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施諾

《令人噴飯的謝飯》and《死後可幹的事:瀕死經驗是甚麼一回事?》的作者

"你實實在在的告訴我、我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年老的時候、我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我束上、帶我到不願意去的地方。"

搞一個 「安卵子」(balls) 大會,給準男子漢安上一副

以下的故事不是虛構,如有雷同,實屬正常,歡迎對號入座。

我認識一位A先生,年約 30 有多。有一回,因香港政府的濫權,令到A先生和數十位市民的權利受到嚴重損害 (詳情不談) 。他們決定派出幾個代表和官府進行面談。

在第一次的面談(只是交信件而已),A先生不願去,他含羞答答表示他穿了短褲,失禮,不好意思去。

在第二次的面談,A先生有出席,但全程面對著令他的權利受損的官府,他默不作聲,有點像蟻民等待大老爺開恩的態勢。

也許 A 先生內歛,或不喜歡說話,所以在以後和官府的面談,他們再也沒有找 A 先生參與。

在 A 先生和這數十位市民和官府交涉之際,香港剛好發生有學生參與的佔領運動。1

在佔領運動期間,A先生突然「有東西上身」,變了另一個 人。A 先生每一天,對,是每一天,至少有兩次在眾人面前冷嘲熱諷在進行佔領街頭的學生,把學生說到一文不值,又分析外國勢力如何如何等,可以不停談足兩小時。

我是第一次知道A先生原來可以這樣作長時間的高談闊論,滔滔雄辯,面無懼色!

留意兩點。一、A 先生從來沒有說過其業務受到佔領影響,和學生無不共載天之仇。二、A 先生從未試過每天兩次在眾人面前批評使他受損失的官府。

A 先生應伸手入褲襠內,試試可否抓到卵子(balls) 。如果抓到,確定自己是真的男子漢後,就應該用批評學生的威風來批評官府,畢竟是官府的濫權損害了A先生的利益,不是學生!

數一數在我們身邊的人(包括自己),看看有幾多個是 A 先生的翻版?

我們做男人的,每天起床,應順道摸摸自己的褲襠,提醒自己是一個男子漢。

一個城市、國家要有前途,必定要有足夠的男子漢。如果男子漢不夠,或賈寶玉太多,就要搞一個 「安卵子」(balls) 大會,給準男子漢安上一副,then let’s roll。這樣的城市、國家才希望!

  1. 佔領運動主要拜香港首長梁振英所賜,他善於無事化小,小事化大,大事化災難,在此不詳談。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