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保羅

香港細胞小組教會網絡召集人,浸信會牧師。土生土長香港人,參與堂會牧養工作超過四分一世紀,喜歡打籃球、打橋牌和一個人看電影。

打死不離

當我和太太看完《打死不離三父女》(下稱《三父女》)後,大家都同聲一嘆:「(主角)那兩個女兒實在太聽話了!」對我們香港父母來說,若能有這樣聽話的女兒,實在是三生有幸。

毫無疑問,《三父女》超好看,劇情緊湊而流暢,電影內多首歌曲都非常動聽,但事後當我反思電影情節,心裡竟變得有點沉重。正如專欄作家黃明樂在《明報》發表的文章《打死不離父權》所言,由電影主角瑪哈維所反映出來的價值觀,其實「處處強化了固若金湯的父權精神」。這位父親努力訓練女兒成為摔角手,出發點其實是自私的,就是要孩子替自己圓夢—取得國際賽金牌並因此光宗耀祖,而非單純為發揮女兒潛能,更非以顛覆印度男尊女卑傳統觀念作為目的。所以另一位網絡博客何兆彬便說,電影主角令他想起那位憑九歲女兒參加歌唱比賽上位的父親。

究竟瑪哈維是否真心愛他的女兒?還是他愛那個能為他奪取金牌(原諒我用了暴力字眼)的女兒?如果女兒資質和能力稍遜,只能為他奪取銀牌或銅牌(就是他所說世人很快便會忘掉了的次等成就),他仍會愛這個女兒嗎?甚至如果他的女兒不聽他的話,最終一事無成,他仍會愛他的女兒嗎?真是打死不離嗎?

瑪哈維不單令我想起很多把自己夢想強加於子女身上的父母,也令我想起今日香港人面對世代之間的張力。我們不少上一代人,不正正如瑪哈維一樣,要求我們的下一代,追求我們上一代人所認同的成就嗎?當我們不斷期望下一代人要拼搏、勤奮、刻苦、默默耕耘、創業、發展經濟、保持競爭力時,我們有沒有嘗試聆聽他們的心聲和明白他們的感受?如果他們追求的是生活的意義、藝術、文化、情義、自由、人權,我們願意放下我們上一代的那一套,甘心樂意地與他們同行嗎?我們願意打死不離下一代嗎?

想起新一代年輕人,我常常感到愧疚,因為關心他們和願與他們同行的人實在太少了。不單如此,他們還經常要面對上一代人那些不近人情、刻毒、涼薄的評語(例如廢青、不務正業、自我感覺良好等),又常常被上一代人「睇死」。在這樣的氣氛下,他們還會對我們上一代人不離不棄嗎?他們願意包容我們上一代人的自以為是,和那些「我食鹽多過你食米」的語氣嗎?

《三父女》中最感動我的角色是二女兒芭碧塔,她由始至終最看重的是一家人的關係。對於那位嚴苛甚至是不近人情的父親,她始終不離不棄。她沒有因為成就不及家姐吉塔而心生嫉妒,反而一直愛護家姐和不停為家姐打氣。當家姐吉塔和父親關係瀕臨破裂時,是芭碧塔幫助家姐和父親復和。當吉塔於決賽勝出獲得金牌時,第一個衝上台祝賀和擁抱吉塔的也是這位妹妹芭碧塔。芭碧塔令我想起舊約先知瑪拉基的一個預言,他指明將來會有一位如以利亞般有能力的先知走出來,使兩代人和好,「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瑪拉基書四章六節)。

面對今日社會中世代之間的衝突和矛盾,還有人願意修補大家之間的關係,促進雙方的彼此尊重和互相聆聽嗎?還會有打死不離的關係嗎?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