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s Wu

80後,
小傳道一名

挑戰耐性的極限

hong kong to central

「我們會致力盡快恢復列車服務,並協助乘客於列車服務局部中斷時繼續行程。多謝你的體諒和忍耐。」1

不知不覺,我們已被塑造成一個充滿體諒和忍耐的社群。港鐵訊號系統發生故障,似乎早已成為本港上班族每年數次的千人慶典活動。就是在這段發生於上班時間的慶典期間,港鐵發言人總會像致歡迎辭一般透過大眾傳媒把以上一句官腔式的說話copy & paste,然後繼續向市民解釋故障的原因如何合情合理,故此各位上班上課的市民必需要體諒和忍耐。說話過程理所當然得沒有半點愧疚、不像台灣日本的那些公司高層一般經常向大眾鞠躬致歉。

港鐵公司沒有否認自己的問題,卻也沒有承認、亦毋需承認自己在突發事件的安排上出現任何亂子。近些年,港鐵沿線的覆蓋網絡日漸擴大,其他交通工具為免出現惡性競爭,或改變線路、或減省班次。當港鐵沿線出現訊號故障而影響市民上班上學,卻開咪呼籲乘客轉乘別的交通工具。講真,如果真係有其他交通工具取代到,就唔洗明知有訊號故障都迫住搭地鐵啦!

不過我們都明白,作為弱勢的升斗市民,實難與大財團的勢力抗衡,卻只會對他們不斷依賴。從學童年代開始,我們便受到港鐵的乘車優惠影響,變得不懂乘搭其他交通工具。那怕我們的智能電話有google map的路線搜查功能,對港鐵慣性依賴也教我們懶得思考乘搭其他交通工具的可能。就是在這麼一個訊號故障的早上,一位在美孚工作的朋友分享他下屬因港鐵延誤而決定請假的訊息。當朋友問到下屬在哪一區居住,對方竟然帶來一個震驚七百萬人的答案:「深水埗」。

現實上沒有太多別的選擇、我們也放棄思考其他可能的選擇,讓盲目的體諒和忍耐成為我們的生存方式。只是當體諒和忍耐變得盲目,被體諒和被忍耐的對象會因而作出相對的改善?抑或只會變本加厲出現對弱勢者進一步欺凌?相信經常乘搭港鐵的人必定心裡有數。

體諒和忍耐也不是港鐵的專利術語,卻也是信仰群體經常掛在口邊的靈丹妙藥。每當信徒之間出現紛爭,我們總會聽到調停者或涉事人呼籲大家必須體諒和忍耐對方或自己的不足。若信徒的位置平起平坐,活出一種弟兄姊妹間的平衡關係,體諒和忍耐自然容易處理;只是信徒之間出現權力上的不均,在上者以粗暴方式傷害過其他信徒、再有如港鐵公司一般要求對方以體諒和忍耐的方式就範、並打著信仰的旗號指出對方必須對自己妥協,我們又如何理解這類教會經常發生的事件呢?

相信經常乘搭港鐵的人必定心裡有數。

條條大路通羅馬。上帝的國度比港鐵覆蓋的網絡更闊更廣,盼望我們都不要變得盲目。

  1. 〈全心全意,滿足顧客的需求〉,參港鐵網站(瀏覽日期2018年10月16日)。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