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施諾

《令人噴飯的謝飯》and《死後可幹的事:瀕死經驗是甚麼一回事?》的作者

"你實實在在的告訴我、我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年老的時候、我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我束上、帶我到不願意去的地方。"

掌權者翻臉不認人,順服者死不瞑雙目

We learn from history that we do not learn from history. —Georg Hegel

藍絲信徒教牧經常引用《羅馬書 13 : 1- 2》說要順服掌權者。已有不同作者指出他們的謬誤。那麼現實世界又告訴我們甚麼?

現實世界當然是十分現實,它告訴我們,掌權者是需要監察和制衡,不是順服,更不能撐!我們越順服掌權者,下場越淒慘。中國官埸體制内有兩位仁兄十分順服終極掌權者,沒有功高蓋主,只是溫馨提出一些意見,已不得好死。

布雷先生的和平理性進諫

陳布雷曾是國民黨蔣中正委員長的文膽、智囊。陳布雷一生廉潔,對蔣委員長忠心耿耿,蔣委員長也對他相當尊重,稱他「布雷先生」。有年輕人曾提醒陳布雷,說蔣委員長門下的四大家族是貪腐大頭子,陳布雷卻力撐蔣委員長,道:「年輕人不要被別人煽動、利用,委員長也痛恨貪腐,只是身邊有太多小人。」

可惜,國民黨內部腐敗的情況越來越嚴重,中共的軍隊又不斷進迫。陳布雷憂國憂民,終於和平理性地建議蔣委員長採取行動打擊貪腐,挽回民心。蔣委員長聞言,臉色陡變,一改禮賢下士之態,朝陳布雷臉上猛摑一掌。這一掌令陳布雷受屈辱之餘,也打掉了他對蔣委員長的迷信和幻想。陳布雷最終服用大量安眠藥自殺身亡。臨終前向女婿表達後悔從政。

一個不受制衡的蔣委員長,可以為所欲為,也不會珍惜陳布雷對他的順服,隨時翻面不認人。但陳布雷的下場,已經比起彭德懷好得多。

彭大將軍的和平理性萬言書

彭德懷曾是毛澤東主席手下一員猛將,抗日時期令日軍吃了不少苦頭。在解放戰爭時期,彭德懷和現時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在陝北戰埸成功保護了毛主席。在後來的朝鮮戰場,彭德懷擊退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部隊。在黨內,彭德懷非常順服毛主席,為他掃除不少政敵。毛主席也高度讚揚彭德懷為「彭大將軍」。

毛主席奪取了全國政權後,為了實踐自己的政治夢想,推行大躍進生產運動,結果全國爆發飢荒。彭德懷考察民情後,覺得不妥,於是和平理性地上萬言書進諫,結果激怒了毛主席。一個不受制衡的毛主席表面仍然笑騎騎,但已計劃放毒蛇。在其後的文化大革命,彭德懷被折磨長達七年後才死去。臨終前彭德懷痛駡毛主席,也痛悔自己的一生。

你以為蔣中正和毛澤東只是個別例子?史太林、金日成、金正日、金正恩、鄧小平等這類世界上不被制衡的獨裁者,即使你對他們千依百順,一點和平理性的意見也不提出,他們也可以出於自身利益翻面不認人,為所欲為。

看官,權力不需要順服,而是需要制衡。但可惜太多香港人不讀歷史,而華人的奴性基因又太重,順服掌權者已是根深蒂固的心態,覺得是天經地義的事。

藍絲教會更不濟,中共早已在國內翻臉不認人,打壓教會。香港警察更諷刺信徒,叫耶穌下來見他們,但藍絲教會居然仍然可以對著中共和警察笑吟吟,甚至力撐他們,為他們說盡好話。藍絲教會要麼無知或害怕中共,用「愛仇敵」的藉口來保障他們宗教的雅興不受破壞;要麼為了取得中共給的利益而無恥。對於前者我們可以「一看、二幫、三等待」,耐心解釋中共的邪惡,不順服中共不等於要盲目喪命。對於後者,和他們爭論是浪費時間;終有一天,中共翻面不認人的時候,連三自教會也唾棄他們,他們會全面跌倒,堂毀牧亡,完全自作孽,不用可憐!

思考題:在香港反送中運動和國內武漢肺炎事件,中共是否有翻臉不認人,使順服者死不瞑雙目?如果有,誰是哪些順服者?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