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換位思考之逼迫教會

3474-05-02

由於夏寶龍接任港澳辦,而他任內最著名政績是在浙江省推行「三改一拆」,「依法拆除違章建築」,包括多間教會的十字架,瞬間掀起教會之間的討論,內地逼迫教會的風潮,是否將會吹到香港呢?

不過,據我所見,大部份的討論,均以教會或信徒為本位,即是探討假如逼迫來到的時候,大家應該怎樣做,而鮮有換位思考,共產黨假如要整治香港教會,該會用何種手段。

今篇來個換位思考,假如我是一名共產黨官僚,要來整治收編香港教會,我會用何種方法呢。

在未來的短時間內,香港仍然是中國主要的白手套及資金出入口,所以硬來的機會很少,至少不會即時出現暴力拆遷,拉人封艇,但過去香港教會多年來的積習,要找教會的弱點來攻擊也不是難事。

第一,好多人提過,香港樓價高昂,過去好多教會走法律罅,租用或購買工廠大廈作聚會場所,當中未必完全符合消防條例,甚至有些堂會刻意僭建增加空間,只是過去政府一直以寬鬆的態度處理,隻眼開隻眼閉。假如政府要有法必執,執法必嚴,究竟有幾多間堂會會受影響呢。

第二,不少堂會及機構的行政同財政長年混亂,教會成文的會章很多時徒具一紙空文,完全規管不了強勢領袖,包括堂主任、執事會主席、長老等人的行為。堂會機構帳目不清,為籌錢擴堂而隨意挪用資金,福音機構拖糧欠薪,違反正常聘用程序等等的事情,在教會界時有所聞,部份已去到干犯刑事罪行的層次。有些傳道人更大言不慚,認為堂會的財政不需向任何人問責,只需向上帝負責,不容許其他人質疑過問,否則是挑戰神的用人,不尊重神。如果政府有心要查,究竟有幾多堂會及機構會負責人出事。

政府未必需要真的告到你鐺鎯入獄,但用冗長的法律程序拖死中少型的堂會及機構,則輕而易舉。

第三,當然係me too。教會雖然近年爆出過幾宗性醜聞,但大家知道,隱藏的Church too問題遠超此數,教會性醜聞的取態仍然傾向「家醜不出外傳」,「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咁會絆倒好多人」,「會令神的名受虧損」,最後用權力壓下事情不了了之,自己處理不了,亦不容愛害人向外界執法機構申訴,認為是「找外人求審」。

而Church too最大的殺傷力在於,受害不必真的對簿公堂,單單走出來指控教會領袖,所構成的困擾已經非常巨大。特別是上一代不少男性牧者,在他們年青牧會的時候,並沒有太多人關注這種事情,他們亦無受過類似的訓練,不少人對異性身體接觸十分隨便,「好似爸爸愛鍻女兒咁」。(但佢地又識教人男女之間要避免身體接觸,以免受情欲試探)。十年前某一個晚上的促膝長談,借出肩膊讓人倚靠,輕輕掃過女信徒背脊的安慰,想不到十年後會被人指控係性騷擾。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