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按牧私了!?

本不想多說別人的事,因曾被人說「大牧欺負小牧⋯⋯」。但無論過去、現在或將來,我仍是對教會,對年輕人有一份關懷。講了,聽與不聽,也無法控制,但能安心,做了應做的事,說了內心的話,也是與母校的師弟妹們分享而已!按牧「不是一個人的事」,彼此分享,勉勵和提醒,也無不可,是嗎?

按牧禮,觀禮的多是親友和有關教會的會友,外人很少到場。但按牧禮也是一個公開的見證,表示受按立的人,不單接受有關教會會友的祝福,也樂意接受別人的祝福。所以無論事前有否表示出席,臨時來到,也總不會叫到來者吃閉門羹。

是次某教會舉行按立牧師禮,事前有不同人士有不同的批評及意見。教會於日前宣佈,參觀按立禮,要事先登記,得同意後,到時派門票才可進入,使按牧禮成為一個不公開的聚會。

當然我明白,有人揚言要在門外表達不滿,假若讓他們進來,只會破壞按立禮的進行。假若沒有人可能來打擾,或許教會不會作出閉門的安排。所以我也不希望別人去打擾按立禮。不同意見的人,也可尊重別人的決定。

在我有限的記憶,在香港教會中,按立禮備受別人關注,甚至反對,好像從沒有發生過的。或許今天社會中喜歡批評作亂的人多了,也影響教會出現這些怪現象。但值得要問的,為甚麼是次按立禮會引起這種事情發生?是別人的惡作劇?是人與人之間的恩恩怨怨?但除了一些曾與那教會發生衝突和矛盾的人有意見外,我也看見一些較平和和資深的牧者,也用不同方式表示過意見。

耶穌曾這樣教導信徒:「所以,你在祭壇上獻祭物的時候,若想起有弟兄對你懷恨,就要把祭物留在壇前,先去跟弟兄和好,然後來獻祭。」(太五23~24)

誰有資格去按牧,誰有資格被按牧,我無意批評,也深覺沒有資格去批評。但假若在獻祭前發現有人與自己不和,也會先放下祭物,處理好問題,才去獻祭,按立禮遇到類似的事情發生,無論是誰對誰錯,是好意抑或不懷好意,豈不也可以先考慮暫時擱置按立禮,處理一下不同人士不同的意見?按手的牧者和接受按立者有沒有這樣的考慮?

按立成為牧者,是一生之久的事奉,不在急於一時。日後回想,自己受按立時,受到諸多批評,也不會好受。能謙卑多聆聽別人的意見,甚至是反對的意見,不少時候都是有所裨益。

在我事奉的教會中,我常遇到一些年輕傳道,盼望教會能按立他們為牧師,但未能通過。我都會鼓勵他們,不要失望,聆聽一下反對的理由,加以改善,將來必有所得益。我曾這樣多次勸喻他們,後來發現他們都順利按牧,在教會中有美好的事奉。「謙受益」,是中國人的智慧,也是聖經的教導。「凡事謙虛、溫柔、忍耐,用愛心互相寛容,以和平彼此聯繫,竭力保持聖靈所賜的合一。」(弗四2~3)

擔任牧養工作,與是否被按立為牧師,並無必然的關連。我寧可在和平合一中接受按立,也不會在爭議衝突中接受按立,因為牧者的工作,也是要建立和平和合一。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