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介文

莫介文(Bryan Mok),於崇基學院神學院修畢神道學碩士,現為香港中文大學宗教研究博士候選人,主要研究公共神學與生態神學。除神學外,最喜歡飲食(尤其是酒、咖啡和茶)、旅遊和吹水。

抓不住的恩典,觸不及的真理——寫於宗教改革五百周年

原刊於Medium,2017年10月31日
網絡圖片: http://www.salcdover.org/uploads/6/5/1/6/6516411/reformation-500-logo-homemade-1080x675_orig.jpg

網絡圖片: http://www.salcdover.org/uploads/6/5/1/6/6516411/reformation-500-logo-homemade-1080x675_orig.jpg

五百年前的今天,馬丁路德在威登堡(Wittenberg)的諸聖堂(All Saints’ Church)門外釘上他的《九十五條論綱》(Ninety-Five Theses),揭開了宗教改革的序幕。事實上,到底路德有否真的公開地將《九十五條論綱》釘在教堂大門上,至今仍有諸多爭議,但無論如何,它所引起的改革運動不但改寫了基督教的歷史,更孕育了現代的歐洲社會。路德被奉為宗教改革的代表人物,然而,「因信稱義」這教義卻常常被人誤解。

很多新教基督徒以為,「因信稱義」是指我們透過相信耶穌基督為救主而得以稱義、得蒙拯救;可是,路德的意思其實並非如此。對路德而言,信心不是頭腦上的認知,也不是接受某些信條;反之,信心是全然的禮物,是上帝賜給我們的。故此,信心是我們只能謙恭領受、不能努力賺取的恩典。這是路德救恩觀的核心思想。

準確來說,「因信稱義」不是說我們因為相信而得以稱義,而是指我們因為上帝的恩典、憑藉賜與我們的信心接受被稱為義這結果。換言之,我們被稱為義,不是因着我們選擇相信,而是全憑上帝的恩典。如是觀之,「信」便是懷著謙卑與感恩的心全然接受。因此,信心是完全被動的,因為我們不能藉任何的行為獲取它;恩典是我們不能抓住的,因為它是上帝加諸在我們身上的,並且從來不是屬於我們自己的。

所以,如果我們接受路德的教導,那「我們相信,故得以稱義」之說便不能成立,因為我們救恩並非我們能主動賺取的。反過來說,我們得以相信基督,是因為上帝首先稱我們為義。也就是說,稱義不是我們成為義人的過程,而是上帝看我們這等罪人為義人的時刻。因此,基督徒不一定是好人;相反,我們只能努力行善,以回應上帝賜與我們那抓不住的恩典。

基督徒常常試圖扮演審判官的角色,但卻缺乏自我批判和反省,着實令人尷尬。我們總是覺得自己在道德上高人一等,比非基督徒優越。不知不覺下,我們基督徒以為自己必然是好人,因為我們以為自己真的成為了義人。這種傲慢的態度,在性議題上尤為明顯。宗教改革五百周年再次提醒我們,這種想法不但偏離正道,更違背改革的精神。恩典從來都不是我們能抓住的,而我們也只是被算為義,不是真的成為義人。事實上,成為基督徒,就是成為謙卑的人,因為我們永是蒙恩的罪人。

同樣地,我們基督徒經常落入自高自大的網羅,以為自己甚麼都知道。正如我們每天都面對自以為義的試探,我們也被擁有真理的假象所蒙蔽。當然,基督教信仰是追尋真理的旅程,如同佛教、伊斯蘭教或哲學一樣。可是,我們永遠都是在路途上,終點不是此世所能到達的地方。路德宣稱教宗會犯錯,即使整個教會也會犯錯;同理,如同其他人一樣,路德自己也會犯錯。事實是,我們沒有一個人擁有真理,甚至連一點點的真理火花也不能觸及。真理徹底超越我們;它不是我們的囊中物,而是世界賴以存在的真諦。只有上帝才是真理,而我們並不是上帝,因此真理是我們完全無法觸及的,只有真理前來尋找我們。啟蒙運動告訴我們,要批判一切的權威;後現代思想提醒我們,要批判人的理性。然而,宗教改革教導我們,在批判一切之前,應當先自我批判。

五百年前的今天,宗教改革的帷幕展開。有些人認為它終結於1648年的威斯特伐利亞和約,也有些人認為它完成於信義宗、改革宗等宗派內部的新教正統主義的奠立。然而,在我看來,宗教改革並沒有結束。教會需要不斷改革,因為我們永遠無法觸及真理,而一切人間的思想都是相對的,惟獨上帝是絕對的。正如現代神學家田立克(Paul Tillich)所言,新教就是持續提醒世人不要把相對的東西絕對化,而這原則便是一切宗教與文化的準繩,包括那稱為「新教」的宗教與文化。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