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貴恆

蔡貴恆牧師 (BA, MA, M.Div, Th.M, D.Min) 為靈根自植國際網絡創辦人及會長,專研靈命塑造及屬靈導引。曾跟隨耶穌會神父、侯士庭 (James Houston) 、魏德樂 (Dallas Willard) 等學習禱告及靈修神學。多年來藉文字事奉、牧養教會及神學教育等,推動信徒靈命更新和屬靈導師的培育工作。現於不同神學院任教靈修科目、寫作和培訓新一代的牧靈者。近作包括:《牧靈導師手冊》、《逆轉靈性》及《門檻上的信仰告白》等。

挑戰性的邊緣

我甘願走小數人選擇的路嗎?最近和一群對spiritual formation 有負擔的人分享,令我想起他們的立志,和那些誇誇其詞的人,是何等的不同:想起之前寫的文章,提到:「反璞歸真,甘願微小。」

我相信這種甘願微小的精神正在默默地傳承著。並且,這精神可見於當代幾位屬靈導師的生命和見證中。侯士庭(James Houston)是維真神學院(Regent College)的創辦人。他出生於一個蘇格蘭宣教士的家庭,擁有大學地理學的教席,在牛津大學與路益師(C.S.Lewis)是同事。過去四十年,他在推動靈修學上不遺餘力,四處教學演講,更可以說是著作等身。這一切說明瞭什麼?在一次訪問中,他卻說:我並不看自己為一個作家,只是分享靈程路上的經歷而已。因此,在其近作《流放的喜悅》(Joy of Exiles)中,他形容自己是站在邊緣的人,向世俗化的教會溫柔地提出忠告。

梅頓(Thomas Merton)最初為人認識的是他的自傳《七重山》,該書將他成長到入修院的不同歷程娓娓道來,說明他除了神哲學的修養外,也是文學創作人。梅頓的社會覺醒和他的成長和時代背景有一定的關聯。我們可從其作品《一位歉疚的旁觀者的聯想》(Conjectures of a Guilty Bystander)見到他怎樣成為另類的社會行動者。他和馬丁路德.金恩等前衛的民權運動領袖緊密聯絡,但我們又不能將他單單視作行動主義者。他關心神學,熱心宗教對話,我們欣賞其神學洞見和靈性知識,但他並不是一個以神學出名的作家。梅頓在他的著作中提到參加一個神學會議的經歷:「講者冗長沉悶的內容令參與者無法專注,當講論結束時也沒有多少人回應或討論。主席在會議結束時客氣地說會議非常豐富後,參與者隨即起立唱聖詠《我從深處向你求告》(De Profundis)1。」

在這個段落之後,梅頓加上一句可圈可點的話:「若問我的想法,我會說聖詠重要得多了。」比起洋洋大觀的神學演講,聖詠似乎是微不足道,但作為對神意堅志誠的回應,又怎能輕看頌歌的重要性呢?難怪巴刻(J.I.Packer)在神學院課堂結束前也要求全體學生起立唱《三一頌》!

卡羅.加勒度(Carlo Carreto)一九一○年生於義大利,年輕時即取得哲學博士學位,但傾向無神論;他口才極佳,對一般大眾深具影響力,更可以說是家喻戶曉的知名人士。但後來他放棄無神論並出任義大利「公教進行會」的主席。四十四歲時,他受神的感召到北非的撒哈拉沙漠追隨〈耶穌的小弟兄會〉(Little Brothers of Jesus )的富高神父(Fr. Charles de Foucauld)學習默觀生活。和侯士庭相似,他也是由高處走向低處,從群眾走向獨處。我接觸他的第一本作品《星語:沙漠的來信》就是他在沙漠中的靈修札記。這是本我讀過很多次仍覺得回味無窮的書,因為他寫的是自己的默觀和生命,所以特別吸引人。」


  1. Thomas Merton, “Conjectures of a Guilty Bystander” NY: Image Book, 1966, p. 131.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