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絶的恐懼

原刊於临风识劲草,2017年5月30日

美國“心理科學協會”2011年8月12日的一篇報告中,肯塔基大學的心理學家拿單·德沃爾(Nathan Dewall)說:“你如果打開電視,觀看任何‘真人秀’,你會發現,絶大部分都是拒絶和接納的故事。因為,在所有的人際關係當中,接納是人類最基本的需求。”

人類內在的需求

我們從小就被教導,需要被人認可。小時候要尋求父母的認可;上學以後需要老師和同學的認可;進入社會以後需要被長官和同濟的認可;演員和作家需要觀眾和讀者的認可。夫妻間彼此認可,這是保持健康關係的前提。

為了被同儕接納或尊重,人類會做出各種匪夷所思的事情來,孩子們也是一樣。更因為他們的生活圈子比較侷限,那種被接納,有歸屬感,能夠融入“主流”的慾望更形強烈。學校裡,你可以明顯地看出,哪些是受人景仰的人物,哪些是受人冷落的人物,哪些是受人奚落的人物。跟動物界一樣,這就是所謂的“啄食順序”吧?再加上一批附和者為了要融入而有的“狼群心態”,情形就可能更醜惡了。

學校裡面發生霸凌事件,背後的心理與此相關。最近(2017)新聞報導,俄亥俄州立大學一位新生,在男生宿舍裡為了爭取老會友的接納,被迫大量酗酒而死的慘案。

廿世紀的人本主義心理學家馬斯洛(1908-1970)曾經提出著名的“需求層次理論”。他把人類先天的需求分為五個層次,從最低到最高。如果低層次的需求沒有滿足,他認為人類無法追求高層次的需求:

  1. 生理需求(physiological needs):對食物、水、空氣、性和住房等的需求。
  2. 安全需求(safety needs):對人身安全、生活穩定以及免遭痛苦、威脅或疾病等的需求。
  3. 社交需求(love needs):對友誼、愛情以及歸屬感的需求。
  4. 尊重需求(esteem needs):對成就或自我感覺良好的需求,以及他人對自己的認可與尊重的需求。
  5. 自我實現需求(self-actualization):這是在滿足了低層需求以後對人生目的的需求。達到自我實現境界的人,接受自己也接受他人。解決問題能力增強,自覺性提高。這種人善於發展潛能,能獨立處事,要求不受打擾地獨處。他宣稱只有2%的人可以達到這個境界。

前面四項都是匱乏動機,只有第五項是成長動機。

他的理論雖然廣泛被人引用,但是因為缺乏嚴謹的科學方法,所以也受到專家們嚴厲的批評。我認為他的理論有很多漏洞,是標準“人本主義”思維的產物。其實被造的人類是複雜的,人類的“個性”(或譯作人格)與“動機”不能單用“需求”來定義。我看,那種簡化也是“還原論”的一種。

其次,層次的觀念也很有問題,況且人類有利他、靈性以及嚮往永恆的需求,這是他所忽略的。但是,我也不認為應當因噎廢食,他所列出的需求也的確存在,只是要如何處理這些需求的問題。(馬斯洛在去世前一年也加上了超越個人的以及靈性的需求,為第六層。不過,這已不是他理論的重點。)

況且,所謂“需求”是相對的,不是絶對的。一個社會如果過分強調某種“需求”,造成人們的期望值普遍升高,那麼,當然這方面的問題就多了。

我猜測,就是馬斯洛所列舉的“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和“尊重需求”這些“匱乏動機”的驅動,使得人們在極度渴望時會做出一些不可思議的行為,包括奇特的自我表現,或是譁眾取寵。為了爭取被認可,人願意付上的代價是可觀的,有時甚至願意出賣靈魂。

被拒絶的恐懼

在所有的“需求”之中,對人類情緒影響最大的大約是“尊重需求”。那種被拒絶的痛苦,我想人人都嘗過。例如:

高考(申請大學)失敗,讓人信心盡失,痛不欲生。
求職被拒,覺得被社會淘汰、遺棄,覺得自己不中用了。
追求夢中情人,卻被對方拒絶,萬念俱灰。
朋友生日派對,被排除在外,被人冷落。
身材、相貌、身世、家境被人當作笑柄。
笨拙的反應當眾被人奚落、嘲笑、孤立、欺凌。

為什麼人類有被接納、認可的需要?為什麼都有害怕被拒絶的恐懼?因為人類有種強烈的社會需求,要與人建立正常的關係,成為他周圍共同體的一部分。

在人類所有的自由當中,我想“免於被拒絶的恐懼”的自由是非常匱乏的吧?這樣的想法是有科學的根據的。

英國的《衛報》在2003年10月10日的一篇報導中提到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以及英國倫敦學院一批研究疼痛的專家們發現,肉體的病痛與某些情緒上的打擊對大腦產生同樣的刺激。

“對志願者進行腦部掃瞄結果顯示出,當他們遭受社會冷落,大腦的‘疼痛中心’進入超速運轉。這一發現表明,任何情緒壓力,如斷絶關係或失去親人,可能與肉體上的疼痛緊密相關。”因為這兩種痛苦對大腦應付疼痛的部位產生相同的反應。

這個發現至少說明,情緒上的痛苦對大腦所造成的影響是真實的,與肉體的疼痛相似。因為這種痛苦是真實的,我們就不能輕描淡寫地對受苦的人說:“想開些吧,這都是你想像出來的。”我們也不能僅僅告訴他:“這種情緒是罪惡的,你只要認罪悔改,一切就都完美了。”

《美聯社》2011年3月28日也有一篇相似的消息。密执安大學與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者發現,腦部處理肉體疼痛的部位與處理感情被拒絶的部位相交。這個研究的結果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上。

我們大約不需要科學家來告訴我們,被拒絶所造成情緒上的痛苦是很難接受的。但是,這兩個研究的結果至少都支持一件事實,那就是:社交上的拒絶,特別是情感上的拒絶,對人們情緒的影響十分巨大。從經驗裡,我們知道,這種情緒會帶來自卑情結、厭世情結、焦慮、攻擊性、暴力、甚至臨床抑鬱症。這也是學者的結論。

2003年《攻擊性行為》(29期)雜誌發表了一個研究結果。研究發現,從1995年到2001年間,美國學校槍擊暴力有87%是肇因於社交上的拒絶。對於孩童和青少年而言,社交上被看為“另類”,遭受排斥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當然,美國教育過分強調“自我感覺良好”,使得許多孩子們對自己、對別人有不現實的期望。遭受排斥使得期望破滅,那種絶望可能會比其它文化環境更具破壞性吧?

當然,有時“被拒絶”只不過是主觀感受而已,與事實無關。在方式上,拒絶的方式也有兩類。一類是“主動的拒絶”,例如霸凌、揶揄、愚弄。另一類是“消極的拒絶”,例如忽視、不理睬。這兩類拒絶都會造成情緒的困擾。

被拒絶者的行為特徵

根據另一個2003年賓州州立大學教授凱倫·畢爾曼的研究,絶大多數被同學拒絶的孩子至少會有下面行為特徵的一個。

  • 低度的親社會行為(如大家輪流,分享)
  • 侵略性或破壞性行為的比率較高
  • 注意力低,不成熟,衝動行為的比率較高
  • 社會焦慮的比率較高

可見,很多時候攻擊性強,反叛權威和行為怪異不過是被(同輩或社會)拒絶的一個保護面具罷了。例如,許多在學校中领頭霸凌,欺負他人的孩子,他們本身在家中卻是被父母親虐待的孩子。他們顯示的不過是內在強烈需要的反彈。他(害怕)得不到接納、關懷、尊重。那些“自殘”的表現,很可能就是他們內心的尖叫。

或許每張扭曲的臉龐後面都有個悲慘的故事。可惜的是,我們往往只看到表象,聽不見他們內心的吶喊。

最大的拒絶與接納

分析心理學的創始者榮格曾說:人們會做任何事情,不論如何荒謬,以避免面對自己的靈魂!

害怕被他人拒絶是許多人最大的擔憂,人們被這種恐懼所驅使。可是,就如榮格所說,我們最大的問題是逃避面對自己,不敢面對自己心靈深處的吶喊。我們每天早上照鏡子,看看自己是否穿著體面,卻沒看到內心的孤寂和徬徨。

只有當一個人除去人前的面具,意識到自己靈魂的需要,他才能突破生命的瓶頸,體會到內在對永恆的渴求。他逐漸認識,在所有的關係裡面,最重要的是他與上帝間的關係。上帝對他的接納才是他能夠不再活在恐懼中最大的把握。

“我以永遠的愛愛你, 因此我以慈愛吸引你。”(耶利米書31章3節)

“我父母離棄我,耶和華必收留我。”(詩篇27篇10節)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2017「基督教坊」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