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o Cheung

張毅勤(Angelo Cheung),就讀於伯特利神學院,在宣道會太和堂聚會,但因同性戀爭議被教會雪藏,在教會裡無所事事。喜愛研究聖經和神學,重視人權、平等、自由的普世價值,關注動物權益。休閑娛樂是閱讀和下棋。

抗爭到底,無畏無懼──參與「預演佔中」被捕日記

DSC_4339
預演佔中過程

2014年7月1日晚上11:00,我隨七一遊行隊伍到達中環遮打道,現場已有多人坐在馬路上聚集,他們繼續留守,等待「佔中預演」的開始,期間學聯的成員在台上發言。

DSC_4302
DSC_4303

那時我坐在和平紀念碑廣場的長椅上小歇,一面思量著自己的參與程度:「究竟我應該親身落場?抑或在旁聲援?」,由於這是一項公民抗命行動,親身落場必須承擔法律責任的風險,我並不擔心被捕,由我支持佔中的一刻就預了有機會被捕,只是一直未預備好如何向家人交代,原本想在參與正式佔中前才跟家人說,倘若今天在他們毫無心理準備下被捕,會否對他們造成很大打擊?

經過多番思量,還未有定論,惟有靜觀其變,見機行事。無論如何,我也決定留在這裡,故先告知家人今晚有事不回家。

晚上12:00,學聯宣佈公民抗命正式開始,期間台上多位主持人分享他們參與是次行動的原因,並向參與者說明要面對的風險。

DSC_4305

凌晨1:00,警方宣佈集會已超過不反對通知書列明的時限,要求群眾離開。部份人離開,聚集人數開始減少,而我繼續四處觀察情況…

凌晨1:40,我走到德輔道中,遇見黃洋達,他表示見到預演佔中參與者人數不多,故宣佈前往支援,率領熱血公民成員從進入遮打道。

DSC_4311

凌晨2:00,多輛警車設置在和平紀念碑廣場一帶,據報現場有三百名警員戒備。

DSC_4318

凌晨2:40,警方展開清場行動,台上的人被逐一抬離,台下的人不斷高呼「改變始於抗爭,希望在於人民!」。

DSC_4325

凌晨3:10,當台上所有人被補後,領導的工作便落在台下三位學聯成員身上,與此同時,他們也成了警方的下一輪逮捕目標。他們呼籲願意承擔法律責任的人繼續留守,直至目標時間早上8:00 為止。

就在此刻,我決定落場參與。

其實說來慚愧,由戴耀廷於上年初倡議佔領中環,我便一直支持這項行動,作為一個三十多歲的成年人,理應比這群年輕學子更願意承擔,因為他們在學時被捕,所付出的代價遠比我這個在職人士大。如今他們既已身先士卒,我還怎能站在一旁?至於如何與家人交代,還是到時才算吧!

我走到馬路坐下,另外也有其他人加入。為免被警方帶走,學聯成員走到人群眾中心位置(剛好在我的位置旁邊),目的是要讓群眾包圍他們,以免警方將他們帶走,若他們被帶走的話,整個運動便會在群龍無首下瓦解。警方曾試圖進入人群的空隙中逮捕他們,然而我們手挽手組成人鏈,攔著他們的進路。我與身邊的人不時提示學聯成員警察會從那個方向進入,讓他們指示人群填補空隙,這個配合十分有效,最終使警察行動不果而拆返。

凌晨3:30,警方從人群的前方開始清場,但進度緩慢,約一分鐘抬走一個。期間警方以記者防礙清場為理由,要求記者離開,我們見狀高呼齊斥:「打壓新聞自由可恥!」

凌晨4:30,警方增派人手,有外籍警司及多名督察協助,部份人被抬離時高呼「公民抗命無罪!」,我們隨即和應。

清晨6:00,警方舉起標語,警告示威者已被捕,並呼籲自行走到所預備的車上。我們沒有一人聽從指示,繼續互相緊扣一起。

DSC_4340

此時清場行動進一步加快,另一批警員從群眾後方開始抬人。眼看他們被警員用力拉開手臂,但仍然竭力緊扣在一起,甘願承受痛楚,如此英勇的表現實在令我敬佩不已,正因如此,警方的清場行動才會受到拖延,我們才有望留守到八時。這更鼓勵我要堅持下去。

另外,在行人路上聲援的支持者也很重要,縱然是站在一旁,但已對警方造成不少防礙,由於他們並非坐在馬路上,警方無權拘捕他們。不過,當警員走到我右邊位置要進行清場時,其中一位站在聲援的女子被警方強行帶走,我們隨即指斥警員粗暴濫權,之後我也不知道她只是被押離現場,還是被帶上車。這女子是我目睹惟一一位被帶走的在旁人士。

早上7:59,我與清場的警員近在咫尺,他們已迫近到兩個身位的距離,我閉起雙眼,用力扣緊雙手,等待與他們角力,那時我聽到在旁的人不斷倒數…「60, 59, 58, 57, 56, 55…」,原來只剩下一分鐘,只要我們堅多一分鐘,目標便能達成!

早上8:00,成功了!終留守到預定的結束集會時間,我們全體站起來,舉手歡呼。

DSC_4343

假若再遲多一、兩分鐘,我大概便要被警方以強行的方式抬走,一嘗被拗手的滋味。

我們被重重包圍,警員之多幾乎看不到盡頭,而我們就只剩下數十人。
DSC_4344

我們當中有部份人表示集會完畢而要求離開,警方拒絕。我認為這要求不對,因為這集會能成功持續到八時,是有賴先前眾多戰友堅守防線換取來的,他們現在都已被捕了,我們又怎能捨他們而去?與其在警方面前要求離開,倒不如從容就義,自行被捕吧。

被捕經過

早上8:15,警方在我們面前開了一條路,眼前一輛旅遊巴,我們每人左右兩旁均有一名警員協助帶到車上,上車前要搜身。

早上8:30,車載滿人後便起行往黃竹坑警校,車上被捕人士共25男8女,這33人接下來的時間都要相依為命…

早上8:40,到達黃竹坑警校,警員要我們留在車上,我們以為不久便可下車,誰知等了十多分鐘還未許下車,其中一位長者要求去洗手間但被拒絕,警方表示因人手不足無法帶他前往,要下車之後才能安排,但又無法答應何時下車。那位長者表示不滿,我們也對此不滿,因為這裡很多人由昨晚至今都沒有上洗手間,現在被迫無了期等下去實在不合理。經過一番擾攘之後,警方終於安排我們逐一上洗手間。

早上10:30,已等了兩個小時,仍未能下車。有人表示餓了,要求警方提供食物,車上的警員取了數包餅乾給我們自行分配,他們稱這是私人給予我們的。寫到這裡,我必須要讚揚部份前線警員的無私付出,但同時譴責警方管理層的安排失當,導致多人被迫長時間困在車內,得不到食物供應。

期間,坐在我前面的一位男子要求喝水,警員問他有沒有自備水樽,讓警員替他斟水,他說沒有,警員便說無法幫忙。我隨即向那警員說:「剛才我上手洗間時見附近有個飲水機,你可以帶他去的。」,但他堅決拒絕。這時有人從我背後遞上半支水,讓我交給那人喝,如此問題才能得到解決。我實在對警方的安排感到費解:為甚麼我們可以下車去手洗間,卻不可下車去飲水?倘若我們全都沒有自備水樽,豈不都要在車上捱渴嗎?

下午1:00,經過四個多小時,我們終於下車,大家排成一行進入警校大樓,當中有人在途拍攝(事後我才知道他是攝影記者,他因在清場時沒有帶備相關證件而被當作示威者被捕),即時被一名警員喝止,把他抽出來檢查相機,叫我們停步,又對我們說:「現在有人不合作,所以你們要站在這裡,未能進入大樓內。」,我心想:「那人何來『不合作』?他根本不知道這裡不可拍攝,現在不是已經乖乖給你檢查嗎?這樣說分明是把我們延遲內進的責任推到那人身上。還有,我們不是囚犯,沒有義務要給你罰站的!」

下午1:30,我們進入拘留室,沿路有穿綠色制服的學警「護送」。看來,今次預演佔中不但是示威者的預演,也是學警的預演,日後正式佔中發生,警方在拘捕示威者回警校時,這些學警可大派用場。不過問題是,學警不是正式的警務人員,警察要求他們協助執行職務是否違反守則?

下午2:00,警方送來午餐飯盒 — 火腿粟米粒飯,全部一式一樣,沒有其他選擇,由於我是個素食者,這無疑是個悲劇,惟有吃飯時小心地把火腿挑出來,思想著豬隻被屠宰時的慘況…

吃飯過後,我們還在拘留室等待著,未知要面對甚麼程序及如何應對,其中有位女子聯絡了余若薇,表示我們很快便可以見到律師團隊。

下午3:00, 進入另一房間,錢包和手機被膠袋密封,然後拍照、填寫個人資料。填寫資料的警員問我是否願意讓家人知道自己被捕,我表示不願意。

這項程序由一位沙展督導,他坐在我們後方,在我們等待辦理手續的過程中,他主動跟我們後排的人傾談,表現誠懇,他為警方的清場行動說好話,希望我們能從他們的角度考慮,勸我們不要佔中;我們即跟他解釋公民抗命的意義,隨即那個角落變成了政治討論會,不過氣氛良好。

期間有人要求見律師,但遲遲未獲安排…

下午5:00,警方終於給我們分批見律師。警員拿著一份數頁紙的被捕者單名,讀出裡面的名字,叫在座的走出來預備見律師。他先讀出何俊仁、梁耀忠、李卓仁、黃浩銘等人的名字,我們一眾人不禁笑起來,因為這些人都是在第一輪清場時被捕的,而我們是最後一批被捕,他們又怎會在這裡?故我們對他說:「不如你從最後那頁讀上來吧。」隨即在旁的警員說:「警察做事不用你們教!」那警員繼續順序讀出名字,讀了五分鐘才有一個名字在此,果然我們大部份人的名字都在最後一頁紙上。這真的是浪費大家時間,很明顯他們就是死要面子,不甘警察的威嚴受到打擊,明知不智還要繼續做下去。這事也反映警方的內部溝通出現問題,竟然沒有人通知那警員這房間裡的都是最後一批被捕的,而任由他把五百多個名字讀出來。

我們被帶進到另一房間,有三位律師在場,他們首先了解我們有否受到不合理對待,並解釋被拘留人士的應有權利。

晚上6:30,待所有人都見完律師後,我們進到最後一個程序 ── 簽警告通知書。

detention

我的編號是H136466-15-00500,「H136466-15」是案件編號,最後一組數字顯示我是第500名被捕人士。

警告通知書上指我被捕罪名是:
一、參與未經批准集結
二、對公眾地方造成阻礙

當中提到律政司保留檢控我的權利,我問這有沒有期限,警方說沒有,就算是十年後提出檢控也可以的。

嘿!這樣實在太「屈機」吧?

晚上8:00,獲釋,錢包和手機被解封。我們分批被送到海洋公園門外,離開時彼此道別說:「下次佔中時再見!」。我與幾位同行的人乘的士去觀塘,在車上傾談被捕的事,的士司機知道我們是因「預演佔中」而被捕,便說支持我們的行動,他還對吳亮星早前在立法會上,就新界東北發展撥款的粗暴處理方式表示不滿。

晚上10:00,終於回家。

由被捕到獲釋歷時十二小時。回想起來,警方要處理的法律程序其實不多,都不外乎是填寫被捕人資料、按排見律師、和發警告通知書,但為甚麼要花這麼長時間?我想,警方的拖延看來是由於人手不足或安排失當,而多於有心留難,他們程序混亂、部門與部門之間協調不足,才不得不花上這麼長時間。

 

致謝

 

由參與公民抗命到被捕獲釋,整個過程都給予我很寶貴的經歷。在此,我要感謝以下的人…

 

感謝好友關心和慰問;

感謝神學院同學和教會朋友禱告的支持;

感謝我的同事,她雖然和我的政治立場不同,但在我被捕時不時關心情況,也分擔了我當天的工作;

感謝我的僱主,他得知我當日無法上班後,不但沒有給予壓力,還表示支持我的行動,這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

 

感謝天父,讓我認識信仰,知道如何追求公義。

 

感謝那些在我之前被捕的人,因著你們與警方角力,拖延清場的時間,我們這場運動才能成功;

感謝負責是次行動的學聯成員,你們有社會承擔、智勇雙全,我從你們身上看到香港未來的希望;

感謝在路旁的聲援人士,你們的鼓勵令我們更堅強;

感謝那些後方負責補給食物和水的人;

感謝一眾捍衛人權、支持社會運動的義務律師;

感謝那些在警校門外給暴曬多個小時、為了聲援被補人士的人;

結語

「佔中預演」非常成功,堅守了非暴力原則,為日後的大型公民抗命運動奠定基礎。盼望到正式佔中時,有比今次多百倍的人出來,這樣警方將無法清場,如此才能成為爭取真普選的有力籌碼。

被捕的511位抗爭者中,有25位被起訴,其中多數是學生,他們都為了香港負上了沉重代價,請不要忘記他們的犧牲與付出。

願各人抗爭到底,當人民不再懼怕當權者的時候,便是當權者懼怕人民的時候,權力最終要歸於人民。只要我們堅守信念、無懼打壓,必能取得最後勝利!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