告的殿嗎?你們倒使它成為賊窩了。』」而只有約翰福音,對耶穌潔淨聖殿的事件有更詳細的陳述。

坐在那裡兌換銀錢的

聖殿裡有「坐在那裡兌換銀錢的」人。由於希臘和羅馬的錢幣上刻著帝王或其他神像的圖案,所以不被聖殿接受。因此當猶太人要繳納殿稅或奉獻,都必須用指定的希伯來錢幣,故有兌換銀錢的人出現。不過兌換的匯率就未必劃一或者公道。

聖殿的外邦人院作買賣

外來朝聖者未必能夠自己帶獻祭的牲畜,於是可以在當地購買現成的祭品。本來設在橄欖山斜坡的售賣牲畜攤位,為了更容易做生意,當時聖殿的祭司竟然允許商人在聖殿的外邦人院作買賣,售賣獻祭用的牛羊鴿子及其他祭品!外邦人院其實都是聖殿範圍,用來給外邦人敬拜的地方。現因售賣祭物導致到處污穢不堪,外邦人又如何專心祈禱?原是敬拜上帝的地方,被猶太人霸佔了來做生意,四處又攪到污煙瘴氣!如果你是耶穌,你會如何處理?

「他們都是搵食啫!又振興耶路撒冷的經濟,我們應該體諒包容。」
「各處鄉村各處例!外來人唔知規矩就唔好理啦!」
還是應該回到聖所,站在旁邊祈禱:「上帝是全知全能者,祂定有自己的心意。」

為朝聖者提供方便而衍生的商業行為,本無不妥;但實際又並非如表面般簡單。本來在聖殿外進行的買賣,現在聖殿的範圍內進行,神聖之地因而被玷污。霸佔外邦人的院子作買賣,剝奪了外邦人敬拜神的權利;外邦人沒有權力為自己爭取,這是欺負無權者。因祭司和商人勾結串通,祭司給予商人各種方便:例如批評他們在聖殿範圍作買賣,又或者祭牲未嚴格檢驗,讓有瑕疵的也通融接受;商人高價剝削,然後祭司瓜分暴利。最嚴重是以敬虔作為牟取暴利的門路:逾越節是猶太人重要的節期,商人和祭司卻互相勾結,藉此機會賺大錢。

實在是太有問題,所以聖經說:「耶穌就用繩索做了一條鞭子,把眾人連牛帶羊都從外院趕出去,倒掉兌換銀錢的人的錢,推翻他們的桌子;又對賣鴿子的說:『把這些東西搬出去,不要把我父的殿當作巿場。』」面對如此的不義,耶穌沒有容忍,沒有商討的餘地,即場發火!推倒一切不當的事情。

教會裡的反思

反思教會,本是一個讓人可以敬拜上主的地方,卻往往以為為了「幫助」人敬拜而建立及教導一種教會制度。例如:要合乎教會所定的要求才可以參與某些事奉,又或才可以接受洗禮;為了避免爭執甚至害怕分裂,教導政教應該分離,教會內不應談政治⋯其實背後又是一種權力的遊戲,人心的操控。最後讓會眾失去了敬拜的真意。

假如耶穌今天走入教會,不知祂會否帶起摺櫈當鞭子,掃向坐在禮堂當中的會眾,掃倒講台上的講員,然後指罵著他們:「不要把我父的殿當作賣弄權力的地方。」

社會中的反思

再反觀當下我們所處的香港,打開報紙(睇大台就應該感覺不到)不難發現香港充滿了不義的事件。選委會玩弄規則,不讓異見人士參加立法會311補選。常常說香港土地短缺,172公頃大的粉嶺高爾夫球場,為何沒有回收?有局長稱它使用率非常高,去年打了12萬場球賽;大如荃灣的面積,根據《新界北研究》政府顧問報告,指粉嶺高爾夫球場只可發展約兩成用地,提供13000個單位。但1個太古城已經有12700單位,而粉嶺高爾夫球場大約等於8個太古城,為何竟然比太古城還要少呢?然之後突然又提出球場內有160棵古樹要保育⋯大家可知道粉嶺高爾夫球場的會籍是多少錢?1千6百萬!完全明白!難怪人稱「富豪樂園」的粉嶺高爾夫球場咁難收回了!

另外,為何今年的財政預算案要撥款3.1億比去年蝕2億幾的海洋公園,香港蝕本的公司難道得一間嗎?還是真的為了那10000張門票?

或許大家還認為這些都官商勾結,但為什麼政府要幫商家幫得那麼出面,那麼不公道呢?因為一直沒有人去理會!因為本來應該知道何謂公義的教會、基督徒還是覺得所謂的政教要分離,邪惡的世代由它敗壞,教會管好自己屬靈的事。沒有光明的地方,自然是漆黑一片!眾大聚選擇沉默,邪惡只會越來越惡!

面對腐化的制度,耶穌沒有考慮和理非非,沒有走去跟當時的猶太人領袖開會,談判,交換條件。耶穌寧願選擇做丑人,直接在聖殿中搗亂!基督徒能否效法耶穌?不再沉默,而出來指責當中的不是?

耶穌不怕帶來混亂,祂要撥亂反正

潔淨聖殿一事中,耶穌沒有叫奮銳黨的西門找人來幫手,也沒有叫天使下來掃場,祂只是製造了混亂;但祂所造成的混亂卻成了抵抗當時社會主義的抗議!其實事情的對錯分明,人又怎會不知道。問題在於大家仍是覺得自己無權無勢,沒有能力改變;又或者自己是既得利益者,就選擇妥協或詐傻扮懵。最後習以為常,無奈地接受。但耶穌不認同,祂的行為帶著道德的力量,祂的說話道出真理,也打動了身邊人的良知。所以沒有人馬上捉祂,也沒有人反對祂,只有人問他憑什麼可以這樣做。

而約2:18-22節那段猶太人和耶穌的對話,也是約翰福音獨有的。留意18節:「你可以顯甚麼神蹟給我們看,證明你有權作這些事呢?」用我們現代人的講法,就是:「你咩料呀!你有什麼資格來好管閒事!

那班猶太人沒有否定耶穌所做的事,反而是問祂資格的問題。似乎要反對不義的事,要視乎你夠不夠資格!但其實這根本是個制度產生出來的荒謬!要指正不義的事,是不用「資格」的!1980年韓國光州事件得以被揭露,全因一位司機和外國記者願意冒死採訪,才得以公諸於世!

要指証不義的事,不需要資格,而是需要「良知」!這也是教會及基督徒應該持守及捍衛的!

最後耶穌好像問非所答地回應:「你們拆毀這殿,我三天之內要把它建造起來。」「三天重建聖殿起來」顯然就不是指他們所處的聖殿,而是暗示祂之後將會被殺害,然後三天後復活,證明祂彌賽亞的身分!

其實耶穌知道,耶路撒冷的聖殿最終會被毀滅。在約翰福音之後的故事,耶穌對井旁打水的撒瑪利亞婦人說,敬拜的地點已經不重要;這裡祂更透過這預言,意味著將來祂自己將會取代聖殿的地位,成為信徒敬拜的對象和核心!既然如此,眼前聖殿的敗壞,對信仰的敬虔,對真誠的敬拜,已經再沒有關係,之後信徒可以直接用心靈和誠實來敬拜上帝。

但面對著不義的事,耶穌沒有置之不理;耶穌在第16節說:「不要把我父的殿當作巿場,」為了愛父的殿之故,祂仍是挺身而出地推倒不正確的事情。

反思我們當下的信仰,仍有不少牧者教導信徒:任由現今世界的敗壞,因為這跟信徒對敬虔的追求、對真誠的敬拜看似沒有關係;然而從耶穌的行為,我們看到不一樣的教導:因為愛的原故,就應該挺身而出地推倒不正確的事情。

總結

約翰福音第二章,讓我們見到耶穌的兩面:2:1-12在迦拿婚宴,耶穌將水變酒,為一對新人錦上添花,解決燃眉之急;13-22節,潔淨聖殿的耶穌,是嫉惡如仇的破壞者。施慈愛與秉持公義,都是耶穌的性情,也是我們該有的靈性。

耶穌的靈性,及祂對聖潔的追求,從來不離地,福音書沒有很多的篇幅記載祂和門徒在會堂的事蹟,反而見到祂到處「探訪」,在公眾地方與人親近,教導和治病,讓人看見,親身體驗到福音的真實。今日香港處於一個怎樣的時代?我們需要一個錦上添花的信仰,還是嫉惡如仇的信仰?

願主教導我們。願主保佑香港。

牧羊犬.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