畏懼

畏懼纏上教會的politics,但是更畏懼神

我願和睦,但我發言,他們就要爭戰

image1

詩篇第一百二十章(上行之詩)
我在急難中求告耶和華,他就應允我。
耶和華啊,求你救我脫離說謊的嘴唇和詭詐的舌頭!
詭詐的舌頭啊,要給你什麼呢?要拿什麼加給你呢?
就是勇士的利箭和羅騰木的炭火。
我寄居在米設,住在基達帳棚之中,有禍了!
我與那恨惡和睦的人許久同住。
我願和睦,但我發言,他們就要爭戰。

有考證米設是裡海北端的一座城。詩八十四有曰:「在你的院宇住一日,勝似在別處住千日;寧可在我神殿中看門,不願住在惡人的帳棚裡。」詩一百二十篇的作者在搞什麼鬼?

(虛構故事)為何每天要花五個小時上班還不罷工?如果可以罷,我也很想罷。每天對著藍絲老闆和同事,還要阿諛奉承。不過聽說同行有公司,竟然學某航空公司,連Facebook也監察。為何不罷工,很抱歉,但恕我不能罷……

中大二號橋大戰之後,我拖著疲倦的身軀,帶上口罩,帶著物資,由火炭趕過去中大去參與討論會。去到已經很遲,而且守衞深嚴。中大的物資也過多,帶來物資也沒有用,只有遠遠望著已被催淚彈污染的夏鼎基運動場發呆。幾分鐘後醒過來,還是早點回家……

偶然在書架上,看到故人的書『陳榆紀念系列(一)榆理常在:市井讀經』,打開來看,論到詩一百二十,不禁感觸:

時常讀在第2節:「耶和華啊,求你救我脫離說謊的嘴唇和詭詐的舌頭。」我以為詩人是希望快點逃離那惡劣的環境,殊不知,我發現原來……

詩120

後記

2010年11月18日,陳榆安息主懷。他生前寫的文章,我讀完多水過鴨背。記得詩一百二十,全因為陳榆病重時,還走上講台,一講一個半小時,竟是亳無冷場,講的就是這篇詩篇。當中的米設,就代表工作;而不能搬返以色列地,是因為教會內有紛爭,例如同性戀問題等。現在看來,當年撕裂的程度,根本是微不足道……

作此短文,以記念之,不要忘記。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