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信徒都去了科羅拉多:美國福音派與天主教的異同

-100%+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http://www.creative-wisdom.com/education/essays/Chinese_articles.html

不久之前,亞蘇撒太平洋大學(Azusa Pacific University)神學教授當勞‧科臣(Donald Thorsen) 對我說了下面的笑話:「有一次,一群猶太人想要令猶太教對世界產生巨大影響,他們其中一隊去了華爾街,試圖以猶太教精神影響商業;另一隊則去了華盛頓首府,試圖影響政治;還有一個團隊去了加州矽谷,嘗試改變科技的趨勢;最後一隊去了喬治亞州大西洋市,希望影響媒體。一群福音派基督徒也希望影響世界,於是他們所有人都去了科羅拉多泉(Colorado Springs)。」

當時我大笑說:「你是指詹姆斯‧多布森(James Dobson)! 」多布森博士是愛家協會(Focus on Family)的創始人,愛家協會位於科羅拉多泉,該組織積極地推廣保守的性倫理和家庭價值觀。在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中,多布森博士和許多其他福音派領導人都表示支持共和黨,主要原因是共和黨在反墮胎,反同性婚姻和一些其他與性或性別有關的議題上和他們的立場一致。上面的笑話是嘲諷福音派的狹隘焦點,剛巧宣道會的總部也是設在科羅拉多泉,但這笑話當然不是針對宣道會。

在上面的笑話中,如果你用「天主教」或其他群體來代替「猶太人」,其效果是一樣的。有趣的是,儘管天主教會和保守的基督教團體在墮胎、婚姻等傳統價值觀上擁抱幾乎相同的觀點,但天主教領袖和平信徒並沒有一面倒地支持特朗普和共和黨,根據民意調查,在過去五屆總統選舉中,天主教選民的選票幾乎平分給共和、民主兩黨。在2016年,45%的天主教徒投票給希拉里,52%則投票予特朗普;在2012年,50%的天主教徒選擇奧巴馬,48%選擇羅姆尼; 2008年,54%投奧巴馬,45%投麥凱恩;在2004年,47%選克里,52%選小布殊;在2000年,50%支持戈爾,47%支持布什。

美國天主教徒的投票結果是不難理解的,因為他們的教會領袖建議信徒要從多個角度去考慮候選人的政見。在本年度選舉之前,美國天主教主教團發表了一份指引,名為【怎樣構成忠實公民的良心】,從而指導天主教徒在總統選舉中怎樣去考慮不同的問題,這份文件直言不諱地指出:「作為天主教徒,我們不是單一議題的選民(single-issue voters)。」

該文件討論了許多問題,包括了墮胎、複製生命、安樂死、酷刑、戰爭與和平、恐怖主義、以巴衝突、保護兒童、宗教自由、貧窮、經濟平等、福利政策、社會保障、住屋、可持續農業、移民、教育、死刑、司法系統、一切形式的歧視、全球氣候變化、通訊、媒體、文化、全球化。限於篇幅,在下面我僅會討論其中的一些問題。

在這文件中,墮胎、複製、安樂死、酷刑、死刑都列入了「人類生命」這部分,基於尊重生命的原則,天主教主教團堅決反對上述一切行為,福音派和天主教在這方面的立場非常接近。我本人亦不接受民主黨標榜婦女的權利來合理化墮胎,但值得注意的是,對天主教徒來說,尊重生命的概念要廣泛得多。

天主教主教團宣稱:「對於天主教會,保護人類生命和促進人的尊嚴是沒有區別的。」教宗本篤十六世亦說:「教會堅持生命倫理與社會倫理之間的聯繫。」天主教會反對墮胎,但同時不贊成任何貶低和侵犯人類生活尊嚴的社會狀況。同樣,最近黃國棟醫生亦批評有些人為了保護出生權利而抗爭,但是,在這些嬰兒出生後,他們卻不關心這些孩童的教育和福利,這豈非前後不一致嗎?

天主教主教團還反對預防性的戰爭和使用酷刑。顯然,小布殊的「先發制人戰爭」與天主教的原則直接衝突。雖然特朗普批評小布殊的伊拉克戰爭政策,但他支持使用酷刑,他說:「有人問我覺得水刑(waterboarding)怎麼樣?絕對沒有問題,但我們應該採取比水刑更厲害的方法……我們必須打擊野蠻人。」

關於歧視問題,天主教主教團宣稱:「對我們的社會來說,繼續抗拒任何不公正的歧視是十分重要的,無論這種歧視是基於種族、宗教、性別、國籍、殘疾或年齡,因為這些都是嚴重的不公正和對人類尊嚴的侮辱。」天主教會還促進文化多樣性:「在美國,我們經歷了大幅度的人口變化,西班牙裔人、亞洲人、非洲人、加勒比海人和許多其他非歐洲裔社群的人口正在上升。今天,教會的使命是宣揚耶穌基督福音,並促進每一個人的生活和尊嚴,這使命和教會對於文化的洞察力息息相關。」特朗普是否尊重殘疾人、女性、墨西哥人、穆斯林……,我讓讀者自行判斷。然而,在2016年的選舉中,81%的白人福音派信徒投票予特朗普。相比之下,只有60%的白人天主教徒選特朗普。

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對各種政治問題持有不同的看法,當我閲讀天主教主教團的指南時,我發現有時候民主黨的政策是與天主教會是一致的,但有時共和黨的政策卻比較接近天主教會,難怪在過去五次選舉中,天主教徒的投票都不是一面倒。我十分欣賞天主教主教團在指引信徒時全面地分析所有問題,在這方面天主教會與美國社會同步。在另一篇文章中,我指出選舉前一項【時代雜誌】的調查顯示,選民最關心的議題是經濟和就業、恐怖主義和國家安全、醫療保健、移民、社會保障、氣候變化……等。在選舉前後,每當我看CNN,MSNBC,福克斯新聞台(Fox News)時,我發覺它們所覆蓋的選舉和交接新聞都是集中在貿易協議、經濟、國家安全、恐怖主義、保健、移民……。然而,福音派領袖卻高度關注性和性別等議題。

在這篇文章的開首我提了一個笑話,現在我再用另一個笑話來結束:如果你將自己的女兒交給比爾‧克林頓,他可能和你的女兒搞三搞四。小布殊是一位虔誠的的福音派基督徒,他的性道德比克林頓好得多,不過,如果你把自己的兒子托付於小布殊,他會送你的兒子到伊拉克做炮灰。

笑話說完了,以下是真人真事:在二零零四年美國總統大選中,一些反對伊拉克戰爭的福音派牧師和信徒支持小布殊連任,相信讀者已經猜到他們的理據:因為小布殊很「道德」,他反墮胎和反同性婚姻。然而,一場出師無名的戰爭,導致五千名美軍和無數伊拉克人死亡,道德只是限於性倫理嗎?

天主教和福音派在墮胎與婚姻上都抱著保守的立場,但為什麼前者不會變成單一議題的選民,而後者卻將性倫理無限擴大呢?我將會在另一篇文章中探討這題目。

11.20.2016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NTmbH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