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s Wu

80後,
小傳道一名

托雷多的彌撒體驗

托雷多聖母主教座堂主殿的一角

跨年旅行,與太太走訪西班牙的土地。

作為禮儀教會的傳道人,西班牙的托雷多聖母主教座堂(Primate Cathedral of Saint Mary of Toledo)向來是我嚮往已久的朝聖地。記得六年前預備有關崇拜禮儀的主日學教材,得知伊比利亞半島在伊斯蘭勢力管治期間(711-1492),該地教會曾經發展出一套不同於羅馬天主教會慣常採用的彌撒禮儀。這套禮儀稱為摩爾阿拉伯禮(Mozarabic Rite),而摩爾阿拉伯人(The Mozarabs)即為當時西方世界對伊比利亞基督徒的稱呼。

隨著天主教復地運動(Reconquista,718-1492)不斷發展,羅馬禮儀在伊比利亞半島教會間得到大力推廣。久而久之,摩爾阿拉伯禮逐漸被信徒所違忘,最後僅能透過歷代托雷多大主教的堅持下,在其主教座堂的附屬小堂內進行每日的清晨彌撒。附屬小堂命名為摩爾阿拉伯小堂,在超過五百年的歲月裡,一直持守著一套古舊的彌撒傳統而未曾間斷。

抱著一份浪漫心態,跟太太在顯現主日清晨乘坐馬德里往托雷多的第一班列車到訪該市的舊城區,期望經歷這一套超越千年歷史的彌撒體驗。起初座堂的保安員還以為我們想參與他們的顯現主日彌撒,後來經過進一步的解釋,也就帶領我們進入從不對外開放的摩爾阿拉伯小堂(Mozarabic chapel),期間囑咐我們安靜等待彌撒的開始。

與保安員嚴肅而認真的態度不同,小堂的神父在儀式進行之前,嘗試走到會眾的面前簡介大家手上的禮儀程序。小堂聚會人數不到五人(後來有幾位會眾中途加入,讓聚會人數增加至十人),而且都看似不諳西班牙語,卻無阻神父的熱心,依然帶著微笑的介紹一點彌撒前注意的事項。

不諳西班牙語,整個彌撒的沉悶程度可想而知。本身帶有互動性質的啟應禮文,變為神父的個人朗讀;信經、主禱文等聚會必備環節也不知該如何入手;神父的證道雖然充滿抑揚頓挫,卻沒有一字能夠聽得明白。起初,我尚以為神父的誦經(chanting)可以彌補語言間的隔膜,卻沒料到神父當天身體似感不適,久不久也乾咳兩句,也只有以朗讀禮文取代誦經。1頓時間,我明白昔日教會改革者為何鼓勵以本地語言崇拜,又寫下大量會眾詩歌充實聚會的內容。

彌撒過後,神父脫下主禮時穿上的袍子,跟幾位遲來聚會的朋友寒暄。他們似是略懂西班牙語,也看到神父指著小聖堂的每一角為他們稍作介紹。至於不懂西班牙語的我們,也只好向神父點頭感謝,然後取下禮文書稍稍離去。

離開座堂的路程上,太太似有感慨的說:「不懂半點西班牙語實在可惜呢!」語言成為感受禮儀的阻礙,此刻我們夫妻倆分享著同一份想法。

不過,旅程縱然沒有想像中的半點浪漫,我們都欣賞神父的一份熱情。那怕參與聚會的人士不過都是追求一次性體驗的異地旅客,他依然願意做好禮儀的每一個步驟,也在彌撒前後向參與者盡力介紹禮儀的點滴。神父不單純是一位神蹟人員,更是一位五百年傳統的守護者。

若香港教會的牧者信徒多有這位神父的待人胸襟,少批評別人參與教會的動機如何,那怕教會的人數未必會出現突破性的增長,相信也會帶來多一分的正面形象。


  1. 神父的誦經著實不賴。有興趣者可以參閱以下YouTube連結:https://youtu.be/G5P4rWsDCOM(瀏覽日期:2019年1月10日)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