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ch》

《Catch》是全港唯一一份以中學生基督徒為對象的門徒訓練刊物,藉著探討中學生所面對的校園、時事、潮流、家庭、人際等生活處境,協助他們尋求基督信仰對應人性掙扎的具體信息,從而活出門徒生命,實踐天國使命。
網址:www.catch.org.hk

我.地(中)

——《Catch》第 109 期專題:【我.地】

(原文載於《Catch》第 109 期 P. 2-19,SUMMER 2015)

Text > Gigi

 

帶著一堆問號,五歲小朋友決定以明辨是非的批判精神(係呀,五歲小朋友雖然未讀通識科,但已識問好多問題),重新檢視行政長官所描繪的美好遠象還有乜都係「土地問題」的宣稱到底有幾成真,探究香港這片土地,到底出了甚麼問題。結果,他發現……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

  • 整個發展區佔地 612 公頃,卻只有 7% 的土地會用作興建公營房屋!發展新界東北,真的是為了解決房屋問題嗎?發展局前局長麥齊光曾謂政府有超過 2000 公頃的住宅土地儲備和 777 公頃空置的政府、機構或社區用地,要為基層市民提供 36,000 個公營房屋,真有需要花天文數字的公帑來發展新界東北嗎(BTW,用作土地賠償的 300 億預算當中,有 95% 乃落入原住民地主和囤地已久的地產商手中)?
  • 政府容許業權人原址換地,表面上說細地主也能申請,實際上卻可謂只有早於九十年代已開始囤積大量農地的大地產商符合相關條件。於是,地產商補補地價便能把賤價囤來的農地發展成豪宅,無權無勢的村民卻被他們用盡各種手段迫遷,失去三代家園!
  • 行政長官說土地供應不足令長者得不到好的院舍服務,政府卻無情清拆住了上千個長者、並曾有長者跪著哭求「不遷不拆」的石仔嶺安老村,這豈非自相矛盾嗎?經買位及通過統評機制的院友無須輪候即可入住新建院舍,措施看似周到,但不合統評資格的私營宿位院友還是可能要搬離原址,更別說安老村外還有數千個長者因被迫遷而無法安享晚年!
  • 政府以為摧毀全港差不多四分一的活躍農地後,只要劃番啲地做「農業地帶」俾人種嘢就 OK 了,但農地是不能隨便搬的,因為一塊地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復育至適合耕作的狀態,而農民都花了幾代的時間和心血來照顧好自己的農地!政府只顧發展而從沒思考本土永續農業的重要性,港人以後只得繼續食(唔知加咗咩嚟種的)供港菜……
  • 所謂「38,000 個就業機會」,實際會是甚麼工種?居民又是否真會有相關技術及學歷?以從零開始的工業來取代經營已久的農業,成本效益豈不是太低,要冒的險豈不是太大,做法豈不是有點本末倒置嗎?

落馬洲邊境購物城

  • 該區自去年起有水貨集團租屋建倉庫,令走水貨的問題加劇,如再在附近建購物城,豈不是協助水貨客更有效率地走水貨(根據內地法律,即是走私逃稅,犯法的),變相鼓勵人犯罪?
  • 不少內地旅客表示,邊境交通不便,購物城也沒甚特色(而且內地於六月起調低部分日用消費品的關稅),所以除非從深圳來,否則寧願在市區觀光購物;不少香港人表示,不會特地花錢花時間到老遠的邊境買些市區也有的品牌和日用品。這樣,購物城真能成為「屬於香港市民和內地旅客的消閒購物中心」嗎?
  • 在落馬洲這偏離民居的地方興建一個(希望每小時能應付 3000 人次的)購物城,從往來的交通安排以至遊客的大小二便,都需要完善的配套(例如,那裡沒有發達的下水管線,暫時的解決方案是建蓄糞池,再安排每天 9 班污水運輸車,這樣便牽涉噪音、交通、氣味等考慮)。龐大複雜的基建工程,不但成本高昂(而回報不高,好似係),亦對當地居民造成不少影響。
  • 港捷停車場作為區內唯一貨運後勤中心,是跨境運輸業重要的據點。趕走在這裡經營了廿五年的貨運業者來興建購物城,無疑是以一個行業來扼殺另一行業,且日後或會令更多業主將物流用地改作零售用途以圖利,大大影響跨境運輸業的未來發展甚至生存空間。
  • 新地和恒地去年斥資近 8.6 億元購買連港捷停車場在內共四幅地皮,然後願意「非牟利」地「象徵式收番一蚊租」借地予第三方營運購物城,你信唔信地產商會有咁好死?不難想像,發展購物城背後一定有長遠的商業利益計算——例如,可能,原定為「短期計劃」的購物城建成後,發展商便有理據(即或牽強)將之改為「永久發展項目」(新地執董郭基煇已誠實地如此揚言),以至向政府提出將附近的(十多年來一直未獲准變更用途的)濕地劃為綜合發展區,攻破防線,開發早欲發展的濕地。

三跑道系統計劃

  • 原有跑道看似飽和,但這其實反映機管局沒有充分利用資源:當年他們以增加新航點為向董事會報告的業績,令飛內地小城市的低載客量飛機數量增加,每機平均載客量不到 200 人,遠低於當初設計時所預期的 300 多人。如果將機場定位為國際航空樞紐,重點發展往來主要城市的航線,乘客多點,每班航班的載客量也多點,便能提升機場效率。
  • 當年一地兩檢的問題尚未解決(而聲稱能夠解決)便硬推高鐵「起住先」,結果現在嚴重超支之餘,一地兩檢的問題至今仍未解決(編按:現時高鐵造價估算升至 844.2 億,超支 196 億,而且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早前表明,一定要容許內地人員在港執法,否則不可能落實一地兩檢),高鐵隨時淪為超級大白象。空域問題涉及中方利益,於內地屬軍事問題,比一地兩檢更難解決。倘不先解決空域問題,三跑又「起住先」,只會跟高鐵落得同樣下場(而其實,倘若空域問題得以解決,其實也就能提升原有一二跑道的升降能力,用不著大興土木),為何機管局不能汲取教訓?
  • 填海工程所造成的水質改變除了會打撃香港本已疲弱的漁業外,數據也顯示,其對海洋生態的破壞是不可逆轉的,海岸公園等補償措施並不能保證海豚會重返水域;即或堅持興建三跑,也應「先保育,後建設」,以免海豚在施工過程中就已被趕絕了。
  • 以 1415 億(左 cut 右 cut 後得出的預算,亦未計衍生基建的費用)和大量人力物力來增加那一點點航班,成本效益豈不是太低了嗎?連原有的資源都還沒充分利用好,便好大喜功地斥資千億興建這加不了多少航班的三跑,這豈不是太浪費了?

 


 

港人需要他們負擔得起的房屋,你卻拆走人家住了幾代的家園來起高鐵、起「更多房屋」(就是那用不著毀人家園也能建成的 6%);

常說土地不足夠港人使用,你卻趕走跨境運輸業員、不理他們的生計和運輸業的生存空間、佔用他們的重要用地來起邊境購物城,服務旅客,發展「新的旅遊及零售模式」;

近年多項大白象工程都嚴重超支,浪費了許多(本可大大改善民生、起好多公屋的)公帑,你竟還要花如此大錢拆了二號大樓來起無用的三跑,為了「鞏固機場作為國際航空樞紐的地位」!

我們的政府為了「發展」,拆村,徵地,填海,犧牲環境,也犧牲其上的人,只能一味發展地產業、旅遊業、航空業,卻容不下農業、漁業甚至運輸業。我們的經濟發展建基於民生的困苦之上,被犧牲的民生到頭來卻沒能享受經濟發展的成果。高官們口中的「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是個謊言。土地變成純粹的資源,其存在的目的和價值就是在於被人為滿足私慾而任意開發。

「是這樣的嗎?」五歲小朋友看見大人面對土地的態度,不禁問道。想起主日學老師說:「起初,神創造天地……」他嘗試翻開聖經,希望看看神起初所造的「地」是怎樣的……

我.地 系列
  1. 我.地(上)
  2. 我.地(中)
  3. 我.地(下)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