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皚

在教會待了超過二十年,平日胡思亂想,喜愛在文字中整理和尋找信仰的平凡信徒。三一上帝啟示的豐富,以及祂揀選的恩典,都是「無法可講述」的,平凡如我只能「願唱歌稱讚」。 關於我有血有肉的信仰,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請容我娓娓道來。

作者 Facebook 專頁:http://www.facebook.com/tmhwtw

拜偶像又何必要你跪下?

原刊於嘗言道 Wording the Word,2015年7月27日

不知為何香港的基督徒對「拜偶像」有一種異常狹窄的詮釋,彷彿無論政府做什麼,只要她不將一個陶瓷公仔或木偶放在我們面前,只要她不是要求我們像尼布甲尼撒要求但以理三友一樣跪拜金像,我們就可以繼續「順服掌權者」,我們也沒有拜偶像。

這個想法未免太天真無邪了。

首先我們要弄清,到底什麼是偶像呢?我覺得其中一個定義就是任何企圖僭越上帝地位的都是偶像,也就是說,任何要求我們對之絕對忠誠服從的,任何要求絕對不可質疑 (unquestionable) 地服從的,都是在僭越上帝的地位,都是偶像:因為只有上帝配得我們這樣的忠誠。偶像並不只是那些可見的、充滿異教風情的佛祖、觀音、關公或巴比倫金像。

11312794_1033941069949697_7501177924627176591_o

在這個角度我們就可以明白應該怎樣從一個信仰的角度去理解共產黨的所作所為。不錯,共產黨不會叫你三跪九叩跪拜習近平,或要你唱詩歌頌他,但它會對你說:「人大 831 決定不可撼動」,或「基本法一字一句一個標點符號都充滿愛」,或「基本法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它的蝦兵蟹將會語帶顫抖地強調「中央」的意旨是如何要凜遵無疑,共產黨又是如何上帝一樣在我們心中變得無所不能,能縱覽、控制全局:這不是要我們跪下叩頭絕對忠誠服從是什麼?差著不是要你真正屈膝跪拜罷了。

當我們的行動生命都受制於一個政權到一個地步,當我們對它的所決定不但要絕對服從,甚至不可質疑,不可撼動,甚至從心底熱烈擁護時;當今天我們在做決定時(例如是否爭取普選)是否只問「我們是否能對抗中央」,而不是問「到底一個基督徒應該怎樣做」時,我們已形同拜偶像。這時候,形式上是否下跪又有多重要呢?

這些本來就是簡單不過的道理。但或許我們太專注教會內四幅牆內發生的事,和太受固有錯誤的「政教分離」以至「偶像觀」影響,我們竟對共產黨僭越上帝的所作所為一無所覺。是不是要到有一天,共產黨像在過去這幾個星期那樣在溫州強拆教堂十字架一樣拆掉香港的十字架,像他最近對自稱為基督徒的黨員以「缺乏信念理想和喪失黨性」為由進行大清算一樣清算香港的基督徒時,我們才懂得悔改?

擱筆前容我提一件可能驟眼看來不太相關的事。早前,西藏的達賴喇嘛宣佈不再轉世,共產黨也要干預,說轉不轉世輪不到達賴一人說了算(什麼?!),只有中央政府可以決定。

很多信徒會覺得「達賴喇嘛關我什麼事」,但問題不是達賴喇嘛與否,而是共產黨的態度。一個宗教的傳統承傳,其宗教領袖如何一代傳一代,本來就是本身的「內部事務」,什麼人可以干預呢?只有至高無上的上帝,才可以指手劃腳,說三道四。共產黨現在就是在做這上帝的角色。

那些還只覺得共產黨只是一個「我不懂也不想理」的政治中的一個東西,覺得它只是一個普通政府的人,其實只是一種無知和自欺欺人。

今天香港有些教牧,不知是本身的無知,還是希望媚共投誠,竟然去曲解聖經,以羅馬書十三章等經文勸信徒「不要問,只要信」的「順服掌權者」,這樣的「順服掌權者」,除了是跪拜偶像外,不可能是別的意思。啟示錄中的海獸、地獸等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當共產黨要求這樣的忠誠時,我們是否如其所願「順服掌權者」?若然,我們就是在拜偶像。

今天我們覺得拜偶像就代表必須有一尊陶瓷偶像擺在我們面前,我們要拈香下拜才算是拜偶像。但拜偶像又何必要你跪下?只要你凡事都「不要問,只要信」,對每個京官的決定都視為「不可撼動」,只要你被輿論描繪的中共強大至高無上的形象嚇怕了,你就是在拜偶像了。

這時候,你的膝頭是否跪下已經無關重要了,因為你的心已經跪下了。

作者 Facebook 專頁

延伸閱讀:《後雨傘思考之五: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

對於拜偶像又何必要你跪下?有1個回應

  1. […] 上星期刊出《拜偶像何必要你跪下?》一文後,有朋友詢問,理論上聽來也算合理,但有點知易行難的感覺。到底我們怎樣才能避免向共產黨下拜? […]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